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得浮生半日闲  不负韶光不负卿

 那日你我相见,春日的阳光暖的有些刺眼,恍恍惚惚。你问,可愿与你一起,华山脚下,抚琴而乐,一架古筝,两处闲人。我笑而未答,心里念的,是我与你曾约好的那一场浪迹天涯。沉默了半晌,嘴边却只挤出一句:“我早已不再是那个离经叛道的少年。”我与你一道并排走在路上,却不忍看你的神情,我定是知道,那神情里终究是带了几分落寞的。

 第二日,便看到你填词而作:“醉袖系马,抚瑶琴对月闲。一曲昆仑。”亲爱的姑娘,你又可知,我何尝不想清风明月,山高水长?十多年前与你一道读书时,课堂上诵苏轼所作《前赤壁赋》:“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从那时起,欣欣然的便是一叶扁舟往,江海寄情深。你看,那时你我不过年方十七八,正是踏马破红尘,仗剑走天涯的年纪。彼时,你若问我,可愿与你同行,不问归处,不计归期,我定是毫无迟疑,说走便走的。而如今,十多年的沉浮起落,时光的刀剑磨平了年少的棱角,岁月的溪流蚀尽了追梦的热情。到最后你便看见了,如今的我,为何是这般踟躇。正如所有故事的结局都要归于平淡,现在的我,食得人间烟火,为人妻,为人母。竟于不自觉之间,距曾经的自己,愈来愈远了。我若说我是遗憾的,你可愿信?

 你是我见过的思想极为纯净的姑娘,你曾玩笑说自己内心定是住了一位古代女子,素衣长裙,飘然罗带。近来,你说要去学古筝,更在我耳边时常念叨,一架古筝,一曲高山流水。让我想起伯牙子期,愿你我也能有幸拥有此般情谊。而我终究欠你一个答案,以及一场难赴之约。或者等我真的得空,暂且撇开杂事纷扰,放下牵挂忧虑,践行你我年少之约。此次,定要不负光阴不复卿。

 若然成行,我必要携诗酒而往,愿洗尽铅华而归。说到古筝,我是不大懂的。你若弹奏,我便在一旁静听,可读书,可品茶,可赋诗,可饮酒,可沉思,可发呆。如此这般也是好的。我们不必挂怀时间如何流逝,不必感伤美人为何迟暮,相对而坐,两生欢喜。待到日斜月出,满目星光之时,方觉饥肠辘辘,衣衫凉薄。彼时,你应是一曲古筝弹罢,我亦当合上扉页,起身而随。

 你不善烹煮,我百无聊赖。我们定是随意张罗一些现成食物来果腹的。如此亦好,省去了烧菜煮饭的诸多不便。茶余饭后,趁时候尚早,你我结伴出门,或顺着田间小路,或沿着溪流小径,缓缓徐行。落花流水眼前过,时近初秋,让人不禁感时伤春,念及东汉诗人宋子侯的《董娇饶》,感慨:“花花难相对,叶叶不相当”。当日傍晚一场秋雨,并未持续许久便雨过天晴。空山新雨过后,天气清爽宜人,你与我提及:“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之景,劝慰我春意虽歇,王孙可留。

 你与我亭亭信步,偷得浮生半日闲。你忘了你要等的爱情,我不再提起我的姻缘。所有我们曾经抱怨过的人,不平的事,期许的梦,无缘无故的好运,仿佛都遗落在了前世,在记忆里蒙尘,模糊的看不真切,道不明白。我们完全忘了来处,竟有几分“此处为家”的熟稔,我们并不属于这里,却与此间的一切似曾相识。因为,你与我一样,骨子里都是爱憎分明,过于耿直的姑娘。只有这一方山水,能与你我心照不宣,不言离弃。

 那日你与我相见,春日的阳光暖的有些刺眼,恍恍惚惚。你问,可愿与你一起,华山脚下,抚琴而乐,一架古筝,两处闲人。同样的问题,那日是你第二次问我,若有下次,我定当欣然而应。偷得浮生半日闲,不复韶光不复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