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来自一个可爱的小仙女

文/栎凉星河

“呼~”这是这节课桃子打的第n个喷嚏,她百无聊赖地翻了翻课本,双手托腮支撑在课桌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好好听课。”同桌晃了晃她。

“好。”她勉强直起身子拿起手边的笔记录起老师说的内容。

"The best way to download a video clip from the internet..."

笔记记到这里她再一次走了神,窗外阳光明媚,萧条的树枝随着风轻轻晃动,玻璃上结着细细小小的冰碴。

显而易见,外相是最会欺骗人的,虽然阳光很好但是今天的温度并不高,她拿出手机看了看,-15℃,撇撇嘴又把手机扔进兜里。

她来到这个城市三年了,可是却从未见过他的踪影。

因为他,高考之后所有的志愿都填了这个北方的城市,录取的时候她因为喜悦瞬间涌出了眼泪,她打开qq和他分享,却被告知这个学校并不好。

可是她甘愿,她就想来这个城市看一看他,哪怕只是见一面,吃个饭,说说话,聊聊天。

她甚至想象或许不知不觉他就会牵起自己的手,两个人就不约而同地默许了在一起这个事实。

“桃子,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老师的声音在讲台上响起。

她慢悠悠地站起身,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老师,我没太听懂。”

老师看着她朽木不可雕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先坐下吧。来,同学们,我们继续讲。”

桃子吐了吐舌头,她从未有过这样无力的感觉,时光一下子就飞回到初中的那些时光,那时候她也是一个整天无忧无虑、积极向上的青春少女。

那些长满了荒草被遗弃的岁月忽然从记忆原野中纷涌而来,从前的每个画面令人无法抗拒地清晰浮现在眼前。

初二的一天,她第一次拥有一个qq号,带着对新事物的新奇她迫不及待地在电脑上登录,随即就完善了自己的个人信息。

她记得那时候非主流盛行,她在网上找到了一个杀马特发型的女生头像换上。

没过多久“咳咳”一声,系统提示,对方请求加你为好友。

她没有犹豫就点下了同意,但是也没太过在意,因为当时她更喜欢玩空间里的小游戏,比如农场牧场之类的,而在那时候风靡全球的qq飞车更是她的最爱。

整个暑假她都在玩游戏,偶尔点开qq也是一些陌生人发来的消息,其中就有他的,她会在下一局游戏开始之前点开和他的对话框,聊些无关痛痒的话题。

第一次两个人的关系有飞跃性地进展是发现了共同喜好。

“在干嘛。”他问。

当时桃子正在房间里等人,百无聊赖之下就点开了对话框:“玩游戏。”她简单地回复完就发现游戏已经开始了。

一局游戏下来他的信息已经回了过来:“什么游戏?”

桃子在键盘上敲敲打打:“qq飞车。”

信息几乎是秒回了过来:你也玩啊?

还没等桃子回复那边又发来了一条信息:你等我下,我上游戏和你一起玩。

不知怎的桃子就鬼使神差地点击退出房间,眼神盯着游戏的主界面等他,没过多久就有人发来了邀请,桃子知道那就是他。

接下来的几天两个人像是约好了一样,都在那个时间在线,然后边聊天边游戏。

他说自己叫小雷(化名),问她名字的时候,桃子犯了愁,因为妈妈说过不要太相信网络,后来她犹犹豫豫就说了个假名,她想只是网友而已,这样应该不算欺骗吧。

后来才知道就是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让她跌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那时候天真的桃子还不知道自己所在的城市和小雷所在的城市相隔多远。

她在南方,他在北方,千里之隔。

桃子第一次有了知心朋友的感觉。

初三悄然来临,机缘巧合桃子有了新的qq号,又因为学习任务繁重,她也不怎么上qq号聊天了。

时间渐行渐远,桃子渐渐忘记了世界上还有小雷的存在。

初中毕业桃子如愿考上了重点高中,她偶尔上原来的qq发现都是小雷发来的信息。

“你最近在干嘛呢?”

“怎么总不上线?”

“没你在玩游戏都没有意思。”

诸如此类。

桃子笑了笑,在对话框里输入几个字:我换qq号了,你加我新号吧,接着就是一串数字。

她并没有对这件事情抱太大的希望,毕竟网络是虚幻的。

没想到几天后他真的加了她,两个人像是从来没有断过联系一样,天南海北什么都可以聊。

桃子在现实中是一个有点自卑的女生,在小雷这里总能找到安全感,她和他说话的时候可以肆无忌惮,不用在意他会怎么看自己。

初中,真是春心萌动的时候。

桃子会偶尔和他说自己暗恋的男孩,无外乎是穿着白衬衫靠窗而坐,阳光透过玻璃暖暖地洒进来,额前的碎发闪烁着耀眼的光辉,干净的脸庞勾勒出好看的弧度。

小雷也总是耐心地停着,时不时地调笑她几句。

有一次小雷问她:“你还是清白的吗?”

桃子似懂非懂,她不知是开玩笑还是试探性地问答道:“恐怕不是了。”或许她下意识地想要看看他是不是在乎。

一个说者无意,一个听者有心。

高中桃子住校并没有带手机,但她每次周末回家都会和小雷聊天,她真的把他当成了很好的朋友。

两个人几乎无话不谈。

直到有一天,桃子突然觉得愧疚,她觉得不该欺骗小雷了,她想告诉他她真实的名字。

而就是那一天小雷来找她兴师问罪,他不知从哪得知了她真实的名字。

看到他发过来那几个字的时候,她突然一下就慌了,她下意识地想要解释,话语却都卡在喉咙里。

可能是觉得自己遭受了莫大的欺骗,小雷对她一下子冷漠起来。

当桃子得知她有可能永远失去他的时候,她竟然哭了。在那个深冬的夜晚,桃子躲在被窝里哭的泣不成声。

没有人会知道,那时候她的心像是被针扎一样密密麻麻的疼痛,虽然没有伤口,但却让人痛不欲生。

她一遍又一遍地认错,甚至有买车票去找他的冲动,可她却从没有一个人出过远门,更何况是那样一个千里之外的城市。

桃子意识到,她真的喜欢上了他,在不知不觉中,在那些细细碎碎不足以为外人称道的时光里,在每次打开对话框敲击键盘的时候,在她不再懵懂也并没有成熟的时期。

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却让她如此失控,要知道她从来没有因为要失去一个人而哭泣。

当时的她还不知道这种感情叫做爱,她只是想能做点什么来挽留他。

那天之后小雷就不怎么来找她聊天了,说是已经高三了要好好复习考了好大学。

桃子当然知道那是敷衍,可是她不想放弃,她当时也已经高二,和他一样学的理科。

她知道小雷的成绩并不好,所以就每天找他聊天,问他有没有不会的题,她可以教他。

桃子发现小雷会在晚上十点左右上线,她每天都会等到那个时间,然后找他聊天。

南方的冬天很冷,但是却没有暖气,桃子每天都躲在被窝里,一不小心寒气就跑满了被窝冻的她瑟瑟发抖。

但是她不在意,她愿意等,有时候她发过去一条信息他回复的时候已经在十几分钟或者半个小时之后了,有时候他可能也不回,留下桃子抱着冰冷的手机一直到天明。

有时候她会挺不住睡去,第二天看到他回过来的信息暗暗骂自己,然后下定决心今天一定不能睡着。

有时候小雷会问她一道数学题,她穿着单薄的衣服拿着手电筒下床拿草稿纸,然后再缩在被窝里,一边吹着热气一边演算,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答案和做题步骤发过去。

那时候桃子的手机还不是智能机,她只能把那些步骤一个一个地打过去,打完一部分她缩进被窝里暖暖手再继续打。

最后再看着自己的成果心满意足地傻笑。

终于在高二下学期开学的前一天,桃子鼓起勇气告白,却被他以距离为由婉拒。

桃子偏偏不信这个邪,她问道:“如果我们之间没有距离这个问题,你会接受我吗?”

小雷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我们之间的距离永远不可能逾越。”

桃子看到这几个字不顾一切地赌气道:“你等着吧,我一定会让距离变得不是问题。”

没有等来回答,他的头像已经变成了灰色。

桃子本就是倔强得人,每天都去他的空间留言,留一些当时在小说里看到的一些话。

那个时候她已经不再用杀马特的女头像,却偏偏喜欢那些伤感的话语。

小雷对她的行为感到很厌烦,甚至空间禁止她进入。

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两个都没有联系,桃子也进不去他的空间,她每天为这些事情烦心,学习也渐渐落了下去,班主任和各科老师轮番找她谈话。

夏天来临之际,小雷告诉桃子他喜欢上一个女孩子,他现在正在追她。

桃子心如刀绞,却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和他开玩笑,她说:“她好看吗?”

“不好看,可是我喜欢。”小雷说完就下线了,没再给桃子说话的机会。

那时候桃子就暗暗发誓,一定要考到他所在的城市,至少和他见一面,至少

后来她真的如愿以偿,她考到了他所在的城市,那个时候他们俩已经不怎么联系了。

来到这里三年,他们从未见过一面,他不提及,她亦没有勇气。

“叮铃铃……”下课铃打响,老师学生一一从教室走出,准备奔赴下一节课的战场。

“桃子,天哪,你哭了!”同桌一脸惊讶地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分明代表着不可思议。

回忆是这个世界上最无形的毒药。

“有吗?”桃子耸了耸肩,随手抹了一把脸,确实摸到了那种冰凉的液体,不知道什么时候歪歪扭扭的泪痕已经爬满了她的脸颊。

“下节课是什么?”桃子一边问着一边快速地往书包里装着东西。

“汉英口译啊,你脑子别是烧坏了吧。”同桌故作轻松地和她开玩笑,希望能缓和她的情绪,手背还贴上她的额头。

“帮我请假,我这节课不去了。”她背起书包夺门而出。

“你不要命了,她可是全院闻名的女魔头!”

“我要去找他!”声音自走廊里传来,是那样坚定而又毋庸置疑。

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你就应该说出来。生命只是时间中的一个停顿,一切的意义都只在它发生的那一时刻。我会给你电话,我们一起生个火,喝点小酒,在属于我们的地方辨认彼此。 ​​​​不要等,不要在以后讲这个故事。                                ——珍妮特·温特森

所以大胆地追求自己的爱吧,无论最后结果如何,至少你曾经为此努力过。​​​​                               


我是栎凉星河,如果你喜欢的话就点赞吧,如果想点赞的话可不要忘了给点建议哦!

如果碰触到了你的回忆,那么不要控制,请点赞支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每到月底月初忙成狗,真是不知道当时为什么学了这个专业,找了这份工作。 可是不来这,也许就遇不到他了呢,这么一想,受...
    微语微醺阅读 21评论 0 0
  • 很多文人当官之后,为什么总是寄情山水,向往山间隐居,当然原因有很多种,我说一个你们可能不知道的 唐朝科举制度之后呢...
    月倾阅读 59评论 0 1
  • 今天莫名奇妙的收到表嫂的一条微信,上面写到“你在哪里上班?”。 她是我男朋友表哥的老婆,平日里少有联系,收到这条信...
    春谷酿阅读 38评论 0 1
  • 如果不是培训,不是在培训时听到虐生新闻,很难想到这个话题。当局者迷。上班时,电视里也会听到类似新闻,不过,从没认真...
    fengjianzhi阅读 24评论 0 0
  • 没谈过恋爱,不想谈恋爱,我怕自己受伤害,我们在成长的路上以各种各样的理由伤害着身边每个对自己好的人。 七年前,有一...
    冰镇西瓜一个大西瓜阅读 8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