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依旧,人面何处?

图片发自简书App

廿四桥的桃花又开了,一枝压着一枝,像很多年前我在都城南庄看见过的一样,纷繁夺目,惹人怜爱。我又想起当年那惊鸿一瞥,你微醺的笑颜,脸颊因为羞涩而泛起动人的红晕,双眸却明亮得让人心惊,大概这世界上所有璀璨的光芒,都凝聚在了这样一双美丽的眼睛里。

几乎是四目相对的刹那,我想也没想就朝你走了过去,礼教在这个时候只是浮云,我的眼里除了你,哪里还容得下其他?我要认识你,现在、立刻、马上!即便是化身登徒子,也无妨。

你一瞬间变成了受惊的小兔子,在我还没靠近的时候,匆匆忙掩面而逃,失措间自袖口飞出的丝帕,仿若蹁跹的蝴蝶,慢悠悠落在离我不远处的花枝上。

我张张嘴想要喊住你,想起方才你慌忙离去的模样还是闭上了嘴。上前几步拿起丝帕,帕子一角绣上去的漂亮桃花娇艳绽放,底下还有两个小字——“夭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好名字,好姑娘。

从那以后,我的眼里再也不见桃花,心间萦绕的,是那比花儿更娇羞的容颜。

我开始每日徘徊在这南庄门口,翘首以盼着能再见你一面。可惜啊,我心上的姑娘,再也没有出现。

我病了,很严重的相思病。求而不得,愁绪填满心间,食不下咽,夜难安寝。躺在床上养病的日日夜夜我都在想,不行,不能再等下去了,我要立刻上门提亲。

再次出现在南庄门口,竟恰好是一年后的这一天。这大概就是宿命,缘起于此,缘聚于此。门口的桃花依旧灼灼,仿佛你脸上的红妆。这一次,我一定要上前介绍自己。

我一直从中午站到了晚上,大门纹丝未动。金乌已经落下,玉兔自天边升起。我心上的姑娘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个点了都还不出现?

“这位公子,你在这里站了一天,还不回去啊?”路口买豆花的大娘挑着卖空的豆花桶走到我面前。

“以前这户人家是不是有个姑娘……”

“噢!你是说桃娘啊!她两个月前就嫁人啦!听说是城北孙员外家的长子……”

大娘后面说的话我已经听不见了,她小鹿一般清澈又闪亮的眸子再次浮现在我眼前。

缘起于此,所以缘灭也要在此。对不起,我心上的姑娘,就要这样说再见了。

桃花依旧在枝头热闹绽放,一阵春风吹来,花瓣似雨丝飘摇。零落成泥,暗香如故。

                题都城南庄                                            (唐·崔护)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