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的难题,终不如数学简单 ——读东野圭吾《嫌疑人X的献身》有感

       一口气读完了东野圭吾的小说《嫌疑人X的献身》,读小说的过程,心里是一种难以言明的窒息感,既想探知真相,却也想阻止小说里的任何一个人去探知真相,因为知道真相必定是骇人听闻的,因为不忍心,石神的苦心孤诣付诸东流,作为读者,在打开书的第一章,便知道了命案的凶手,自然也会知道,有汤川在,石神的骗局在最后一定会被拆穿。

     是的,我们什么都知道,却无法阻止自己在读完小说后,心中久久散不去的阴郁。

    我知道真相会很残忍,却没想到这么残忍。

     我知道石神深爱靖子,却没想到是如此的深爱。

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

       这本书有太多的谜团,石神对于靖子的迷恋或许是一个,从第一章就知道了石神爱慕靖子,随着故事情节的推进,靖子的形象逐渐丰满起来,我们会发现,和石神比起来,靖子太平凡了,不仅仅是没有像石神一样天才的大脑,还有跟每一个平凡人都一样的世俗,会爱上出手阔绰的富坚,期待着麻雀变凤凰的烂俗剧情,也会因为石神平凡普通的外貌毫不在意他的暗恋。

纵使听说那个老师对自己有意思,她也毫无所感。因为对靖子来说,这件事情就像公寓墙上的裂痕,即便知道它的存在,也没有特别意识过,而且打从一开始就认定没必要去注意。

(第一章)

     读小说的过程,是探查真相的过程,我想知道,不仅仅是案件的真相,还有靖子吸引石神的地方,却在探查的过程,一步步发现靖子的平凡普通,真是令人失望,我想。

      直到最后,真相揭开,石神对于靖子的迷恋,却只是因为一个眼神,或许,这时候应该说,石神对于靖子与美里的迷恋,是因为一个眼神。

那是扭转命运的门铃声。

他没有置之不理,是因为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门外的某人,说不定是有什么急事才来找他。

开门一看,门外站着两名女子,好像是母女。

看似母亲的女人自我介绍说是刚搬来隔壁,女儿也在一旁鞠躬。看到两个人,石神的身体仿佛被某种东西贯穿。

怎么会有眼睛这么美的母女?他想。在那之前,他从未被什么东西的美丽吸引、感动过,也从不了解艺术的意义。然而这一瞬间,他全都懂了。他发觉那和解开数学题的美感在本质上是相同的。

石神早已记不清她们是怎么打招呼了,但两人凝视他的明眸如何流转、眨动,却至今仍清晰烙印在记忆中。

邂逅花冈母女后,从此石神的生活为之一变。自杀的念头烟消云散,重获生命的喜悦。他光是想象母女俩正在哪做什么就觉得开心,世界这个坐标上,有靖子和美里这两个点,他觉得那宛如奇迹。

(第十九章)

   是的。就是这个眼神。就只是这个眼神。

   这个眼神让石神放弃了原本自杀的计划,却也让石神完成了后面所有的牺牲。

   这个眼神拯救了石神,也毁了石神。

    故事的开头,我们知道,石神爱靖子,是不求相守,只要每天一个问候的深爱。

    故事的结尾,我们才知道,靖子与美里,是一个整体,石神对于他们,不只是深爱,还是信仰。

   一切是那么突兀,一切却又是那么合理。

    原来的失望被一扫而空,有些人,即使再平凡,但只要活着,就足以拯救某人。

    因为

   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这个世界的难题,如果都像数学那样简单,那该有多好。

眼前的墙上有无数污渍。他从其中选出几个适当的斑点,在脑中以直线联结那些点。画出来的图形,等于三角形和四角形、六角形的组合,接着再涂上四种颜色加以区分,相邻的区块不能同色。当然一切都是在他的脑中进行。

石神在一分钟之内就完成了这个课题,一旦破解了脑中的图形,就再选择其他斑点进行同样的步骤。虽然单纯,但就算做了又做也不厌倦。如果做腻了这个四色问题,接着只要利用墙上的斑点,做解析问题就行了。光是计算墙上所有斑点的坐标,恐怕就得花上不少时间。

(第十九章)

       石神是数学天才,他可以将一面墙壁化成坐标,再将墙壁上对于我们平常人来说毫无意义的斑点作为坐标点,把墙壁化为数学难题,就像石神为靖子与美里逃脱罪责所设的难题一样,不同的是,这一次的坐标,是生活。坐标点是靖子与美里,还有那个倒霉的“技师”。

    也许还有石神自己和侦探

      这大概就是这个诡计最玄妙最不可思议的地方吧!

      第一次,有凶手,将侦探设计进自己的诡计里,在这个诡计里,每个人都无需伪装,他们只需要做自己就可以了。

       石神用自己无懈可击的大脑,完成最精密的计算,让每一个点在他的位置发挥它应该发挥的效果,从而设下难题,他算到了靖子与美里也许会扛不住压力,也算到了为靖子母女顶罪的前提太过残酷,自己也许会在紧要关头退缩,因此,不能给自己退缩的机会。

      侦探也许会查出真相,也许不会,但没关系。即使查出真相,石神也会在那之前给出答案,虽然这个答案未必是正确答案,但也足够让大多数人满意。

只有汤川发觉了这个障眼法,因而石神选择向警方自首。反正他从一开始就已有这个心理准备,也做了各项准备。

他想,汤川大概会告诉草薙,而草薙也许会报告上司,但警方无法采取行动。他们已经无法证明被害者的身份有误。他预料自己很快就会被起诉,但事到如今已不能回头,也毫无根据。就算天才物理学家的推理再怎么神准,终究敌不过凶手的自白。

(第十九章)

      到了最后,石神终于完成了这个即使警方知道真相也无解的难题,只要每一个坐标点,都按照石神的计算,好好地做他们自己,这个事件,就是无解的。

      石神将每一个坐标点都算到了极致,但偏偏,人终究不是坐标点。

      石神没有算到的,是靖子与美里的良心。或许是因为,石神没有这样东西。

此外,还有个更大的疑问:石神没理由协助花冈靖子杀害富坚。就算她被富坚苦苦折磨,以他的个性应该也会另谋解决之道,绝不会选择杀人这种方法。”
你的意思是石神不是那么残酷的人吗?草薙问。汤川带着冷静的目光摇头。
“不是感情上的问题,而是企图用杀人逃离痛苦的方法不够合理。因为杀人之后,又会因此产生别的痛苦。石神不会做那种蠢事。反过来说,只要合乎逻辑,就算再怎么残酷的事他也做得出来。”
(第十三章)

      对于石神来说,只要合乎逻辑,就算再怎么残酷的事他也做得出来,不需要考虑良心不需要考虑任何多余的因素。

       但石神最终还是功亏一篑了。

      只是,石神的痛苦,到底是因为靖子母女最后还是必须为他们的行为负责在监狱里受苦,还是源于对自己计算出现遗漏的遗憾呢?

       或许都有吧。

汤川从石神身后,将手放在他的两肩上。
石神继续嘶吼着,草薙觉得他仿佛正呕出灵魂。
(第十九章)

     这个世界的人,终究不会像坐标点一样,任由石神计算。

      这个世间的难题,终究不都像数学那样简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