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黄焗南瓜

1.张奕

做晚饭时,张奕不小心把手指和土豆一起插进了插菜板里,指甲掉了一小块,流出了一点血来。

擦,真特么疼。

他抽一张纸擦了擦,瘸着两只手做完了饭。端出炒的喷香喷香的土豆丝时,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他看了眼缺了一块的大拇指指甲,对着空气苦笑了下,但愿等下大家吃饭时,别发现我掉的这块碴子。哈哈恶心死了,以前和葛林一起吃川菜时,还从水煮鱼里吃到了剪下来的一大块指甲,之后就再也没要过水煮鱼。葛林···

你要是忘不了一个人,和他相关的记忆真的是无孔不入,不管是多么没有关联的事,你就是会想起他。

张奕摇了摇头,大喊一声“吃饭啦!”。

各个房间的门相继打开,涌进来了一堆狼一样的小伙子,

“好香啊!”

“今天也有土豆丝哈哈”

“张奕哥你就是大家的小天使”

第一个坐下的是重庆小帅哥徐浩新,来这没多久,不过一起来的大家都晒得又黑又糙的,他竟一直白净的像个姑娘。张奕伸出手:“来来新新,给爷摸一下脸蛋才能吃。”

“哥你别闹,我要饿死了,我吃完刷碗,保证给你刷的亮亮的,能照出你脸上痘印那种。”

“别老嫌弃哥这痘印,这都是岁月的痕迹,不觉得哥这样更有魅力?”

“哈哈哈哈,张奕你是有多寂寞,赶紧找个姑娘泄泄火吧”

“别看人家新新长得秀气,人家可是超直男人,人之前可是有女朋友的,来咱这破地儿才分得”

几人叽叽喳喳的落座,狼吞虎咽的,就着别人的自己的往事趣事,一会儿就把一桌子菜解决了。

“还真别说,来咱这地方,除非俩人一起来,要么都得分”

最后这句陈词一样的话,又让张奕走神了。

“这破地方”是海拔3700多米的拉萨,顺着几个人住的这个公寓的窗户,正好能看见布达拉宫,那个在外地人和宗教徒眼中的神圣之地。张奕定定的看着远远的布达拉宫,觉得自己对这个世人心中能让人忘却烦恼、净化心灵的地方,已经产生了抗体。天再蓝,空气再清新,喇嘛们念经的声音再大,都无法让自己平静了。

可能最近日子过得太舒坦了,老会想一些不该被想起的事。

几个室友洗好了碗,闹哄了一阵,都回到各自的房间了。

这是上边分给他们的公寓,三个卧室每间俩人,张奕一个人住客厅。7个人都是毕业来援藏的好青年。大多都是比他后来的学弟,和自己同一年来的,要么忍受不了艰苦的环境、要么耐不住几千米高原的寂寞、要么有了新理想新志向,都一个个的离开了。

自己还真是一根筋啊,张奕叹了口气,开始拿起画笔,继续昨天没完成的石版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