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件事,让我意识到我们的国家真不一样了!

网上有个问题,问的是——你经历过哪些故事,让你意识到“我们国家真的不一样”了?我说几件吧!

1、

小时候,也即90年代初,村里有个女的,嫁去香港,每年会带着丈夫和孩子回来一次。每次回来,开着蓝白logo的小车,带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很多东西我们只在电视上见过,然后,离开娘家时,会给父母和其他亲人红包,据说,给父母的零用钱,能抵得上当时一个中等收入家庭半年左右的收入。

总之,在那个年代,她和她的整个娘家,可谓风光不已,是周围乡亲们乐于谈论,及羡慕的对象。每次回来,我们做小孩的,都会跑去他们家围观,看小车,看穿着时髦的女人、男人和小孩。他们似乎给我们,打开了另一世界的大门。

改变是从进入千禧年后,特别是10年后,慢慢开始的。他们一家回来的频率少了点,依然是差不多的座驾,带的礼物和钱也没少(她父亲喜欢向周围人炫耀)。

但人们对她家的这点事早已见怪不怪,好奇心已消失,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带的东西,给的钱,好像也就那样。现在,普通人去趟香港不是多难的事,再不济,代购或者我们这边有些店就能买到。

对于收入,人们也不再羡慕,都说那边虽然工资高,但物价也高啊,尤其是房子,空间有限,却贵得离谱。据说,他们换了大房子,几乎倾尽这些年的积蓄,但也只是六七十方的小三房,在我们这里,哪算得上多好的房子?

还有,他们那辆早年曾让大家啧啧称好的车,早已不算多特别,一些早已发家致富的人家,开的车比他们的还要好。

渐渐地,他们不怎么回来了,一是他们和父母兄弟都老去,身体上有诸多的不方便;二来嘛,娘家亲戚这边的生活水平比他们差不了多少,甚至侄子侄女有的在深圳上海生活工作,比他们的还要好。

大概这种落差,让他们也颇感不适应,因此,也就回来得少。

而我们,是真切的感受到,生活真的越来越好了。

2、

有一天,到小区的便利店买东西,遇见一个认识的70多岁老太太。相互打过招呼后,她便到货架上拿了两包糖,接着去结账。

让我意外的是,她不是付现金,而是拿出手机扫码。不过在输入密码时,看不清,她又从口袋里拿出眼镜戴上,很快,她顺利完成整套付款流程。看来,她这样做已经不止一次了。

她离开前,还举着手机冲我笑,说:“嘿,现在的手机真是太方便。想不到我这老婆子还有机会享受到这个(便利)。”

这件小事让我颇有感触。要说以老太太的年纪,这70多年来,我们国家是经历了多少沉浮起伏,抗争与奋斗,不屈与勇气,才走到今天!

太不容易了!不说别的,就是刚过去的2020年,足以让人铭记!

而这位老人的人生,自然是随着时代变迁,风风雨雨,一路走来,苦头肯定尝过不少,但她在年逾古稀之时,仍然可以仅仅依靠一部手机,就可以买东西。

3、

住的地方离港珠澳大桥很近。每次从附近经过,遥望一番,心中有股敬畏感油然而生。

在初初提出建设港珠澳大桥时,我们国家是想通过购买荷兰一公司的尖端技术的,因为我们没有。但荷兰公司却十分傲慢,直接拒绝中国工程师提出的技术转让的请求,只愿意提供“技术咨询”,还漫天要价——咨询费高达15亿人民币,而且不容还价,一副“爱买不买”的样子。

我们的工程师经历过多次的谈判失败后,失望之余,振作起来,闭门专心研究,最终实现技术突破,并顺便让该荷兰公司退出中国市场。

4、

鱼子酱大家知道吗?就是与鹅肝、松露一同并称欧洲“三大珍味”的鱼子酱。

但这一地位,被中国打破了。

早在2019年,华盛顿邮报曾刊出一篇文章,说中国毁了鱼子酱的奢侈地位。因为“中国将鱼子酱变成便宜的小吃”,很可能“会失去其奢侈品的地位。”

不过很快,这文章遭到网友狂喷,“中国找到养殖鲟鱼的方法,拯救了濒临灭绝的野生鲟鱼,而且使这高贵的美食成为大众美食!”

是的,早在2014年,我们国家就掌握了鲟鱼全人工繁育技术。现在我国的鲟鱼产量占到全球8成左右,鱼子酱的市场份额占全球35%,而且,这两个第一是由浙江衢州养殖的鲟鱼创造的。

说件好笑的事,本来想占领中国鱼子酱市场的俄罗斯,现今他们国内的很大一部分鱼子酱却来自中国,而且,最好的鱼子酱不再来自俄罗斯,而是中国的鱼子酱。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卡露伽鱼子酱在线上成绩喜人,基本翻了一番。

所以说,中国改变了鱼子酱地位的说法,不无道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