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祁厅花的迷失

文|蜗牛爬行者

01

《人民的名义》算是近期最火的剧了,刷遍了各大社交平台,与以往热播剧不同的是,它不是爱情剧,不是宫斗剧,而是一部反腐剧,还是一部网民惊呼尺度惊人的反腐剧。热度便开始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

百度

我并不是第一次看这类型的反腐剧,小时候经常跟着奶奶一起看破案类型的国产剧,通常都是最后挖出公安局局长或副局长就是毒枭背后的大boss之类的结局。其中我最爱的一部就是陈道明主演的《黑洞》,看完之后让人觉得震撼,《人民的名义》却在时隔多年后又一次让我震撼。

然而这两种震撼却大有不同,在看《黑洞》大结局时陈道明饰演的大反派聂明宇被铐上手铐时,我的内心是爽快的,当我想到那些在他手里残害的生命时,他的结局是大快人心的。那是一种看到正义终将战胜邪恶的痛快。

而看到《人民的名义》里,祁厅花举起手枪,仰天长啸,“没有人能够审判我,上帝也不行”,最终他将手枪对向了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我脑海里回想着的,是他此生最喜欢的《天局》里的一篇文章。文中主人公以自己为棋子,跟神仙下棋,最终以生命为代价胜了神仙半子。

想起有一幕,祁厅花和高小琴坐在山水庄园的绿地上,祁给高小琴讲述这一篇他最喜欢的文章,他告诉高小琴,自己永远不会屈服于命运,从他向比自己大十岁的梁璐跪下来那一刻起,他开始相信改变命运不是靠知识,只能靠权力,他输掉自己的自尊就是要赢来权力的垂青。

他肯定从来没想到,自己最终的命运和文章中的主人公一模一样,他连结束自己生命的权利也不愿落到他人手中,他以为自杀就是逃过了上帝的审判,他或许还以为这盘棋即便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他还是赢了。祁的一生都在渴求改变自己的命运,掌握自己的命运,他终于实现了,这一刻却发生在他结束生命的时候。

02

就像饰演祁厅花的演员许亚军所说,祁厅花是一个悲怆的人。

我不得不承认,看到他将手枪放入口中,最终倒在血泊中的那一刻,我并没有感觉到大快人心,相反,我觉得一阵悲凉。他并不是一个可恨的人。

祁厅花不是一个坏人,而是一个迷失的人。

一个来自农村,穷得叮当响的小伙子,最初就是想通过知识改变命运,于是他拼了命的学习,考上名牌大学。但当他受到因求而不得而因爱生恨的梁璐的报复时,他看见同级的没有自己优秀的人都被分配到大城市,而自己分配在一个穷乡僻壤,眼看这么多年的努力换来一个回到原点的结局,他开始去怀疑自己的初衷:改变命运的或许不是知识,而是权力。

这是祁一生中的重大转折点,我开始想到,我们每个人或许在一生中都会遇到这样的时候,当一些事情的发生挑战了我们本有的三观或信仰时,我们开始去质疑自己到底该不该继续坚持,是继续坚持初心还是原有的三观信仰从此崩塌,进行重建。

当你发现你勤勤恳恳工作还没有那些趋炎附势的同事升职快时,当你发现善良的人吃亏精明的人得利时,当你发现浮躁的社会里一份匠心竟成笑柄时。。。。。

面对这些冲击我们原有建立的三观和信仰的现象时,固守还是重建,决定了我们未来生存的全部价值。

很显然,祁选择了重建。当他发现他的命运是在受着权力的摆布,而自己多年奋斗起来的知识堡垒竟在权力的枪支弹药下不堪一击时,在他拿着鲜花在操场下向梁璐下跪时,他原先的全部信仰,理想与坚持也随之彻底崩塌。

对梁璐下跪也成了他后来的人生中一个过不去的坎,他屡次提及,每次都是一阵悲愤和无奈。他的信仰从知识变成了权力,他以为对权力的那一次下跪会让自己从此以后翻身掌握自己的命运,而事实是,他沦为权力的玩偶,沦为他最喜欢文章里的那一颗妄想赢过天道的棋子。

祁在知道自己死期将近之后,回到了他曾经怀揣初心的小村庄,那个他曾经争当缉毒先锋,不顾生命危险为了实现理想抱负的地方,不知他的心中作何感想。我突然想到,如果他没有向梁璐下跪,如果他的三观从未崩塌,现在的祁会是哪一番模样。

03

小时候在电视剧里,看到类似祁厅花这些人,我会称他们为坏人,看到坏人最终得到了报应便觉得痛快。而现在,我很难再用简单的好人坏人之分去看待这些人,所谓的好人偶尔也会作出一两件让你瞠目结舌的事情,而所谓的坏人也会做出让人心生温暖的事情。正义与邪恶,好人与坏人,它们的界限从来就不那么清晰。

有一种性格疾病叫反社会型人格,有这种人格的人除开先天因素,很多都是后天人生经历里遭受过不公平不平等的待遇,而最关键的转折点是,我们如何去看待这些不平等的待遇。以积极健康的心态去理解并接受还是开始怨天尤人,谴责社会。

反社会型人格的人很坚决地选择了后者,他们开始把自己遭受的一切苦难归咎于周遭环境的问题上,于是他们变得狂躁,暴力。

这也是为什么,我更愿意把他们这些人视作迷失的人,而不是坏人。他们只是在那些重要的转折点上,迷失了自己,选择了错误的方向。

如果人生只是简单的行走,即便迷路了,打开手机地图,也能轻松地返回原点。而人生远非行走那么简单,很多时候,一旦在关键时候迷失,便再也找不回那条抵达初心的路。

我想象,当祁厅花倒向血泊的那一刻,他会遇上那个二十几岁怀揣初心的自己,说一句,“我终于找到了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