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不忘 | 第十五章 大学

文/小小小贱猫


我才不会去找张一程,最艰难的日子都一个人熬过来了,我还需要回到他身边吗?这一年的时间,我和心底里的那个张一程平静的相处,他不会离开我,不会甩掉我,不会让我受伤,不会把我一个人丢进黑暗里。

只伴着回忆过日子,再也不会难过了。

张一程发来一连串的消息。

“心念,你真的要来?”

“心念,你是开玩笑的吧?”

“心念,我们学校都是工科专业,不太适合女孩子。”

“好吧,你如果真要来,就来吧。我不是不想你来,是专业真的不适合你。”

“我去了,会打乱你的生活吧?我如果在你眼皮底下交男朋友,你会不好受吧?”我敲着键盘,嘴角微笑,内心却一阵阵撕裂地疼。

“你别这么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张一程回复。

“那就学校见。”我故意这样回复他。

我脑补着张一程的反应,他发过来的每一个字,我都把他理解为恐慌和对我的排斥。只有那样,我才觉得自己像一个真正战胜心魔的勇士,哪怕面对最惨淡的状况,我也能心如止水,平静地度过一劫。

张一程最好来排斥我,越干脆越好。这样我才彻底处在绝境,不得不迈向与他相反的方向。事实上我早就在心底做出了选择,渴望走向没有他的世界,这一切其实跟他当下的态度没有半点关系,只是我自己内心真的倦了累了,渴望一个新的开始了。

我后来回想,张一程否定我去他的学校,并且给我提供了几个报考专业的建议。那些话该是有很大一部分出于真心的吧?我于他而言,不仅仅是一个青春的玩伴,散了就再无瓜葛。他开始渐渐懂得了责任,他为他曾经带给我的伤害,去做他所能做的弥补。

真诚,是他最初打动我的地方。在那个当下,我相信他同样给了我足够的真诚。

只是这些都不重要了,我只能反向,一路走下去。

张一程没有再联系过我,他就静静地躺在我的好友列表里,我们谁都没有再删除对方。


文/小小小贱猫


大学的生活绚烂多彩,从一踏进校门的那一刻,欢快的气息就扑面而来。

即将认识新的同学,新的朋友,我要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了。

“嗨,我是单晴欢。”开学伊始,对面的姑娘刚刚整理好自己的床铺,正踩着床上的梯子爬下来。

她一头利落的短发,刘海齐齐地贴在额头。两只眼睛又黑又大,平常的时候,也似含笑的样子。

“我是许心念。”我笑着招呼道。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这个叫晴欢的姑娘自来熟地坐在我的床上,脚蹬着我床边的凳子,咧着嘴冲着我笑。

“说吧。”我也学着她的动作,只是我的面前没有凳子可踩,腿直直地伸出去,悬在半空中。

“暑假的时候有个人追我,长相还算不错,但是个子不太高。我喜欢高个子的男生,但是他吧,追得又紧,人呢,也算有趣。我心里直犯嘀咕,要是他再高点就完美了。心念,你说我该不该答应他?”晴欢一脸认真,和刚才嬉笑着的她,判若两人。

“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来问我?”我起了好奇,毕竟我们才第一次见面。

“我也不知道,第一眼见你,就觉得你像是很有这方面经验的样子。”她说。

“是吗?”我扬起了眉毛,这个说法激起了我的好奇。

“嗯,你脸上写着故事呢。说实话,你肯定谈过很多次恋爱吧?”晴欢的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长腿有节奏地晃着凳子,不小心没有勾住,凳子啪地一声,倒在了地上。

“抱歉抱歉。”她欠身下床,把凳子扶起来。

“没事。”我笑道,“你的那个他,在我们学校吗?”

“不在,他考到天津去了。”她把头朝窗外的方向一歪,好像那里就是她的追求者所在的地方。

“那要是在一块了,还是异地恋呢。”我说。

“啊?你也觉得我应该答应他吗?”她忽然转过头来,用她的大眼睛直直地看着我。两张脸凑得太近,我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下。

“我就是打个比方。”我笑她,“我看你呀,心里还是高兴的。”

“哎,真的,就是他太矮了。”她瘪了瘪嘴,露出遗憾的表情。

“有多矮?”我问。

“一米七五。”她说。

“还好吧,能比你高出十公分?”我打量着她的长腿,盘算起她的身高,问道。

“差不多吧。”她点头,又立马跟上一句,“但是我就是喜欢高个子的男生啊,最起码一米八。”

“让他穿内增高,不就是五厘米嘛。”我嬉笑着打趣。

“心念,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呗?”晴欢抛开了自己的心事,一脸坏笑的样子。她干脆脱了鞋子,盘腿坐在我的床上。

“我哪有什么故事啊,照你的说法,我谈过那么多次恋爱,要讲到天荒地老了。”我开玩笑地看着她,脑海里倒真的浮现出张一程的身影来。

“就讲最刻骨铭心的那段。”晴欢不依不饶。

“我要是像你这样,能知道坚持自己的原则,估计也就不用有跟他的故事了。”我看着她的眼睛,已经准备开讲了。

她歪着头听着,并不打断我。

“我喜欢会打篮球的男孩子,跟你喜欢高个子的男生一样。是不是我们女生在恋爱前,都会幻想出一个男朋友的形象啊?”我笑起来,她轻轻点头,作为回答。“但是我还是跟他在一起了,当初我要是像你这样坚定就好了。要是没有一门心思扑到他怀里,而是乖乖地等我的篮球少年,不知道我会不会跟现在的我不一样呢。”我把头贴近膝盖,缓缓地开口。“哦,对了,他说他的心脏在右边,和肺长反了,做不了剧烈运动,所以不能打篮球。”我抬起头看着晴欢,却满眼都是回忆。

“不会吧?”晴欢瞪大了眼睛,显然对颗心脏颇感兴趣。

“听起来挺不可思议的吧?”我居然有点小得意,好像自己得知什么惊天秘密一样。

“我可不信,要真是那样,他还不成了医学界重点研究对象了。”她瞥了瞥眼睛,不置可否。“接下来呢?”

“接下来就在一块了啊。一块上自习,一块吃饭,一块溜出学校去玩,一块在操场上疯跑。”我不自觉地笑了起来,随即又收起笑容,“毕业就分开了。他去上大学了,我复读了一年,考到这来了。”

晴欢从我的表情里猜出了结局,但还是问了一句,“现在还在一起吗?”

“毕业的时候就分开了,现在没有联系。”我笑了一下,拿起床边的杯子喝了口水。

“为什么呢?”她问。

“为什么?额……大概就是不懂事吧。那会分开了,好像就看不见未来了。即使在一起,谁知道又能在一起多久呢。早恋又有几个能修成正果的,早点结束或许是好事吧。”我笑着说。

“你会遇见更好的。”她拍拍我的头,做出安慰的表情。

“当然。”我甜甜地笑起来,在心底里给自己打着气。

我想起了张一程曾跟我提起的那个女孩,那个问起他伤疤的女孩。我才知道他和我一样,无论是否情愿,都要永远带着有我的那段回忆,过接下来的每一天。

无论未来是什么样子,无论他会和谁再有什么样的故事,我将永远在他的回忆里,是他抹不掉的一段过往。

即使已经不再相见,即使未来再无交集,我都和他有着共同的回忆。我们一生都会因回忆而牵绊,在对方的生命里,曾画过重重的一笔。

我们的心中,口中,在此后的人生里,不知要重复多少遍我们的故事,说给新认识的人听,也说给我们自己听。

说的多了,那些揪着对方不肯放下的过错,他的冷漠,我的任性,也都会随着风慢慢淡化了吧。我会记得他是个真诚的男孩,他会想起我穿着七彩的衣服,撩拨过他的青春。

多好!

大学的节奏和高中很不一样,多了很多闲暇的时光。我常常一个人漫步在校园,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念着心里的张一程。捕捉着人群里,有没有一点点像他的影子。

有时是一件衣服,有时是一个背影。我会远远地跟着那个身影,怕跟丢又不愿意靠近。因为知道走近了会失望,离得远,还能让距离去填补那些看不清的部分,填补成记忆里他的模样。

日子平淡而无波澜地静静流淌。


文/小小小贱猫


假期里,我回到小城,沿着高中学校的那条街,来来回回地穿行。

油泼面馆、小饰品店、玩偶店、冷饮店……小城那条街的每一寸土地,都有我们踩过的印记。我和张一程,曾在这里欢笑,在这里肆无忌惮。

冷饮店还是原来的样子,我忍不住走进去,要了一个冰淇淋。

“来啦,好久不见了。那个……那个谁呢?”店老板朝我打招呼。我知道他是想问张一程,大概一时忘了他的姓名吧。

“他有事没来。”我扯着谎,实在没有必要跟他提起太多。挤出一个笑容,拿着冰淇淋往店内走。

墙上的留言板依旧热闹,小纸片盖了一层又一层。

“你们当初写的那张早就被盖住了,也有可能已经掉了,变贴纸嘛,粘不牢的。”店老板解释。

是啊,就像易碎的恋爱,和随风而逝的青春,都不牢靠。



【无戒90天成长训练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饭后,去河畔漫步,沿雨水冲刷的小径,一直向前行,抵达一片沙地。洪水退却,草芽渐次生长,片片斑驳绿色,望之盎然,有戴...
    走过吴桥阅读 530评论 12 21
  • 早上我还在梦中,有个嗲嗲的声音说“亲…”然后一张小脸贴在我脸上,我睁开眼,儿子甜甜的叫我:“嘻嘻,妈妈…”我说,儿...
    J_Jun阅读 25评论 0 0
  • 西递实习1/20 凉风从车厢里的缝隙里钻进来。过道间的走廊上少了来回走动的人。我翻了一个身,转向邻座的两...
    新阁阅读 35评论 0 0
  • 信息上链,https://etherscan.io/tx/0x2d6a7b0f6adeff38423d4c62cd...
    风生水起_2018阅读 46评论 0 0
  • 1.在洒满阳光的林荫道上迎着风 骑着自行车 小绵羊 2.像斗鱼里那个女学霸一样,成天泡图书馆 3.傍晚,天还有一些...
    肉小思阅读 4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