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中吟——序

    我生病了。

    他们都这么说,一个人没事哼哼唧唧的,就是有病。
    几年前,有人曾说我有病,我有些愤慨,明明和别人做着一样的事,只不过闲暇时间爱写写字动动笔,对一些事有不同的看法,怎么就有病了呢?所以,那时候的我据理力争,死不承认。
    于是,一群人围着我说,你们看,这便是典型的患病者,神志不清,黑白颠倒,思维错乱还胡言乱语。
    我说,不!我没病,我说的是事实,写的也是事实,不用你们来辩驳。
    一个声音说道,醉汉从来都不承认自己喝醉,就像患者从不承认自己有病一样,看来你不但身体有病,精神也有点失常了呢!
    我说,你不是我,你也不会懂我,我有没有病自己清楚。
    这个声音反驳道,既然你说你没有病,那为什么我们说好的时候你要说糟,我们说糟的时候你偏偏说好呢?
    我沉默不语。
    这个声音继续反驳道,一个人有病就意味着他不正常,而不正常就是没有达到大众正常的标准,如果我们都在称赞你却在贬低,我们都在歌颂你却在讽刺,那是否可以视作你不属于我们正常者的一员,而是非正常者?那我们可不可以说,你有病?
    我依然沉默不语。
    良久,众人见我眉头紧锁,陷入沉思,没了反应,纷纷上前“趁热打铁”。
    有人说,承认吧,你有病,得去治!
    有人说,我们也是为了你好,你总不希望自己变成异类而遭到我们的排斥吧?
    还有人说,我认识一位名医,专治你这种病,只要你承认有病,接受治疗,我保证药到病除。
    我叹了口气,闭上眼睛,点点头,众人如释重负,有甚者欣喜若狂,弹冠相庆。

    没错,我确实生病了,我不得不承认。
    现在的我,正接受各方面的治疗,虽然还未痊愈,但似乎正在好转,我不爱说了,也不爱写了,虽然病情有时候会复发,但基本在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
    最近,我说,我还是想写点东西作为记录,他们都变得很紧张,生怕前功尽弃。
    我笑了,很平淡的解释道:
    首先,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我这是顽疾,是慢性病,痊愈是要花很长时间的,而且病痛的折磨总让我哼哼几声吧;
    其次,对于我这样的病是非常好的例子,我记录下来也可作为反面教材,能让更多的人知道,生这种病的可怕性和严重性,意在告诫大家;
    最后,谁又会相信一个有病者呻吟的话呢?

    所以,他们默许了,所以,我又开始写了,希望有朝一日我写完,病也好了。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二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路遥先生曾这样说过:“只有永不遏制的奋斗,才能使青春之花即便是凋谢,也是壮丽的凋谢。”是啊,青春是人生之王,一旦逝...
    木籽离阅读 259评论 0 2
  • 美元加息了,世人都说美元要回流美国。本人认为不是美元回流美国,而是把本币换美元。 一、上世纪八十年以来,美加息造成...
    穆忠泽阅读 18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