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这七首民谣,陪你度过一个又一个不安分的夜

继上一期《中国好声音》冠军张磊以民谣获胜,他翻唱的《南山南》迅速蹿红祖国的山南海北,全国各地吃瓜群众的民谣情怀瞬间都被激发,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民谣,关注那些温暖入心的旋律。

我也是那时候,突然觉得民谣很好听,歌词如诗歌般优美,旋律直戳人心。尤其是在寂静的夜,一个人在灯下,所有思绪涌上心头,听一曲民谣,抚慰一颗不安分的心。那个唱着诗和远方,依然爱如少年的许巍,摆脱噬人的抑郁症后,他的摇滚里民谣的影子。所以,我一直私下认为,民谣可遇不可求,有缘的人才会喜欢民谣、爱上民谣。作为一门外汉,也不是所有的民谣都爱,都说有故事的人才听得懂民谣,毕竟我还经历有限嘛。先来推荐几首最近令我欲罢不能的民谣吧,排名分先后。

1.春风十里——鹿先森乐队

春风十里/鹿先森乐队

我在二环路的里边      想着你

你在远方的山上       春风十里

今天的风吹向你      下了雨

我说所有的酒      都不如你


我在鼓楼的夜色中为你唱      花香自来

在别处      沉默相遇和期待

飞机飞过      车水马龙的城市

千里之外       不离开


把所有的春天      都揉进一个清晨

把停不下的言语变成秘密      关上了门

莫名的的情愫啊       请问谁来将它带走呢

只好把岁月化成歌      留在山河

虽是秋天,只要听到这首歌,我依旧春心荡漾。“把所有的春天都揉进了一个清晨”,露水晶莹剔透、爱意绵绵的某个早春清晨跃然眼前;“我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我说春风一百里都不如你。这首歌里的每一句歌词、每一个旋律都让我如痴如醉,喜欢这种歌里传递出的寻常巷陌、温暖湿润和淡淡的想念。

2.农夫渔夫——小猛

小猛

哦      如果那个时候      我身边没有女朋友

我不介意      谁会来给我      一个周末的问候

哦      如果那个时候      我依然牵着她的手

我们会幸福地      坐上树枝头

我喜欢小猛的男生版本,可能潜意识里觉得男生的低声线更有穿透力,就像现在,我怎么都找不到和陈粒歌的共鸣。“如果有一天我能够拥有一个大果园,我愿放下所有追求做个农夫去种田”……歌的开头,就营造出一种朴素、开阔、超然的意境,涤尽一整天的喧嚣。希望那时候,有人牵着你的手,幸福的坐在弯弯船头,船儿停泊在爱人的码头。

3.皆非—马頔

点燃      一场支离破碎的美梦

看光阴散落下的      满眼飞鸿

遥不可及的相守      咫尺天涯的相拥

在繁华落空时       它们相逢

比起已经烂大街了的《南山南》,现在我更喜欢这首《皆非》。于我,他不像《南山南》,一听钟情,却更像是一位老友在慢慢诉说衷肠,值得慢慢寻味。“点燃一场支离破碎的美梦”,你有没有听过梦碎的声音?你有没有某一刻,觉得周遭一片破碎?你有没有勇气捡起一地破碎,重新上路,绽放一路花香?正如张嘉佳所言,“才发现,最大的勇气就是,守护满地的破碎。”

4.虎口脱险

说着付出生命的誓言

回头看看繁华的世界

爱你的每个瞬间

像飞驰而过的地铁

老狼的版本、张磊的版本,都很喜欢,张磊沧桑又柔情的声线,唱出了这首歌里自有的故事;老狼清冷知性的嗓音,唱出了淡淡忧伤、往事如烟、潇洒转身的意味。一直都有人将这两个版本拿来比较,想一决高下。其实,我觉得没有必要,称意即相宜。好的歌需要有人传承,张磊让民谣再次沸腾着大众的心,就已足够。

5.理想三旬—陈泓宇

陈泓宇

就老去吧      孤独别醒来

你渴望的离开      

只是无处停摆

就歌唱吧      眼睛眯起来

而热泪的崩坏    

只是没抵达的存在

陈泓宇用超出他年龄的低沉嗓音,把这首《理想三旬》演绎得入木三分,感动之余,不禁想起他曾评价自己的一句话:一身瘦骨、一双冷眼、一张快嘴、一颗热心,就是这样。陈泓宇读的是新闻学,毕业后从事营销、宣传的工作,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有一天他发现不能再这样下去,他说:“只要是在音乐行业里,我就非常踏实。”和马頔当初离开国企一样,他们都不顾一切追逐那真正的自我,正如陈泓宇在《途中》唱到的那样:“趟出这片枯寂,就趟过成长”。

6.晚安—丢火车

你会不会突然地想起我

在某个没有睡意的清醒时刻

想把身上所有枷锁      全部挣脱

只为自己做了选择

睡前听这首歌,长夜无梦,整晚安眠。对一个人道晚安,送去一点柔暖;对一座城道晚安,透出一丝欣喜;忙碌之余,别忘了对自己道声晚安:“晚安,愿长夜无梦,在所有夜晚安眠;晚安,望路途遥远,都有人陪伴身边。”

7.离开北京—蒋敦豪


蒋敦豪


实在不知该怎么去拒绝你

如同拒绝这场四月的雨

我拍拍你的肩膀说就送到这里吧

前面的路让我一个人走完

我看见黎明即将来临

广场上人们将红旗慢慢升起

我只好将我的理想收进行囊

乘今晚的列车回远方

亲爱的今天我就要离开北京

让我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说爱你

亲爱的今天我就要离开北京

让我最后一眼      最后一眼再看你

这首歌,是今年《中国新歌声》蒋敦豪唱的第三首歌,原唱是李夏,21岁的蒋敦豪演绎的《离开北京》没有原唱那么沧桑,却有着自己的脾气,有着年轻人为梦想打拼的执着。当蒋敦豪重复着“亲爱的今天我就要离开北京~~让我最后一次,最后一次说爱你……”第一次听这段,我正坐在回母校的大巴上,回忆着当初离开母校所在城市的不舍,一直单曲循环了一个半小时。每个人心里都有这样一个“北京”,让你心心念念却又不得不选择离开的城市,于李夏是北京,于我是苏州。


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因为一座城,爱上一类歌。愿这七首民谣,陪你度过一个又一个不安分的夜,你听到的声音来自他们的心,民谣一直在路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