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96
愚稔
2017.08.21 15:36* 字数 2538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十年前的冬天,大雪漫漫。他本想出府采购一些衣绸布料给下人们添新衣,在打开门的时候一阵清脆的哭声传进他的耳旁

顾闻轩一脚踏出府门寻找哭声的来源,在离府门远处一丈外的雪地上,他看见了她。他走向前去将躺在襁褓里的小婴儿轻轻抱起

小婴儿水汪汪的大眼睛,皱巴巴的皮肤好不违和。她盯着顾闻轩‘咯咯’地笑,小手扑腾着似要摸摸他的脸

顾闻轩毅然将她抱回府中,差遣管家老刘出去采购。全府上下都好奇为何顾少爷会抱个小婴儿,他娶得妾室们听闻此事都一一前来打探虚实

等妾室们赶到顾闻轩的房门外时被眼前温馨的一幕怔住了。顾闻轩抱着小婴儿爱不释手,轻声细语的哄着她。广庆他的正房夫人,他最宠爱的一位,在旁边时不时娇羞的看着顾闻轩再逗逗他怀里的小婴儿

一个没眼力见儿的小妾走了进去打断他们“相公,这是谁家孩儿啊?”她的大嗓门惊扰了在顾闻轩怀里快熟睡的小婴儿,‘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滚出去”他将小婴儿递给广庆,大声怒斥着小妾,小妾自知自讨没趣气呼呼的走出去。房门外一从小妾眼看她吃了哑巴亏也不敢再上前去,便全都散开回去自己做自己的事

广庆抱着小婴儿来回踱步哐哄她,她才安静下来

“相公,我们给她取个名字吧”顾闻轩伸手将她抱了回来,慈眉善目的看着她,她也对他笑了。

“不如叫她怜心吧”我见犹怜,心心相惜

小怜心不仅有了名字还多了一位爹爹和娘亲,他们也有了一个孩子。多年来广庆的肚子一直不争气他为续香火娶了一房又一房个个都不争气,现在老天赐给他一个孩子是在可怜他吗?

广庆用草药调养了大半年的身体终于怀上了孩子,顾闻轩喜上加喜,他们都认为小怜心是他们的福星,发誓一定好生照顾她

一天一天,一年复一年怜心已满两周岁,他的儿子顾清明亦满一周岁。他每天教着小怜心叫爹爹和娘亲,可她至始至终只会叫爹爹,不知她是故意不叫娘亲还是因为她没有学会叫娘亲

小怜心很黏顾闻轩,谁抱她她就哭只有让顾闻轩抱着她就不哭不闹反而乖巧,有些小妾都急红了眼不由得吃起了小怜心的醋

这天广庆路过宛香园时听见那些小妾在她背后议论纷纷,都在说顾闻轩对自己的亲儿子都没那么上进却对一个外来孩子如此关心

广庆听的难受但她并不表现出来,因为她要把怜心当做她和顾闻轩的亲生女儿,不能有异心

后院内,顾闻轩正带着小怜心蹒跚学步,别看她腿短步子却很稳,只需他在后面远远的观摩就好。

广庆来到顾闻轩的跟前,手上提着凉茶倒在碗中递给他喝,耐心等他喝完拿出别在腰间得手绢,温柔的擦拭着他嘴角的水渍

他抓住广庆的手对他皖皖一笑,广庆则顺势倒在他的怀里。一旁干瞪眼的小怜心嘴撅着好不开心,她噔噔地跑到他俩的中间,用她肥嘟嘟的小手拉扯着顾闻轩的衣角,示意他往下看

“我们的小怜心这是怎么了,嘴翘得这么高”他俯下身将小怜心一把抱起对她呵护有加,小怜心把脸埋进他的颈窝蹭的他痒痒

顾闻轩与广庆相视一笑。

五岁那年生日,顾闻轩送给了小怜心一个风筝,她足足高兴了一晚上,记得当时她说了一句话“我好喜欢你闻轩”他不以为然,以为就是孩子表达出自己对父母的喜爱之情

怜心天天在后院放风筝,顾清明很想要玩一玩姐姐的风筝,怜心不舍得给他,清明便与怜心争执起来,风筝线突然被扯断落在了府门外的榛木树上

怜心瞪了一眼清明,便急匆匆的往府外跑去,面对面前比她高大许多的大树她丝毫不畏惧迎面而上。底下顾清明生怕姐姐一不小心摔下来,便进去通知他的爹爹和娘亲

“怜心快下来吧,娘亲叫人帮你取”她一个小孩子爬到那么高的地方,看得底下所有人都心一颤

“顾怜心,你给我下来”怜心一听见顾闻轩的声音,分了神,不慎踩空摔了下来

从人倒吸一口凉气,一个身影向前一步稳稳地接住了往下坠落的怜心。广庆上去查看她的伤势发现她没有一点伤才放下心来

“广庆我没事”怜心被顾闻轩抱在怀里,看得出闻轩对她的宠爱已经超过了对自家儿子的宠爱,他总说女孩子要多疼她,男孩子要严厉点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怜心对她有敌意,但她还不明白这敌意从何而来。

今年,顾闻轩三十八岁,顾怜心十八岁,他们相差二十岁。

十八岁的怜心越来越漂亮长成了亭亭玉立的成年大姑娘,她也越来越喜欢顾闻轩甚至可以说她对他是爱,男女之情的爱

那日顾府家庭聚会,怜心却带来了一位她的异性朋友,饭桌上的气氛一度尴尬

“闻轩,广庆各位姨娘还有清明弟弟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章恒”说着给顾闻轩倒了一杯酒看着他喝下去。章恒楞了楞,并不知道怜心会这样说,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顾闻轩抬头目不转睛的看着章恒,又看了一眼怜心继续吃着饭,半响后,他说“你是真心喜欢我家怜心的吗?会好好照顾她吗?”他居然同意怜心与章恒交往,怜心不甘,放下碗筷丢下章恒离去

“顾叔叔您放心,我一定好好对怜心不让她受一丁点儿委屈”章恒还没向怜心表达自己的心意却意外收获了她家人的同意这让他兴奋不已

“光说是没用的”顾闻轩朝怜心走的方向看了一眼,若无其事的说着话

章恒领会到他的意思追了出去。

而此时广庆也终于明白怜心对她的敌意来自哪里,因为她爱上了自己的父亲,那个大她二十岁的男人,顾闻轩

广庆担心的看着顾闻轩,她在想要不要把这件事给他说明,又怕他也爱上了自己的女儿,那个比他小二十岁的孩子,要是伤害了怜心怎么办,或许她能放下吧!

夜晚来临,天上繁星点缀。一抹娇小的身影窜进了顾闻轩的房门里,躺在了他的身边,顾闻轩顿时觉得身体像有一团火在烧,加上身旁的娇人在他胸前蹭来蹭去

他控制不住自己欺身而上,褪去她的亵衣索取她的甘甜,不停地抽送,痛得身下的人儿惊呼出声

“广庆再忍忍”顾闻轩还以为身下的是自己的妻子广庆,他迷失了自己直到她喊了他的名字

“闻轩,我爱你”尽管她很痛但她觉得很美好,她在最好的青春把最好的自己献给了她最爱的人

顾闻轩瞬间清醒,发觉她不是广庆,自己犯了一个弥天大错,对自己的女儿做出这样的事

“对不起,我不能爱你”他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抱歉,也为自己不能改变什么而道歉,他不爱她

“我自己作的不关你事,你不是想陪着我长大看我结婚生子吗?我嫁给张恒好不好”

他自责的模样深深刺痛着怜心的心,她流下了眼泪,第一次在他面前哭得这么伤心,她已经无力再去爱了,她爱他爱得如此卑微到头来只换来他的一句‘不能爱’其实他只是不爱自己罢了。

他眼睁睁看着怜心跑了出去,心隐隐作痛,他不爱她,不能爱她

你我初见,那年大雪纷飞,如今怜心坐上了花轿嫁做人妻。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她不在乎那个人是否爱自己,她只知道她爱的顾闻轩不爱顾怜心

绥野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