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可以被替代,生命却只有一次

《人间昆虫记》里那个叫十村十枝子的女人,不断把别人的人生复制过来,成就了更好的自己,她是名演员、知名作家、导演、获国际奖的设计师、人气摄影师……她在短时间内不断跨界成为一枚闪闪发光的斜杠青年,那些被她模仿复制的人最终被她抛弃,再也无力回春。

对于被替代的那些“偶像们”(有的是十枝子真心崇拜过,有的只是自以为是偶像)来讲,十枝子就像他们人生的程序漏洞,但绿米觉得,十枝子不过是像编辑一样,把别人的段子复制粘贴过来,最终组成了属于自己的文案。

是什么让那些“偶像”们降低智商甘愿上当,只因谁也不甘心过可以替代的人生。


1.人生如戏,先学演技

在人生经验贫乏的时候,我们总是先开始模仿,写文章需要范文,做菜需要菜谱……十枝子也是这样开始的。

在十枝子还是学生的时候,曾经十分崇拜一名女演员,她想办法接近这名演员,给她一边打杂,一边学习表演,人生如戏,十枝子全靠演技,她的第一个模仿对象就是这名演员,她通过表演学习把别人的观点、行为以自己的方式结合起来,形成了自己人格的一部分。

十枝子学习的不仅仅是那名女演员,还有剧场里面的所有演员。

十枝子爱学习,学习爱十枝子,她通过不断的去认同那些目标,内化出目标的形象,让“他们”成为一个内部的自我象征,然后取代了“他们”。

这样扎实的演技功底成为了十枝子后面“精彩人生”的奠基石。


2.梦想需要被测谎

人生需要目标感,我们就像拉着车的驴,要是前面不栓个胡萝卜,还真没有可以继续向前的动力,水野就是这样的驴,他做着设计师的工作,计划拿奖去国外生活,这些给了十枝子一种消除未来恐惧的方向感。

借着表演的功底,十枝子参与到了水野的未来中,成为了他的未婚妻,然后偷走水野设计好的参赛作品,修改后抢先寄到了美国。当水野发现作品被剽窃后,感情受到了一万点暴击,十枝子却冷静的说,怪你自己不早点寄出去,凭你的才华你也可以再画一个或者也去偷别人的。

对于十枝子的解释水野并不买账,与其说十枝子偷走了他的梦想,不如说十枝子对水野的梦想进行了测谎,水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爱他的梦想。

被十枝子打击以后,水野放弃了设计师的职业,跟一个长得像十枝子的艺妓结婚,他虽然还是才华尚存,却对人性缺乏认识,不懂得保护自己。后面十枝子有几次去找他,有一种花钱带他吃软饭养才华的试探,当然也有些许愧疚的成分,毕竟水野真心爱过自己,实际上水野是十枝子唯一欣赏的男人,这大概是因为水野能提供源源不断的创造力吧,但水野的自尊心并不允许,他宁愿退化封闭自己的才华,也不振作起来重新出发。

水野善良,但软弱愚蠢,十枝子对他的打击被他无限放大成为了一生的打击,假设参加比赛的是水野本人,也不一定获奖,那么就此放弃设计师的梦想吗?或许只是想用设计师这个技能泡到想泡的女人,过想过的生活,而并不那么喜欢设计本身。

真相是十枝子才是水野的梦想?

不对,是和一个永远跟随自己梦想的十枝子结婚才是水野的梦想,就像那个被现实生活伤害却善良退缩的艺妓?但十枝子不甘心做平凡的女人,更不甘心平凡的男人来保护自己,她需要一个永远强大,无下限包容自己一切的男人才能安心,但是哪里有不求回报就对等的爱?

到头来,这样的相遇只是为了揭开水野梦想的真相,造成十枝子感情的遗憾。


3.你所鄙视的是想要拥有的

我们时常鄙视的给一些人贴标签,比如说写作好的人不过是文青,但也许我们像坂口桐郎曾偷偷投过很多稿件,却始终了无音讯。

十枝子有个头衔是作家,也是个美女作家,所以她自然成了坂口桐郎的目标,在睡过十枝子以后,坂口桐郎像招妓一样把钱砸到了她床上,这种强烈的攻击,给了十枝子一种挫败感,同时也有想报复的共鸣感,共鸣感来自坂口桐郎与十枝子一样,都有一种绝对控制的自恋,这种自恋只能通过代替别人、抛弃别人、贬低别人来实现,所以坂口桐郎是十枝子旗鼓相当的对手。

坂口桐郎的轻敌导致他败给了十枝子,他的鄙视感让他创伤而盲目,他丢不掉全能的自恋,他踩死过太多阻拦他自恋的“敌人”,他的攻击性来自不肯承认自己是不完美的,十枝子习得了他的目空一切,冷酷无情,并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那些历史遗留伤疤就这样被揭开来, 坂口桐郎羞愧自尽,最后在电话里他问十枝子夫妻一场就不说句“你爱我吗”,原本约定的博弈游戏,却隐藏着那么深的渴望被治愈,十枝子和坂口桐郎同样渴求被爱,同样给不了对方爱的感觉,他们最终还是要放彼此自由。

坂口桐郎所鄙视的不过是自己未曾得到的,早点舍弃,或许不必用死亡来解脱。


4.与母亲的分离

我们也跟十枝子一样曾是幼虫,随着年龄增长无法再在父母那里汲取营养,本作交代了十枝子早年丧母,却依然在精神上未能完全脱离母亲。

十枝子在乡下有个破旧的房子,里面堆满了童年的物品,还有一尊母亲的蜡像,母亲生前有告诫过十枝子要写日子,并且要给自己看日记,日记内容不能有欺骗成分。这种来自母亲的控制感让十枝子在外面的世界里变化无穷,回到母亲的身边却如初生儿般单纯,忠诚。这种早年母亲的控制感直接影响到了十枝子的爱情观,回到之前提到的水野,虽然水野最能给她家的感觉,十枝子也想接受水野,但母亲教诲的无条件坦白水野是接受不了的,十枝子是按母亲的标准在衡量水野。

直到有疯狂追求者发现了十枝子的这个“庇护所”,十枝子才觉得这样的依恋是阻碍成长的软肋,她烧掉了这个“庇护所”,让唯一的牵挂--母亲的蜡像化为灰烬,她说这就像蚂蚁的巢穴,被发现后只能放弃巢穴,搬家。

然而这次分离过后,十枝子又会向谁去证明自己,她已经放弃对母亲回应的渴求了。


结尾十枝子一个人在希腊,站在遗迹里让画面定格。

过去,十枝子就像昆虫一样不断进化着。

未来,十枝子的进化何时会终止?反正都会死。

怎样过,也只有这一生,比起可以被替代,孤独感永不磨灭。

在优胜劣汰的世界中,十枝子不过是活下来了而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曾经读红楼梦,大抵认为贾瑞这人就是该死的,学无所成,为人也无所担当,偏偏还要爱上不该爱的凤姐,被凤姐戏弄一次在弄堂...
    单行线冬瓜阅读 349评论 2 1
  • 桃色凋零春梦浅,夜静影无声。 冉冉芳华落寞生,婉转子规鸣。 惆怅留春春亦去,美景画不成。 总把新辞赋旧情,又见陌柳深青。
    木子夕颜阅读 298评论 6 13
  • (作者笔迹) “连长!连长!”庆喜嘶哑的声带几近崩溃地颤抖着,他没命地撕开行军帐残破的门帘,一把甩掉机枪...
    花星阅读 84评论 0 2
  • 前几天的你刚刚照完毕业照,发给我几张照片,我看了好久,回想你都已经是25岁的年纪了,不好意思,这里提醒了下你的年龄...
    糖加三阅读 109评论 0 0
  • 为了满足小北的要求,用细铁丝和塑料袋制作了一个孔明灯,好不容易做好了,没有顺利升空,失败了,下次买一些薄的纸再做一...
    海滨阅读 12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