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年轻男性,为何这么反感女权?

豆瓣上有人戏称:东亚三国手牵手,谁先平权谁是狗,铁血儒家三巨头,都和女人有世仇,一衣带水三兄弟,一起干死生育率。

虽然听起来非常武断,但也确实点明了受儒家思想影响,东亚三国在社会文化和家庭文化有很多共通之处。

也因为这个原因,我一直很关注日韩社会的女性生活境况,而最近几年,尤其是这两年,韩国社会的女权思潮,已经从单纯的两性争议,越来越走向两性割裂的境地,在年轻女性中,恐男情绪蔓延,而在20到30岁的年轻男性中,反女权甚至憎恨女权的意识非常强烈。

过去人们提到女权,总会说女权者太敏感,而在韩国,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相反的现象,韩国男性在很多事情表现的非常敏感,脆弱,小心眼,甚至可以说神经质。

花了一段时间梳理了一下,因为觉得很有参考,思考,警惕,以及避免走同样道路的价值。

01

大约今年5月份的时候,一则来自GS25便利店的广告海报,引发韩国男性网友的集体愤怒。

他们愤怒的原因在于,海报里用手捏香肠的动作,明显在内涵和侮辱男性,而且这个“捏”的动作,很像2017年关闭的激进女权社区 Megalia的标志,而这个社区也一直被韩国男性定义为仇男组织。

unnamed.jpg

以至于该海报的设计师不得不出来道歉,表示自己从未想过该手势会象征女权主义,或者和 Megalia社区挂钩,作为一个爱儿子和丈夫的妈妈,她不支持任何特定的意识形态,也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

但这并没有平息很多男性网友的愤怒,他们质疑道:为什么放一根香肠在那里?谁会用手捏香肠吃?这根本不符合常理和逻辑,我们应该得到一个解释。

韩国男权组织Man On Solidarity的成员,在GS的总部外抗议。

于是,5月底,GS零售店的CEO被解雇。

但这场风波并没有就此止住,反而越来越多的品牌和广告海报,被指控涉嫌使用内涵男性的插图,比如捏鸡腿,捏薯条,捏瓶子,捏汉堡......

unnamed (3).jpg

韩国MMTG 成员 JaeJae,也因为这个捏着吃的动作,受到抨击和攻击。

unnamed (1).jpg

在线时尚商店 Musinsa 与 Hyundai Card 合作,展示的一张捏着信用卡的照片,也被质疑动机不纯,以至于该公司的负责人不得不站出来表示:除了制作宣传图外,没有其他任何意图,单纯为了宣传信用卡使用。


360截图20210706165808539.jpg

而最匪夷所思的就是,这场大扫除运动,居然一直辐射到医疗领域,比如注射器等。

6月24日,韩国某市的官方账号发布了一张疫苗接种宣传海报,海报里的两个动作,均被这些男性网友,以内涵和影射男性为由而遭到抵制。

最后,以浦江市政府工作人员的道歉和删除海报,而宣告闹剧的结束。

微信图片_20210707170448.jpg

这让人难免困惑,韩国男人为何如此敏感?如此小家子气?

不仅表现在这一次事件中,而是多次表现的非常无理取闹。

比如,《82年生的金智英》上映时,很多韩国男网友不但在互联网,晒出烧书烧海报的照片,还不断侮辱和抵制电影,以及电影中的女性主演。

这些网友认为,“女权主义是被迫害妄想症”,“这部电影是无病呻吟”,“女权主义正在割裂韩国”。

就连公开支持这部电影,以及表示看过这部电影的女明星,也遭到谩骂和侮辱。

src=http_%2F%2Fnimg.ws.126.net%2F_url=http%3A%2F%2Fdingyue.ws.126.net%2F2021%2F0426%2F4b95012aj00qs6gto004zc000rs00znc.jpg&thumbnail=650x2147483647&quality=80&type=jpg&refer=http_%2F%2Fnimg.ws.126.jpg

韩国女团成员孙娜恩晒照,单纯只是因为手机壳上印有“女孩可以做任何事”(girls can do anythings),就被一些男性网友谩骂抵制,直到孙娜恩删掉了相关内容。

微信图片_20210707171050.jpg

你看过很多欧美女星以女权主义者自居,几乎可以说,好莱坞是个女人,都称自己是女权主义者,但在韩国,如果一个女明星敢公开给自己贴这个标签,一定会被各种抵制和抨击。

女权主义,在韩国是女性不敢轻易提及的名词,很多韩国男网友表示,如果女朋友是女权主义者,他们会选择分手。

一位K-pop 女团成员,分享了一本正在阅读的女权主义文学作品,立刻遭到了男性粉丝的批评。

可以说,在过去的一年多,伴随着女性权力倡导的兴起,反女权主义也呈猛烈增长的趋势。

根据韩国妇女发展研究所进行的在线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20多岁韩国男性,持有反女权主义态度。

但在讨论韩国男性激烈和敏感的反应之前,我们可以看看韩国女权这几年的发展。

02

让韩国男性无比憎恨的女权组织Megalia社区,诞生于2015年。

这是韩国的第一个大规模的社区女权组织,这个组织专注于性别平等,同时通过在线讥讽和嘲笑那些厌女症和性别歧视的行为,而在互联网上出名。

并且,为了保护用户,她们的网站实行严格的匿名运作,每个用户都使用同一个昵称。

这样的后果就是匿名性,保护了很多女性发表意见,而不用承受社会羞辱和报复打击,但也制造了很多不负责任的过激言论,激化了男女矛盾。

尤其是,这个组织创建了一个充满暗示性和侮辱性的组织符号,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看起来是捏食物的样子,却又暗示小yin jing。

unnamed (2).jpg

而在Megalia社区诞生之前,有一个事件的发生,大概可以为这个组织的诞生,以及激进的行为提供一些注解。

同一年的早些时候,有一名从中东返回的韩国男子,染上了中东呼吸综合症 (MERS) ,不久之后,从首尔飞往香港的航班上,也有两名韩国妇女染上了这个传染病,并拒绝接受隔离。

很多网友认为这两名女子损害了韩国的声誉,在网上纷纷展开批评和声讨,但是渐渐的,他们批评的方向开始跑偏了,将这些女性称为是“泡菜婊”,在韩国是一种侮辱性词汇,代指那些痴迷于财富的拜金女们。

在韩国,Doenjangnyeo(味噌女孩)、Kimchinyeo(泡菜女孩)和Mumchung(妈妈蟑螂)等贬义词,在年轻人中间非常流行,分别是指依赖父亲,依赖男朋友,以及依赖老公的女人。

在多年两性彼此不满的暗涌之下,这次事件就像点燃的明火,于是很快,一些女性网友加入论战,反骂这些男人为“泡菜男”,并嘲笑他们“6.9厘米的yin jing”。

大约是生殖器攻击非常杀人诛心,于是之后诞生的激进女权组织,特意做了个这么具有影射性的标志。

这也导致很多韩国男性网友,对这个手势非常敏感,看见就生气。

ked202106040008.573x382.9.png

事实上,这种手势过去是欧美男性对亚洲男性的侮辱,但亚洲有些女性现在搞女权就搞女权吧,用这种手势来侮辱亚洲男性,本质上,这是在践行残忍的种族歧视,可是由于她们自身又和女权行动和团体关联,就导致男性生理上和心理上非常反感这种激进的女权组织。

这也是我要在文章里特别提醒的,我确实有关注到,有些年轻女性搞女权,满嘴生殖器羞辱,这种行为本质上是和女权有悖的,这会让女权陷入无法自圆其说的尴尬境地,甚至污名化的境地,因为女权本质上应该是反种族歧视,追求性别平等的,这种做法只会加剧男女割裂。

03

但 Megalia 组织在韩国受到很多女性欢迎和拥护,也因为她们一定程度上确实也做了很多保护女性的工作。

比如关闭了著名的色情网站Soranet ,这个网站通过隐秘的摄像机,拍摄很多未经女性同意的视频,而韩国警方对这类事件缺乏严厉的惩罚,Megalia组织认为这是此类事件层出不穷的根源。

比如迫使男性杂志《Maxim》道歉,当时这个杂志刊登了一个封面,一位受欢迎的韩国男演员在汽车旁边拿着香烟摆姿势,一个女人的双腿从后备箱里伸出来,脚踝处被捆绑着,整个画面看起来非常性感香艳,但很多女孩看完只觉得恐怖胆寒。

之后, Megalia在很多涉及女性权益方面积极发力,而2016年,著名的“江南站公厕杀人事件”,是韩国男女两性的第一次正面冲突。

当时,一名男子躲在某KTV的卫生间内,袭击了进入卫生间的女人,据凶手事后交代,他的目标就是女性,因为他从女性那里受到贬低和伤害,促使他做了这件报复其他女性的事情。

事后,韩国警方将此判定为一名精神不稳定的男性犯罪案件,毕竟这名男性确实曾因精神分裂症而入院治疗过六次以上。

韩国男性为何这么敏感?

但警方的这种做法,引发了很多女性的愤怒,首尔成千上万的女性聚集于此,悼念受害者,认为警方对针对女性的有意图伤害缺乏严厉惩戒,并认为这是一起特别针对女性的性别犯罪。

除了线下组织,Megalia 在互联网还发起了#survived#运动,很多女性网友参与该运动,分享她们所遭受的暴力,以及她们身为女性,生活在韩国所感受的不安。

但很快,一群“男权”示威者也参与游行示威,他们并不是声援这些女性,而是表达自己的反对意见,理由是每年因服兵役而死亡的男性多于女性,男性承受的伤害更大更多。其中一名男性身着粉红色紧身衣,表示反对“反向性别歧视”。

这些男权主义者认为,江南站杀人事件,本质上就是一个精神病杀人事件,不能定性为厌女男性患者的杀人事件,这是对男性的反向性别歧视。

并且有意思的是,这名男士认为迪士尼电影《疯狂动物城》,就是一部关于反对针对男性性别歧视的电影,当这名男性遭到在场女性的嘘声劝退时,男权示威者们拍下这个画面,并上传到互联网上,提出“停止针对男性的暴力行为”。

以至于,《疯狂动物城》的导演拜恩·霍华德,公开发文表示:《疯狂动物城》并未宣传这种想法,也不会用作支持厌女症的政治声明,

这个公开打脸,事后引发了韩国一场全国性的辩论,即这种根深蒂固的厌女症导致的精神疾病犯罪,是不是应该归咎于针对女性的性别犯罪,还是单纯的精神病犯罪?

在激进的女权组织Megalia于2017年关闭后,韩国诞生了其他女权运动,相比较要温和很多。

04

2018年,美妆博主朴丽娜(Lina Bae),发布了一段“我不漂亮也没关系”的视频,在视频里,这位教化妆的女孩表示:我认为韩国女人都穿着外貌的束衣,大家都活得很辛苦,我觉得这非常不对劲,所以我想拍一个视频告诉她们,其实不化妆也没关系。

在视频里,她开始展现自己的素颜,但是弹幕开始攻击她的素颜太丑,表示化妆是基本礼仪,然后她开始一点一点上妆,当粉底,眼影,唇膏等全部上齐后,她对着镜头微笑,但弹幕又充斥着其他的批评声音,比如讨厌浓妆,真丑真恶心等,这些弹幕和朴丽娜的视频,构成了一场完整的行为艺术。

这段病毒式视频被疯传,进而引发了#EscapeTheCorset#运动,激励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开始挑战韩国的美容标准。

360截图20210707200654093.jpg

这场运动本质并不是批评女孩不应该用时尚表达个性,而是批评一个迫使女性抛弃个人意愿,按照社会理想标准塑造自己的社会环境。

首尔中央大学社会学教授李娜英表示:从根本上说,你可以将#EscapeTheCorset#运动,视为对男性主导的社会审美的挑战。

而这个运动的口号也非常值得深思:当我很容易打破他们时,他们对我没有任何权力(They can't have any power over me when it's so easy to break them) #EscapeTheCorset

同一年,韩国的惠化站抗议,是韩国女权发展史上的里程碑事件,这也是韩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由女性领导的抗议活动,超过两万多女性走上街头,要求政府打击和管理,在公共厕所,公共交通站,办公室以及学校等地方的“Molkfa犯罪”。

所谓的“Molkfa犯罪”,就是在公共场所安装摄像头,拍摄女性裙底等私密部位然后用作社交传播的活动。

虽然在韩国传播色情内容是违法的,但是这种打擦边球的偷窥狂潮,非常普遍且不会受到法律追究,女权团体认为正是因为法律对肇事者的纵容,才会造成这种社会风气一直得不到根治。

2018 年 4 月,超过 20 万人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要求禁止销售隐藏式摄像机,并加大对隐藏式摄像机犯罪的惩罚力度。

以至于韩国很多智能手机制造商,为了取悦女性用户,确保和宣称他们的手机在拍照和拍摄视频时,会发出咔擦的快门声,能有效防止“Molkfa犯罪”。

虽然韩国女权激起了韩国男性的广泛反感,但女权确实在政治上取得了进展。

05

韩国总统文在寅,以女性主义者自居,在2017年的选举中,为了拉取女性选票,他承诺让自己的内阁成员中,女性占比达到一半,在这之前,担任决策职位尤其是政府中决策职位的女性,相比较而言非常少。

他在位期间,也确实做了一些实质性的改善。

比如,韩国成立了第一个女权主义政党“妇女党”,虽然无法和韩国目前主导的两个党派相比较,但这个党派将确保女性权益,以及缩小性别工资差距纳入国家政策制定的目标中,意味着韩国女性确实有自己的政治代表和意识代表。

2020年底,妇女在韩国实现了堕胎合法化,允许14周以前的堕胎合法,在特殊情况下可以长达24周,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之前韩国妇女堕胎是违法行为。

而这两年,米兔运动的如火如荼,让多位地方高级官员因为性犯罪而被曝光惩罚,包括前首尔市长朴元淳。

在娱乐圈,韩国女星具荷拉的男友崔钟范,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因为他曾用性爱视频威胁和勒索具荷拉,被认为对她的自杀负有一定责任。

从社会层面来看,N号房事件曝光,这场丑闻导致的直接后果是,超过270万人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要求当局公布所有经营者和参与者的身份。

到了4月29日,韩国更是出台了新的法规,凡是拥有,购买,存储或观看非法拍摄的色情内容的人,都可被判处三年徒刑,在新立法颁布之前,观看这类非法内容是并不违法的。

遗憾的是,随着文在寅的三个最亲密的盟友,均被指控犯有性犯罪,而2022年总统大选临近,他承诺女权组织的很多事情没有做到,比如他现在19人的内阁成员中,只有4名女部长,这导致他失去了女性选民的支持。

但竞选者为了追求选票,而和女权组织展开合作的模式,却渐渐开始被引入政坛,也导致韩国男女两性的纷争和斗争,从单纯的社会议题转向政治议题。

前几天,南风窗一篇《一点就炸!“女权”引爆韩国政坛》的文章,提到性别议题的政治化,可以说是对韩国目前男女两性角逐的很好形容。

在这种情况下,竞选者为了争取女性选民的选票,自然疯狂讨好女权组织,而男性出于对女权的厌恶,出现了一个非常反常的现象,就是本该越来越开放的年轻男性,反而越来越趋于保守和传统。

比如6月11日,被打上“反女权”标签的李俊锡,就当选为韩国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党的党首,而且36岁的年龄也是最年轻的党首,支持他的选民大多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这非常匪夷所思,因为李俊锡之流,和特朗普之流基本一丘之貉,骨子里有着非常浓烈的厌女意识。

因此,首尔国立大学心理学教授 Kwak Geum-joo ,在谈及韩国性别战争的深化时表示:它开始是一小群年轻人的声音,但现在随着性别问题和社会分裂,它越来越大。这些问题在过去当然存在,但现在正在恶化,引发了一些琐碎的性别战争,恶性循环仍在继续,政客们应该避免煽风点火,政客至少应该避免将问题政治化,而应该专注于寻找团结的方法。

但显然,政客从性别争议中攫取私利,青年男女为所谓的男权女权沦为炮灰,于是,一个令人担忧的现实是,女性所谓的“激进”,让很多年轻的韩国男性,转而趋于保守,他们由于越来越缺乏机会,地位下降,且竞争激烈而感到疲惫。

过去他们的父辈,恰逢一个上升的时代,可以大有作为,而他们面临的是和996青年一样的困惑感,无力感,女性随着个人意识觉醒,大批走进工作场合,加剧了竞争的白热化,而对家庭分工和母职捆绑的反抗,也让年轻的一代男性不胜其烦。

他们在同性竞争之后,还要面临严酷的异性竞争,还有可能会趋于弱势,这让他们开始怀念过去那个保守时代男性所享受的一切福祉。

韩国妇女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美贞说:年轻人,尤其是男性,如果将自己的生活与父母那一代相比,会感到非常沮丧,这种挫败感会投射到女性身上。

因此,正如西方中低层白人男性缅怀妻子在家做饭带娃,自己上班作为家庭男主享受的荣誉感,并且有着高于黑人的优越感,于是催生了特朗普之流有着明显厌女种族歧视倾向的政客登台一样,这种情况现在也在韩国上演。

06

韩泰研究公司高级研究员郑汉绒表示:反女权主义情绪在20多岁和 30 岁出头的男性,以及正在成年的一代中很强烈,58.6% 的20多岁韩国男性表示他们强烈反对女权主义。

而就像彩礼在中国是青年男女的导火索一样,“服役制度”也是韩国男女关于性别话题的争议点。

在韩国,20岁至28岁的男性公民必须服兵役,兵种不同,服役期限也不同,但期限最短的兵种也需要服役23个月。

服兵役很光荣,也非常辛苦和危险,于是,很多韩国年轻人不愿服兵役,每当女性争取各项权益,抱怨女性母职捆绑和工资天花板,尤其是面临的各种职场性骚扰和文化歧视时,韩国男性的反驳就是:韩国男人更可怜,兵役更辛苦且死伤率更高。

因此,当 2022 年总统候选人朴永镇,在地方选举失败后,迁怒于女权组织和女性选民时,提出了强烈建议女性强制服兵役的制度,并认为这才能真正促进性别平等。

其实这有点赌气的意味,他们并不想解决女性面临的问题,而是想要让女性也体验男性承受的劣势。

但根据韩国妇女发展研究所的数据显示,超过一半(53.7%)的女性表示,她们同意女性服兵役。

这就很尴尬了,韩国男性一直认为不存在性别不平等,结果女人宁愿去当兵也不生孩子,可以想见,假如韩国女性也加入服兵役制度,会造成什么样的局面?

数年来,朝鲜的存在一直让韩国政府如芒刺在背,服役制度让韩国男性不堪重负,而母职捆绑和性别不平等让年轻女性没有生育意愿,低生育率又导致征兵不足,现在,女性在家庭和工作平衡之外,还要平衡服役压力,可想而知,生育意愿更低,征兵更不足。

最后,就是一个无解的恶性循环。

本来服役制度是为了保家卫国,没有生育意愿,就没有人力资源,现在连生孩子的人也拉去服役,就......

最后,最大赢家会不会是朝鲜?

会不会有一天就实现了《孙子兵法》的最高境界,不战而屈人之兵呢?

只能交付给时间来论证了。

回到开头那段话:一衣带水三兄弟,一起干死生育率。

虽然有调侃的成分,但一个现实就是,东亚三国的男性普遍认为不存在性别不平等,并认为男性处于劣势地位,但女性生育意愿确实越来越低。

尤其是在韩国,年轻男性所采取的激进看法,并进而采取的一系列敏感过激行动,让女性因为陷入加深的不安和加深的被迫害感,而做出更激烈的对抗,最后的后果就是,无论韩国政府采取怎样的激励措施,都无法挽救日益恶化的生育率。

这是不是说明一件事,女人只有爱一个人时,才会心甘情愿生孩子?

当一个社会的男女信任降至最低点时,你去劝女人拼命生孩子,真当女人是动物吗?

那么是什么,在打败这个时代的男女爱情?

2017年,韩国首尔的一份孕妇手册,让女性非常愤怒,因为这些建议包括:确保家里有足够的卫生纸,为丈夫准备饭菜,不要忘记照顾你的外表,也许可以将较小的衣服,挂在可见的地方,提醒和作为自己减肥的动力。

2020年,全球经济放缓,对以出口为导向的韩国来说,堪称是致命打击,尤其是对韩国很重要的造船业和航运,都受疫情影响非常大,很多财阀陷入资金困境,失业率增加,青年失业率接近 10%。

.......

201806asia_korea_courage.jpg

所以,不要假装看不见彼此的困境,不要放任Ta们在自己的困境里挣扎,如果我们不能看到对方的脆弱,我们就只会一味逞强。

我一直坚信,没有一种主义能够大于生活,在网上,我们看到的都是各种厌女仇男,各种令人三观破碎的新闻,但回到现实生活中,我们才能触摸到那些有血有肉,在生活中艰难生存的男人和女人。

文:巴黎夜玫瑰

图:网络

</article>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