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园雅集第269集|芳草渡(小巷)

本集荣誉榜

诗魁:繁花落尽深眸,作品《9.芳草渡  西塘小巷》

副魁:铨斋主人,作品《5.芳草渡  小巷》


1.芳草渡 小巷故事

东风已老暮春时。人缓缓,雨霏霏。高墙未见紫蔷薇。青石板,苔痕乱,蹙双眉。

深巷尽,锁横垂。两行清泪成溪。指尖抓破掌心皮。欲相去,犹不舍,复徘徊。

——盈盈

简评:这个题目限定了可用的意象。如何调用这些意象,是讲一个故事,还是营造一种氛围抒情,才是作者可以发挥的地方。这首小巷故事的上片主要是利用意象造境,人缓缓,蹙双眉两处插入人的活动,又没有下文承接,显得与情境不协调。

蹙双眉,清泪成溪,与抓破掌心皮,是作者写的三个表现情绪的动作。如果用传统的审美来看,只是蹙双眉可用,其他两个因为不含蓄,所以不美。七言句如果用一个动作或者描写承上(蹙双眉)启下(复徘徊),是诗眼所在,也是最烧脑的地方,作者可以自行发挥。


2.芳草渡    小巷(新韵)

小城小巷几重深。青石板,绿苔痕。槐荫香漫待何人?归游子,急趋步,慢敲门。

一声叹,一声嗔。咽无声泪涔涔。一别年久讯难闻。瓦上雪,阶前草,数冬春。

——如初

简评:这个作品所描写的故事可以不依赖小巷这个场景,所以会有瓦上雪,阶前草这样的发挥,明显和青石板,绿苔痕,槐荫香脱节。且此句贴切,过于突出,使得上片围绕小巷的铺陈造境也落空了。


3.芳草渡  小巷

巷长左右燕檐房。墙古色,镂花窗。磨平石径隐沧桑。光影里,人声远,歩匆忙。

光阴去,锁情长。小时磨碾新粮。等摊占位弗论强。多少载,从来是,朴心肠。

—诗者如斯夫

简评:原诗上片结尾的三字句和下片开头的三字句,基本写的是一回事,只是观察者的角度不同而已,显得啰嗦而且混乱。改后时间层次就清晰多了。整篇用字比较生硬,只末尾三句平顺,意长,想来是作者心中成句,由感而发。此正是作诗之道,作者可以自己体会,借以提高。


4.芳草渡  小巷

苔斑隐隐女儿墙,廊桥窄,巷幽长。浓荫深处酒旗香,花纸伞,几滴雨,几丛豇。

星河枕,举流觞,掬三抔慢时光。依稀背影泛微黄,岁月老,人不老,共西窗。

——天晓得

简评:这一篇没有故事,只是铺陈典型意象,用来造境抒情。谋篇上,铺陈的层次应该要体现情绪的起伏。酒旗香和举流觞中间隔了四个三字句,可是并没有情绪上的递进,甚至是并不相关的意象,可能是受词牌限制的缘故吧。


5.芳草渡  小巷

落槐向暮两沉沦。青石路,绿苔痕。清风别去闭重门。香已远,树依旧,影还新。

烟缈缈,雨纷纷。一双飞燕消魂。那时天气那时云。那小巷,那斜柳,又逢君。

——铨斋主人

简评:既然下片结以又逢君,猜测上片写小巷中的离别。烟缈缈二句的意象没有交代时间转换的功能,所以上下片并没有分隔开,影响理解。


6.芳草渡  小巷

一轮皓月漫清晖。流云淡,软风吹。幽幽小巷玉人离。油纸伞,遮粉黛,几时归。

窗前倚,玉蟾移。别来清梦依稀。飘飘衣袂惹相思。潇潇雨,清癯影,未添衣。

——刘连敏

简评:小巷的标配油纸伞终于不是背景,而被赋予功能,只是流云,皓月,软风下,撑伞做什么呢?两次用月的意象,两次提到衣,也是硬伤。


7.芳草渡  小巷春思(新韵)

幽深小巷惹心伤。曾在此,断人肠。常执子手看夕阳。风慵懒,云缱绻,倚山旁。

无情棒,散鸳鸯。一时明月无光。婆娑泪雨夜凄凉。灯不剪,衾不暖,怨情郎。

——刘景兴

简评:古诗中为了看夕阳,是要"驱车登古原"的。这首芳草渡为了夕阳,于是挪来了山。而小巷中的分手反而成了背景。


8.芳草渡  巷口怀思

寻常小巷入槐荫。从来浅,一时深。盈盈笑靥不堪寻。香遗处,花飞去,只蝉吟。

曾几度,梦相侵。露痕犹在衣襟。无缘何苦绊人心。如执伞,行烟雨,做浮沉。

——随宇而安

简评:一路评来,总能挑出意象铺陈调用的问题。这一首是唯一一篇能应景,不跑偏的作品,但是整体的格调不高,没有新意。

在小巷的框架下,以芳草渡对平仄的限定,和反复的三字句格式,唯一能做文章扩容的方法是时间上的转换。而叙事也不外离别,人事沧桑等几种选择。能注意到这几点的作品就成功了一半,另外一半就是对文字的把握了。


9.芳草渡  西塘小巷

梦魂昨夜入西塘,桥如隐,巷还长。青衫依旧恋丁香。春雨里,春风乱,桨声凉。

谁曾过,小楼旁,似云飘去他方。如今空自梦红妆。月已缺,夜更冷,影儿伤。

——繁花落尽深眸

简评:梦中西塘小巷,起笔不凡,词句流畅。下片起首三句是写当年在西塘的实情实景,可以和梦境互相参照。后四句是写梦醒时分的感受。一波三折,作品一下子变得立体生动。用梦境和时间交织扩容,作者是花了心思的。

如果还要挑毛病,就是实地描写和梦中描写的区别应该设定一个明显的线索,比如冷暖的感觉。冷夜中的梦也会感到冷,而当年在西塘的亲身经历应该是温暖的。比如阳光落入树叶房檐的感觉,比如热闹的人声背景感觉等等,也避免了两个香字的韵脚。

评的总比写的多话,不当之处,请作者包涵。


A 巫山一段云  小巷(毛文锡体)

雨下城郊外,人行小巷中。 西风吹皱伞擎翁。风雨再相逢。

暗湿儿时印,长檐滴水咚。朝朝暮暮步行踪。几载客成东。

—诗者如斯夫

简评:上下片中两个七字句都不通顺,有凑韵的痕迹。风雨相逢是指人在风雨中相逢吧?上下文都没交代。客成东,没有这个说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