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享茂,你完全可以避免悲剧!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枫丹白露

我是WePhone 的开发者,今天我就要走了,App以后无法运营了,抱歉。我从来没想过我是这样的结局,我竟然被我极其歹毒的前妻翟欣欣给逼死了。

这是最近网络上热议的WePhone 开发者 苏享茂在自杀前的一段留言。

今天我想说的不是这件事的经过,也不谴责所谓的骗婚者,而是思考一下这件事发生后,留给我们什么样的启示。

一,婚姻不能草率。

俩人从认识到结婚,只用了两个月零一周,应该算闪婚了。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是根本不可能充分了解一个人的,换言之,一个想欺骗你的人,演两三个月的戏没问题。

婚姻是一件严肃的事,因为它是固定你下半辈子的一种生活状态,是不是应该多考虑多审核?个人认为,即使是着急结婚的大龄青年,也不要抱着为了结婚而结婚的目的,遇到一个差不多的就结了或是把自己嫁了,在步入婚姻之前,一定要有一段了解的过程,一般两、三年的恋爱期比较合适,这段时间,可以全面的了解对方的脾气秉性、通过一些共同经历的事情验证对方的人品、为人处世的三观等等,做到充分了解,才可以判断俩人是否适合共度一生。结婚是一件需要慎之又慎的事,那些不了解就走入婚姻殿堂的人,首先是对自己的后半生不负责任。

苏享茂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和翟欣欣结成连理,不能不说是他的一个重大失误。

结婚之前谈恋爱、考察之中不要过于亲密,保持理智的距离,不要有过多经济上的来往,男人女人都如此。

翟欣欣从他们认识到结婚、到离婚,总共才三个月多一点,而这三个月她竟然已经从苏那里获取了1300万多财产,据说还有一套房子。如此数额巨大的财物,据说是在结婚前苏就给了翟欣欣很大部分。只能有两个解释,要么是翟的智商超级过人,要么是恋爱中的男人智商为零。当然这其中不排除翟欣欣利用某些手段迷惑了苏。

男女在恋爱期间,如果是对方不断索要财物,就应该有所警醒了,虽说当局者迷,可正常的警觉心都没有,这种“迷”未免有些糊涂。

二,要懂法。

适当时候懂得怎么利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

前卡内基梅隆大学认知脑成像中心博士后研究员@屠龙的胭脂井 在微博上表示:

 1.偷税漏税,数额不大的不是坐牢的罪。判下来也就是先补税。

  2.灰色地带,就是指法律条文不明确的。(既然是还没有明确规定,那就应该不适用于定罪吧?此括号中为作者想法。)

  3.派出所根本没有权力给人定罪,给人定罪的是法院。

  同时她还表示,创业不要省钱不请律师。律师长期顾问,价格不高,一年几万,对公司是必要开支。律师能告诉你,什么能做,什么违法。

 这里给大家科普一下苏享茂开发的app是做什么的。

  WePhone是一款基于VoIP技术的移动社交应用APP,通过WePhone,用户能够向其他WePhone用户免费发短信和打电话。而用WePhone拨打国际电话,自费也非常低廉,无论用户在哪个国家/地区,拨打同一个号码的费率都是一样的。

三,要冷静,要坚强。

生命不易,最后用结束生命的方式作为终结是一个人最愚蠢和无能的行为了。这里我们无意指责逝者,愿逝者安息。只是用这个例子告诫那些软弱的灵魂:你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可以阻止你去改变自己的命运?!不妨放手一搏,即使置之死地而后生,也有赢和生的希望,有时候我们不攻而自溃,其实我们输给的是自己!

四,网络婚姻媒介行业需待规范

通过这次事件,介绍他们相识的“世纪佳缘”也一时成为议论的漩涡中心。如今的网络时代,人们的生活方式也受到网络影响,这其中尤其对“婚介”的形式影响巨大。但网络婚介中的确存有一些漏洞和弊病,呼吁国家在对这行业正规完善方面能有一些具体的举措。

简单列举几点:

1:注册资料过于简单;

过分简单的注册模式让不少坏人乘虚而入,导致征婚人上当受骗。

建议各个婚介机构身份资料全国联网,翟某某就是有过婚史居然瞒过,这就是一个漏洞。

2:“婚托”

主要指那些在婚介活动中协助黑婚介设圈套,惑乱、欺诈当事者的人,其中大都有骗吃、骗喝、骗拿、骗钱等牟利的特征。

另外,有些不够规范的“黑婚介”更是问题的集中多发地。他们利用征婚者择偶心切的心理,设计一些敛钱陷阱。

这些漏洞往往给了“别有用心”的人提供了可乘之机,使苏享茂或李享茂、王享茂成了受害者,苏今天的事例并不是个例,只是因为他特殊的身份和极端化的方式将事件发酵,才使网络婚介的弊病浮出水面。当然,受害者的个人行为也是促使此事件成立的原因之一。

婚拖和骗婚固然可恨,利用自身的性别特点蹂躏践踏别人的的情感与财物,但如果我们每个征婚者都保有一份对自己认真负责的态度,冷静理智的处理其中的情感纠葛,国家在完善和整合各个信息平台方面做到接轨,那么这世间必将会有更多的美好姻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