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忍或者爆发

        人与人之间的外在空间感在某些特定环境下大概没有,层层叠叠,甚至呼吸的节奏都是可以计算出来的。然后再在不同的地方撒下,到他该去的地方。而这其中,会有单个的不同声音打破这种看似和谐却漏洞百出的整体。

        对于个体感受到的不适感,从小就被教育不能做出任何有违和谐感的事情,什么都要正正好,和其他人一样,不能出错。其实那个个体的发声何尝不是我心底的映射。只是已经被老早就调整到静音了,即使有任何异议,也不敢大声控诉,因为那样是不对的,会被看轻,会被说三道四。嗯,因为最先就已经制定了所谓正确无它的规矩,所以它就是做人做事的准则,千万千万不能逾越,不能有不同的议见。因为不被允许,一旦说出来仿佛就会和别人不一样,害怕单个,其实谁都是这样吧。至少大部分都是这样,我们害怕不同,不是真的害怕不同,而且怕孤单,怕从此以后就要被扔到一个桶里,区别于别人。作为特例来处理。

        害怕承担责任,嗯,也有这一点,因为无法预见事情的走向,害怕失控,所以就按部就班做一般人,做一般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