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10.51-10.60

10.51

三个人走马观花式的闲逛着,还真是乐得逍遥,许久没有出来了,三个人都洒脱欢了。买点玩的,买点吃的,少绾更是边走边吃,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问题,凤九和白浅看着这样的少绾,也是很开心的,毕竟他们出来的目的是达到了。

“小九九,十七,我们去吃点东西吧,咱们就去这小镇上最好的馆子,好好吃饱了回去!说不定,碰上什么好吃的,给他们那两个木头带着,你们看可好?”

“好啊好啊,我们去吧,说不定有什么好吃的,我可以学一学,回去做给东华吃。”凤九开心的拍手说道。

“你就知道东华帝君!”白浅鄙视了一眼凤九,从出来到现在,凤九已经念叨了许多次的东华帝君了,白浅都有些听腻了。

“看来那老石头还真的是赚大发了,这小九九心心念念的都是他。”

 

“你们说呗,我就是想着他了,他是我的夫君,姑姑你难道不念着姑父吗?少绾姐姐,你不念着墨渊上神吗?”凤九决定直面他们的取笑,反击了回去,一时两个人都只是笑了笑。

“走吧,我刚才打听了,这家翡翠轩便是这个小镇最好吃的馆子了,咱们去看看吧,尝一尝,到底有多好吃?”少绾大手一挥,“走。”

三个人于是进了这小镇最有名的翡翠轩去品尝美食去了。只是她们不知道的是昆仑墟,十里桃林,都是风雨欲来风满楼了。

 

昆仑墟棋室内,东华落下最后一子,叹了口气,“好了,结局早已注定于此,你这棋艺看来被那只凤凰影响了不好啊。”东华起身,理了理衣衫,“去看看她们吧。”

“好,下次再战!”墨渊也跟着起身了,“她们应该也聊完了。”

“嗯,我们是该回去了。”东华应了声。

“好,去看看。”

说话的功夫,二人到了大殿,却发现空无一人,东华有些疑惑,墨渊也甚是不解,幸而叠风在殿前来回踱步被他们看见了,于是叫了过来,叠风心一颤,把心一横,心里打鼓,拉着天枢一起进了大殿。

沉稳的墨渊,先开口问道:“叠风,你师娘,小十七,帝后呢?”

“天枢,天后,帝后呢?”

 

叠风低下头,有些不知道如何作答。

“说。”东华见状,眼神变得凌厉了些,很冷峻的口吻,寒气逼人。

“回帝君,天后和帝后去了。。。。去了桃林。”天枢拱手回道。

叠风深吸一口气,拱手行礼道:“师傅,师娘说。。。。说她们三个去了折颜上神的桃林!不多会儿就会回来!”

 

东华和墨渊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问道:“三个?孩子呢?”

“说是在内殿休息。”

“好,知道了,你们先去吧!”墨渊点头示意叠风退下,转身对东华说道:“他们去了桃林,应该无须担心,我们去看看孩子把。”

东华点点头,不过心里越想越不对劲,盘算着去看过滚滚,便去桃林寻他们,毕竟少绾那性子,或多或少总会整出点什么,别凤九又傻乎乎地跟着吃了亏!也许这次东华有些小题大做了,而不自知吧。

 

内殿,“见过帝君,墨渊上神!”奈奈和念夏行礼,参拜,小声了点。

墨渊和东华点头示意,免礼。

东华上前一步,看着熟睡的滚滚,转脸冲念夏说道:“好生看着他,本君去接九儿。”

“是,帝君。”

 

然后抬手一个结界,两个大人,三个孩子,安全多了。东华走到墨渊面前,墨渊点头,建议道:“走吧,去桃林。”便转身离开了内殿。去殿外嘱咐了几句叠风。

东华也跟着出去了。

二人飞去了十里桃林。

只是尚在桃林悠哉悠哉钓鱼,品酒的折颜还不知道,两位上古神尊,正飞过来,寻找自家妻子来了。

 

10.52

一阵浓厚的仙气,突然笼罩于桃林上空,折颜笑了笑,端起酒杯,品了一口酒,自言自语:“呦,今日我这桃林蓬荜生辉了,有贵客到,有失远迎啊。”放下手中的鱼竿,转过笑脸,迎面而来,紫衣神尊东华帝君和墨色衣衫的墨渊上神。

折颜背手而行,边走边说道:“你们二位今日怎么凑到一起了?”

东华和墨渊没有答话,慢慢走了过来。

 

折颜接着说道:“稀客啊,帝君,你不用陪着凤九吗?墨渊,你不用陪着少绾吗?来我这桃林,找我喝酒吗?这个可以有,来请坐,我新酿的桃花醉,真真说很不错,我去取一坛子招呼你们哈!你们等我一下。”折颜说了一连串的话,东华都是皱着眉头,看他唱独角戏。

“绾绾告诉叠风说,她和十七,凤九,来了你这里,所以我和东华来寻一寻!”墨渊开口,点头示意。

 

折颜收起脸上的笑容,眉头微皱,有些惊讶,这桃林从早上到现在空无一人,只有自己在钓鱼,故而问道:“您二位确定她们在我这里?我怎么不知道?”折颜还配合得擦了擦眼睛,“莫不是我真的老了?眼神不好使了?”折颜心想,那三个都是能折腾的主,要是来了桃林,非得把桃林拆了不可,到现在安然无恙,也没有露面,定是跑去凡间玩去了,打了个桃林的幌子而已。

 

“他们没有来过?“东华挑眉微怒地问道。

“帝君,是怀疑我把他们藏起来了,您大可搜一搜,我这桃林,便是!”折颜坦然地回道。

墨渊心一沉,“不用寻了,我感受不到绾绾在此的气息,定然是不在此地。”

东华心里估计与墨渊想到了一起,转脸看了眼墨渊,“烦请上神,随本君去昆仑墟一聚。”东华冷峻的脸上,漏出了一丝狡黠的笑意。

 

“我?去昆仑墟?”折颜更加觉得不可思议了,这两个人吃错药了吧。

“上神请。”墨渊懂东华的意思,也随身附和道。

折颜心里想着,那三个小祖宗,自求多福吧,“好,那我便随你们走一遭,聚一聚,反正我在此地也无聊。”

东华和墨渊心里都知道,她们三个定然是去了凡间,不知道是否会惹事,不过三个法力修为都不弱,更何况,天罡罩还在,应该不会有事。于是三位神尊,一紫一粉,一墨,飞回了昆仑墟。

 

凡间的那三个,在翡翠轩内,点了满满一大桌子的吃食,正大快朵颐,完全不会有人会记起自家夫君的棋局是否结束了,或者自己师傅是否会发狂,亦或者天族那位天君会忙完了政事突然造访。

 

“小九,这糖醋鱼,比起你的手艺,还是差了点,不过还能将就着吃。”白浅夹了一块鱼肉放到嘴里,品尝了一下,做了点评。

“我也这么觉得,不如小九九,要不等崽子们大了,咱们来这儿开个酒楼,小九九掌勺,保准生意红火,咱们就赚大发了。哈哈。”少绾已经开始大气如意算盘了。

“不要,东华说,等滚滚长大了,我们就出去游历,四海八荒走一遍。”凤九夹了一口菜,边吃边说道。

“切,那个白毛就会哄你。”少绾鄙视了一把,翻了个白眼给凤九,凤九依然不以为然。

 

“哎呀,不好,我们是不是出来太久了,是不是要回去了。”凤九的筷子停留在嘴边,突然想起来,已经逛了大半日了,还在这翡翠轩内吃了许久,再不回去,恐怕就要翻天了。

少绾则不以为然,直呼“没事,没事。”

“师娘,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不然师傅那儿不好交代,大师兄也会为难,还有那个帝君呢,小九也不好交代,我们就这么把三个孩子留在那儿,实在不妥。”白浅思来想去,觉得小九说得不错,该回去了,“下次我们再来就是。”

 

“得得得,走吧,祖宗我这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还得胆战心惊的,还不如回我魔族,来得自在。”少绾放下手中的筷子,赌气说道。

“少绾姐姐,你要回魔族吗?你舍得墨渊上神,舍得果果吗?要是我们想你了,怎么办?你不想我们吗?”凤九故作可怜状的看着少绾。

“师娘,师傅会伤心的。”白浅也随声附和。

“好好好,不回,怕了你们了,祖宗我认了,走吧,回去,回昆仑墟去。”少绾起身,牵起二人,叹了口气,“走吧。”

“好,回去。”凤九点头,白浅给了个微笑。

三个人,结了账,走了出去,准备返回昆仑墟了。

 

10.53

此刻的昆仑墟,气氛有些紧张,众弟子都躲得远远的,免得尊神发怒,自己沦为炮灰。折颜被东华和墨渊就这么请到了昆仑墟的棋室里,坐着,对面坐了一个,旁边坐了一个,就这么安静的喝着茶,谁也不说话。

折颜有些坐不住了,“我说,您二位,邀我来此,不会只为了喝茶吧,要论喝茶的话,我桃林的茶不比昆仑墟的差,若要喝茶的话,在桃林就可以了,何必来此呢?不过你们要是为了其他的呢,我劝你们啊,那三个都是吃软不吃硬的主,我看您二位还是省省吧。”

 

折颜细细打量了这二位,神情肃穆,不知道想什么呢?“早知如此,何必成亲呢,一个个折腾的。”小声嘀咕道。

“嗯,上神若是想成亲的话,本君倒是不妨做个媒人,你看上哪家的,本君昔日的天地共主,自可以为你主婚。”东华定是听到了折颜的嘀咕,故意说道。

“嗯,我昆仑墟,虽比不上天族宝贝多,自会备上厚礼到场祝贺!”墨渊品了口茶说道。

折颜有些无语,“我说您二位,有气的,也别拿我撒气,我走了,不陪你们玩了。”

 

“不知上神是要回桃林吗?还是要去找浅浅她们?”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天族天君夜华。夜华已经来了一会儿,见大殿无人,只有叠风在,便询问了白浅等人现在何处,叠风和夜华交情不错,只能一五一十的和盘托出。夜华的心也沉了沉,果然是不省心的,倒是有些后悔让白浅自己随身过来了,她要去哪里,天枢是肯定拦不住的。

“呦,你也来了。这下更加热闹了,看来我也可以不用走了,今日这昆仑墟有头有脸的都来了,我自然也得留下来凑个热闹不是。”折颜笑了笑,又返回去坐到棋桌边。

 

“夜华见过帝君,大哥。”

“天君无须多礼,都是自家人,坐吧。”每次夜华见到东华必会行礼。

“坐吧。”墨渊点头。

夜华走到桌边坐下来,“不知浅浅她们何时归来?”

“呵呵,你是担心她们会受欺负吗?”折颜开玩笑似的说道。

“放心,有绾绾在,她们吃不了亏。”墨渊安抚夜华说道。

“就是因为有她在,才会去了凡间。”东华微微有些怒意。

折颜一看不好了,立马安抚众人道:“淡定淡定,她们三个人不是你们豢养的金丝雀,出去玩一下,又不会少块肉,看你们一个个紧张的。说不定马上就回来了。”

另外三个人都沉默开来。

 

果然,棋室的四个人,就听到了大殿的声音。

少绾,白浅,凤九落下云头,天枢和叠风已经不在殿门口,被墨渊和东华打发走了。

三个人往殿内瞧了瞧,空无一人,很安静,少绾和凤九又仔细听了听棋室,嗯,还是很安静,看来,那二人还在下棋,并未发现她们的离开。

少绾轻松了许多,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大殿,“祖宗我就说无碍吧,看你们两个这么紧张兮兮的。”

“还好,东华没有发现,不然我。。。。哎。”凤九有些庆幸。

“还好还好,不然还真的不知道师傅会不会生气。”白浅也长长的吁了口气。

 

少绾刚准备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没有想到,棋室走出来的墨渊喊了一声:“绾绾。”

让少绾差点摔在地上,“吓死祖宗我了。”拍拍自己的小心脏。

“浅浅。”夜华也随之喊出了声。

“九儿。”

让白浅和凤九二人都精神紧张了些。

白浅故作镇定,定睛一看,是夜华来了,“夜华,你怎么来了?政务忙完了?”

“嗯,忙完了。便来接你回去。”夜华上前一步,牵着白浅的手。

 

凤九也笑脸相迎,“东华,你和墨渊上神下完棋了。”

“嗯,下完了。”东华替凤九理了理鬓边的碎发,“你这是去哪里玩了?瞧你一头的看,是不是又去看仙鹤了?”

“没有啊,我们。。。。”凤九语塞。

“帝君,我们去了折颜的桃林,玩了玩。”白浅解围道。

“是去了那个娘炮的桃林,吃了几个桃子,喝了点桃花醉,不行啊。问东问西的,真是烦人。”少绾嘴里说着,可身体却下意识地往墨渊身边站了站。

“嗯,桃子可好吃?需不需要带几个回太晨宫,慢慢吃?”东华一本正经的问道。

“嗯,好吃,不过不用带了,麻烦,再说了,折颜打理桃林也怪辛苦的,我们就不要去麻烦他了。”凤九有些心虚的说道。

“没关系,刚刚,我和折颜上神说好了!”东华嘴角上翘看着凤九说道。

“你跟他说好了?什么时候?”

“就在刚才。”

“你唬谁呢?我们才从他那里过来,我们怎么不知道?”少绾抵死不承认。

三个人似有默契,怎么都不承认,不然又要挨说了。


10.54

“咳咳咳咳。。。。”折颜从棋室慢慢走了出来,“嗯,是说好了,要不要你们一起去,取几个带回去啊!”

“老凤凰,你怎么在这里?”白浅有些惊讶地说道。

“嗯,东华和墨渊邀请我来的。”折颜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看着面前被他的出现,愣地出神的三个奇女子。

“那个。。。。我们刚才去桃林没有看见你啊!你是不是躲起来不愿意被我们烦着?”凤九看着折颜,悄悄使着眼色。

谁知道老凤凰,拆台的本事倒也不错,“小九,你是否眼睛不舒服,来我给你看看。”

 

“额。。。对对对。我刚才好像被桃子毛眯了眼,很不舒服,你来帮我瞧瞧。”

“那个是是是,夜华,你不知道,我们刚才。。。。。”

“嗯,我都知道了,我们先回去吧,去把朵朵抱出来吧。”夜华面色不改,拍拍白浅的手,说道。

 

“九儿,你呢,眼睛不舒服,回去找药王就是了,折颜上神挺忙的,依我看,还是回去再说吧。去把滚滚接出来吧,我们也该回去了。”东华反常的态度,让凤九有些许惊讶。

“哦哦。我这就去。”

“小九,我跟你一起去。”白浅便随着凤九一齐去了内殿,还小声嘀咕着,今日这两人是怎么回事,有些反常。

 

“阿渊,我。。。。”少绾在墨渊身边,小声嘟哝着。

“嗯,我都知道了,等会再说吧。”

说话的功夫,早在之前,东华已经撤去仙障,所以三个小家伙被他们抱了出来,吧唧着嘴巴,许是饿了。

“来,我们回家喽。走,我们找父君去。”凤九看到小滚滚心情就好,东华亦是如此。

“夜华,可以走了。”白浅身后,跟着奈奈抱着朵朵。

“好,大哥大嫂,我们先走了。”夜华冲着少绾和墨渊点头示意。

“好,慢走。”墨渊点头回应。

少绾还不忘了说了一句,“十七,下次再来啊。”

白浅尴尬的笑了笑,“是,师娘。”随即冲着东华和凤九点头,离开了。

 

“少绾姐姐,我们也该回去了。墨渊上神,好生照顾少绾姐姐和果果。”

“有心了。”

“你也是啊,小九九,下次再来啊。”少绾有些不舍。

“嗯,会的,你们还能去桃林再偷个桃吃。本君跟墨渊自会带走折颜上神,给你们滕地方的。”

 

折颜在一旁笑着,坐着看戏,好生热闹。本以为三个爱妻如命的男人会搞出点什么,没有想到很是平静,折颜觉得有些扫兴。

起身,挥一挥衣袖,看了眼东华和墨渊,“我可以走了吧,二位,好自为之吧。”说完,扬长而去,凤九和少绾觉得有些奇怪,怕是他们已经知道了什么,当然这样小儿科的谎言能瞒得了他们二位吗?肯定是不能的。

 

“那我们先走了。有空来太晨宫找我哦,少绾姐姐。”凤九微笑着说道。

“好,一定。”少绾点头。

“慢走。”墨渊冲着东华点头示意。

“走吧,九儿。”东华抱过滚滚递给念夏,自己牵着凤九,慢慢走了出去,漫步云头,飞往九重天太晨宫的方向。

 

一路上,凤九有些不安,不是看看身边的念夏,希望能够得到些什么讯息,谁知念夏只是摇摇头,什么也不知道。又不是偷看了东华,面色淡定,好像没有什么怒色,凤九觉得,要么就是东华不知道,要么就是他知道,但是不生气,应该可以没事了。暗自长长的吁了口气。

 

凤九的小心思,小举动,东华尽收眼底,只是淡然的笑了笑,说道:“专心点,别堂堂东华帝后,一不小心,掉落云头,就是四海八荒的笑话了。”

“怎么会,不是有你拉着我吗?“凤九紧了紧被东华握着的手,调皮地笑了笑。

“嗯,我会牵着你。”

那一边的白浅和夜华也是如此,气氛很和谐,让白浅颇为不自在,觉得怪得很,可瞧着夜华如此模样,又不像有事的,也罢,回了宫再说吧。

 

昆仑墟的少绾,抱着果果,还是偷看这墨渊,很是淡定的看着手中的札记,如往常一般,不是看看孩子,看看自己,绝口不提她们出去的事情,少绾想怕是转了性子,还是憋着什么坏,见招拆招呗,没有什么大不了,从小到大,不就是这么过来的嘛。

不得不说,这天族天君,东华帝君,战神墨渊,碰到自家媳妇这个问题上,还真是的战斗力弱了许多。

谁都不会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更让凤九措手不及。。。。。



10.55

就这样,一场闹剧算是落幕了,不知道是折颜的话起了作用,还是那三个男人,想着其他的法子等着自家媳妇儿,白浅,少绾,凤九心中都感觉隐隐不安。

可白浅,少绾等了半日,都未见自家夫君开口,估计是不会秋后算账了吧。凤九那儿,出乎预料。

那日,东华牵着凤九,念夏抱着滚滚,慢慢走近了大殿,谁也无法预料,东华会在凤九的眼皮子下面晕倒过去,正巧的是稳稳当当的落在凤九的肩膀上,着实让凤九吓了大跳。

凤九慌忙喊道:“东华,东华,你怎么了?司命,司命,你快来。”

正在殿外指挥仙娥们做事的司命,听到凤九慌乱的叫喊声,赶忙进入大殿去,便看见凤九抱着东华坐在地上的场景,凤九着急地都快掉眼泪了,怀中的人儿双眼紧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帝后,帝后,帝君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啊,他刚进来就晕倒了,快去快去,快去药王来。”凤九催促道。

“好好好,我这就去。”司命刚想转身,耳边响起了东华的声音:“去请药王,你知道该如何交代。”司命吓了大跳,转身过去,又看了眼东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司命,你快去啊。。。。快去啊。。。愣着做什么?”凤九见司命愣在原地又一次催促道。

“哦哦哦,小仙这就去,这就去。”司命边走出去,边内心嘀咕道:“这帝君他老人家唱的又是哪一出啊?哎,帝君心,海底针啊。。。。。这凤九小帝后如何能够招架的住啊!”司命不自觉地内心替凤九捏了一把汗。

 

“来来来,你们快来,帮我把帝君扶到寝殿去。”凤九招呼着殿外的几个仙娥,来帮忙。

就在此时,东华悠悠转醒了过来,“嗯?本君怎么会在地上,成何体统。九儿,快扶我起来!”

凤九见东华醒了,赶忙问道:“东华,东华,你怎么了,你现在感觉如何,来起来。”凤九慢慢扶起东华,坐到旁边的坐榻上,“你现在感觉如何?你刚才突然晕倒了,你是不是受伤了?你跟墨渊上神和老凤凰打架了吗?”

“没有,怎么会?”

“那怎么会晕倒,来,我扶你,我们去寝殿,休息一下,司命已经去请药王了。待药王诊过脉,再说吧。”

 

东华看着着急的凤九,内心有些不忍,不过老小孩的心性又上来了,绝对不能吃亏的,谁让凤九刚才说谎了,骗了自己,不得小小惩戒一下,顺便凤九一心扑在滚滚身上,已经忽略自己好久了,趁此机会好好享受一下,也是不错的。

“好,我自己走。”东华佯装强撑着身体,缓缓起身,猛地又跌坐在了坐榻上手扶额,晃了晃头,“有些眼花,九儿,刚才我就是这么晕倒的吗?”幸好凤九的双手没有离开过东华,跌坐时正好扶住了东华。

 

凤九安抚东华说道:“来,我扶你。你靠着我,我带着你慢慢走。”东华在凤九的搀扶下,慢慢起身,一步一步往前走去,可嘴角却微微上扬,脸上写满了得意二字,只是心急如焚的凤九却完全没有发现。

“念夏,这两日滚滚你带着吧,我要先照顾帝君。”

“是,帝后,您不要着急,帝君吉人自有天相。”

 

“嗯,我先扶他去寝殿休息。”

慢慢走出大殿,往寝室的方向,走去,凤九还不是关切地问道:“东华,你感觉如何?能撑得住吗?”

“嗯,还好,没事,慢慢走,你扶着我便是。”

“我当然会扶着你。。。。我们慢慢走,不着急。。。。”

 

10.56

太晨宫寝殿内,凤九扶着东华在床边站定,“来,我帮你退去外衣,你好好躺着。”

“好。”东华微微抬起手,享受着妻子更衣的幸福。

“来,躺下。”凤九扶着东华坐下,“慢点。。。”

东华很配合的躺了下来,凤九替东华盖好被子,东华轻轻闭上了眼睛,这就是闭目养神了。

 

凤九坐在床边,俯视着东华,单手抚上东华的脸,“东华,从我昏睡醒来,你是不是就没有好好休息过,陪着我,陪着滚滚,而我,一心只在滚滚身上,都忽略了你了,真是不应该,你好好休息,这些日子,滚滚就交给念夏了,我会好好照顾你,陪着你。”

此刻躺在床榻上的东华,别提内心有多得意了,就差喜形于色了,但是为了让凤九陪着自己几日,戏开始了就得接着演不是。。。。。

 

殿门外,司命求见,“帝君,帝后,小仙把药王请来了。”

凤九听到司命的声音,赶忙回到:“司命,你带药王进来吧。”

“是,小仙遵命。”司命带着药王推门而入,看见东华已经躺倒了床上,脸色如常,并无不妥。

 

“小仙见过帝君帝后。”药王拱手行礼道。

“药王,免礼,快来看看东华如何了?刚才怎么会突然晕倒呢?是不是太过劳累了,还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有没有受伤?”凤九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让药王无从解释。

 

药王看着面前着急上火的凤九帝后,内心有些不忍心,就在刚才司命去请自己时说的话,药王还心有余悸,困惑不已。

“请药王速跟小仙前去太晨宫?”

“司命,这是出了什么事情,如此着急?”

“帝君他老人家晕倒了?”

“什么?帝君晕倒了?这可是大事,快走快走。”

 

“药王,你等等,等等。。。。。这个你也知道,这四海八荒没有人能伤的了帝君的,药王,你可懂?”

一把年纪的药王,还真的没有绕过弯来,摇了摇头。

“意思就是除非是他老人家想伤了,你才有这个机会去,可懂?”

药王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司命内心抓狂,这年纪大的就是脑子不好使,我都说的这么明白了,还不懂,真是非得挑明了说吗?司命叹了口气,小声说道:“意思是,帝君装病,你等会儿去,切莫说漏了嘴。否则小心一把年纪了,还得想想人生六苦是如何的。这会儿,您可懂了吧?”

 

药王一听,有些惊讶,终于点点头,“多谢星君提点,老朽懂了,不过这好好的为何要装病?”

“药王,您是问我吗?我看您哪,还是可以直接去问帝君他老人家,来得直接点儿。您说是不是啊?”司命内心无比嫌弃这个药王话有点多了不是。这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不要问,知道得多了,也没有什么好处。

“哟,那是老朽多嘴了,那我们走吧,莫让帝君帝后等急了。”

“您请,记住喽,莫要说漏了嘴。到时候,您这样。。。。。”二人一路过去太晨宫,司命点拨了许多注意的点给药王,唬得药王一愣一愣的。所以现在在太晨宫内,看着如此着急的帝后,恻隐之心泛滥,差点没有兜得住。

 

司命见状,赶忙上前一步,推了推药王,提醒道:“药王,您快看看帝君到底如何了?莫叫帝后担心了。”药王看着司命,看到司命正在向着自己使眼色,立即反应过来了。

 

10.57

药王连忙拱手道:“帝后,莫要着急,老朽这就为帝君诊脉。”药王心里直直地在颤抖,但是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半跪着在床边,搭上东华的脉,腹诽到:“帝君这脉象,如此顺畅,哪里像有病的人啊!这可难为死老朽了。”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回头看了眼司命。

一旁的凤九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有些紧张,有些不知所措。看到药王看似有些为难的样子,泪目,担心地问道:“药王,是不是东华有什么问题?你不好当面说?没关系,你说吧。”

“是啊,药王,您快说吧。莫要让帝后着急了。”司命又一次使了颜色给药王。

药王总是慢了半拍,就在他想起身之际,对上了东华慢慢睁开的双眼,一个踉跄,跌坐在了地上。

 

“哎呦,药王,您这怎么了?莫不是帝君。。。。”司命赶忙上去扶起药王。

待药王站稳后,向凤九拱手行礼道:“帝后,放心,帝君无大碍。。。。”

“咳咳咳咳咳。。。。”躺在床上的东华,一阵咳嗽,凤九赶忙上前去扶起东华靠在自己的身上,端起旁边的茶杯,给东华喂了点水,“来,东华,喝点水,药王说你无大碍。。。。”

 

“哦,是吗?药王,本君的身体究竟如何?”东华望着转过身来的药王,发现东华正看着自己。

定了定心神,“回帝君帝后,依老朽愚见,帝君这是长期过度劳累所致,导致体虚,气血不足,容易昏厥,元气大伤。”

凤九一听,心里一沉,“长期过度疲劳?可不嘛,折颜说那两年,他几乎没有合过眼,后来又为了我和滚滚,劳心劳力。药王,你且说,该如何?”

“依老朽所见,帝君如今该多多休息,以药膳调养,食补为佳。”

“嗯,好的,你把药膳的房子交于膳房吧,需要吃些什么,都一并告诉了。每日做了送过来就行了,司命你去安排吧。”东华轻描淡写得说道。

“是,小仙遵命。”司命一副看戏的样子,但是该自己上场的时候还是配合得天衣无缝,“帝君,您多休息,这些事,小仙吩咐了膳房就好!”

“嗯,好。”东华闭上眼睛,从凤九的怀里退了出来,躺在床上,叹了一声气。

 

“都好什么好?你们怎么都不问过我?他喜欢吃什么,我最清楚,药膳怎么做告诉我就好了,我来,他的口味我最清楚不过了。”凤九突然有些激动的说道。

东华睁开眼,瞧着这样的凤九,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过了,可是,又拉不下练来,告诉凤九,这一切都是假的,装的。只能安慰凤九到:“九儿,这些就给膳房吧,你还要照顾滚滚,也是很辛苦的,我没关系,活了几十万年了,总会遇到点什么?不是吗?别担心。。。”

 

凤九突然哭了起来,“你都这样了,你还说没事,你要怎么样才算有事?滚滚,我已经交代给念夏了,你病了,我要照顾你。我不亲自看着我不放心。”

“我没关系的,滚滚要紧。”东华佯装敲了敲脑袋,皱了皱眉头,感觉有些痛苦的样子。

“滚滚要紧,你也要紧,不行,这是没得商量,必须得听我的,太晨宫的事情,你暂时也不用管了,我和司命商量着办,就好了。你的一应起居吃食,全部我来,你就给我好生养着,等下次药王来探脉,说恢复了,再说。”凤九很坚决的看着东华,不容反驳。

 

东华见状,佯装哭笑不得,“九儿,我怕你太累了。”

“我不累,你听我的话,就好了。现在好好休息,我去听听药王的药膳,和可以给你食补的方子,马上就回来。”凤九替东华掖好被角,在东华额头,深情一吻,旁若无人。起身,转身,对司命说:“司命,你先在这儿陪着东华,我去去就回。”

“是,小仙遵命。”

“药王,我们走吧。”

“是,帝后请。”

凤九转身冲着东华一个微笑,“你先休息,我马上回来。”

躺在床上的东华点点头,“你去吧。我休息。”

药王和凤九出去了,商量着药膳和食补的方子去了。寝殿内只剩下东华和司命。

 


10.58

寝殿内只剩下,站着的司命和躺在床上的闭目养神的东华帝君。气氛略微有些尴尬。

司命看着躺在床上的东华帝君,撇了撇嘴,但是还是恭敬地问道:“帝君,可感觉好些了?”

“嗯。”东华轻轻地“嗯”了一声,并没有睁开眼睛。接着说道:“司命,这些日子,太晨宫的内务,九儿说要和你商量着办。你且看着办,只是一条,莫要让她太过操劳!”

 

司命心里估计翻了无数个白眼了,都怕人家小帝后操劳了,您还跟这装病,何苦呢?难不成还跟少帝君争宠吗?还真是幼稚。“是,小仙遵命,帝君放心,万事小仙会先过目,再上报帝后。”

“嗯,如此甚好!好了,你退下吧,本君要休息了。”

 

司命皱了眉头,这是真当自己生病了,还真是。。。算了,赶紧走吧,别又生出什么事来。司命刚准备拱手退下,东华又开口说道:“司命,滚滚那么,你多盯着点儿,万不可有什么闪失和差错,否则唯你是问。”

“是,小仙知道,帝君放心,小仙定寸步不离少帝君。”

“嗯,你下去吧。”

司命刚忙拱手,“小仙告退。”快速步出寝殿,这个是非之地。

司命走后,东华慢慢睁开了眼睛,头枕上双臂,内心有些纠结,原本刚才的那一出呢,自己本来只想开个玩笑吧,或者说给凤九欺骗自己的说谎的一个笑笑惩罚,只是看她如此紧张自己,心里却有一丝欣慰,原来她还是在意自己的,自打那小子,出生后,这样的关心在意,就不复从前了,东华心里总觉得不得劲儿,哪儿哪儿都觉得不舒服。如今既然这场戏已经开场了,那么就容自己自私地享受几日这样的关心,之后再向九儿坦白,哄一哄吧。

 

与药王商量了过后,凤九还是不放心,急匆匆地回去了寝殿内,推开门,看到东华乖乖地躺着,闭着眼睛,正休息着,很是欣慰。轻轻地走了进来,关上门。慢慢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东华,你睡了吗?”

东华睁开眼睛,对凤九笑了笑,“没有,听你的话,闭目养神。”

“嗯,这才听话。好好休息!我等会儿去给你做点好吃的。药王说了,需要给你食补。也怪我,自打怀孕后,就没有跟你正经的做过一顿饭。”凤九有些自责。

“九儿,你别这样,我没事,药王不是说了嘛,无大碍啊。你莫要担心了。”东华抚上凤九难过的脸庞,有些心疼,有些懊悔。可老神仙活得久了,已经不知道何为厚脸皮,何为无耻了,也许只是那一瞬间的吧。

 

凤九俯下身,趴在东华的身上,“你总是会哄着我,骗着我,就算受伤,就算难受,就算身体不舒服,都不会告诉我,东华,我是你的帝后,是你的妻子,你为何不愿意告诉我,老是这么逞强呢?”

“九儿,不要难过,我真的没事。”东华被凤九的举动搞得有些哭笑不得,“我答应你,好好休息,听你的话,可好?”

凤九点点头,“必须听我的。

“好,听你的。那你陪我躺一会儿,可好?”东华轻轻地拍了拍凤九的头,安慰道。

“现在吗?我等一下要去给你做点吃的呢!”凤九抬起头,看着东华,觉得有些为难。

“我还不饿,等饿了再做吧,可好?就陪我躺一会儿。”

凤九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好,就一会儿,然后我先去看看滚滚,再去给你做吃的,好不好?”

“嗯,好!”东华点点头。

 

凤九退下双履,退去外衣,踩上床榻,躺在了东华的身边。东华伸手,将凤九抱在了怀里,紧了紧。

凤九有些意外,但是随即而来的嗔怪,“你身体都不舒服了,就不要抱着我了,好好躺着。”

“不要,我要抱着你。”

“你不累吗?”

“抱着你,不累,安静点,就让我抱着你,不要说话。”东华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刻的宁静。

凤九点点头。

“你也闭上眼睛休息会儿,等会儿再起来去看滚滚吧。”东华嘱咐道。

“好。”凤九很配合的闭上眼睛。

 

 

10.59

谁成想,东华却偷偷地睁开了眼睛,微微转身,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九儿,竟然没有忍着泛滥了许久的情愫,情不自禁地亲上了凤九的朱唇,凤九猛然睁开眼睛,惊讶不已,说好的休息,怎么这就。。。。这就亲上了。。。。

“东华。。。。”凤九试着推开东华,可东华的力气是自己推不开的,只能任由他攫取着自己的气息。

 

直到凤九气息急促,东华才慢慢离开凤九的双唇,湿热的吻慢慢移至凤九的颈部,留下淡淡的水痕。。。。

“东华,你怎么不听话,现在还想着。。。”凤九还在尽力推开东华的,可东华的怀抱却越来越紧。

东华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九儿,别说话,你配合我就好!”

 

凤九内心暴击,这是怎么样的人能够说出如此的话来。凤九虽然被东华的吻,搞得酥养难耐,可因为心里惦记着东华身体抱恙,“不行,不行,你还生着病呢,等你好了再说吧。”

“既然你念着我身体抱恙,就不要拒绝我,不要乱动。”东华停下了吻,凑到凤九的耳边,赋予磁性的声音说道:“我来就好!”

 

一句话说的凤九羞红了脸,乖乖的闭上了眼睛,东华见凤九闭上了眼睛,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低下头继续着刚才的那个温热未完的吻。凤九的双手轻轻抚上东华的脸颊,慢慢抬起他的头,睁开眼见对上他的眼神,笑了笑,红润的双唇准确无误地贴上了东华的双唇。。。。。本来东华说好他来就好,不过凤九心里盘算着,他本就劳累过度,既然他想,那就配合着她偶尔一次的主动也无伤大雅。

 

被凤九的举动,稍微愣了一下的东华,将凤九抱得更紧了,凤九自觉呼吸不畅,慢慢放开了东华的唇,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着东华的下一步动作。东华凝视着身下的凤九,微颤的睫毛,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居然还是有些许紧张,东华不紧不慢地加深了亲吻的力道,撬开了凤九的香唇,唇舌交缠,凤九的双手紧紧地抓住床褥,顿时,二人灵台一片浆糊,已经不知今夕何夕。

 

凤九的脸颊早已布满红云,虽然刚才的那一阵吻自己主动了,但是毕竟这样的事情,做起来还是害羞的,胡乱的想抓住东华的衣衫,却不想上手摸到的确实东华精瘦结实的身躯,而自己也感觉一丝微凉,凤九睁开眼睛,有些慌张。

“九儿,专心点,下面该做什么,还需要为夫教你吗?”

 

凤九没有应答,只是伸手将东华身上的被子拉了拉,然后双手扣上东华的肩膀,东华见状,又是一个吻落在凤九光裸的肩上,沿着她的颈窝,顺延而下,双手也不停的抚摸着凤九光洁敏感的肌肤,修长的手指,在凤九身上,绘着一幅又一幅深情地画。

 

凤九感觉自己有些酥养难耐,身体沸腾了起来,喘息声越来越重,她想抓住东华在自己身上游走的双手,但是浑身像力竭似的,使不上一点力气,嘴里呢喃着“东华,东华,九儿。。。”话还未说完,东华的双唇又贴上了凤九的唇,所有的话都被封在了口中。

 

“九儿,别急,该给你的我都会给你。”东华抬起头,注视着身下的人,已经情难自已,扭动着的身躯,嘴里发出的呻吟声,让东华更加兴奋了些,低下头,含住凤九最敏感的耳垂,轻轻的咬着,吐出的气息,让凤九不禁失声喊出:“东华,东华,别这样,九儿会受不了的。”

“好,那你做好准备,我要来了。”东华说着,可双手却没有停下,抚摸着凤九身下最敏感的地方,感受到了身下人儿的诚意,很得意地凑到凤九耳边,说道:“九儿,看来你很想我,对不对?”

 

“你讨厌。”凤九害羞地微微抬起头,埋在了东华的颈窝里,双臂绕过东华的脖子,紧紧地与东华贴合在一起。

“九儿,你可知道,你冤枉了为夫,可是要收到惩罚的。”东华邪魅一笑,身下稍微一使力,挤进了凤九的身体,身下的人儿微微一颤,紧接着就是更加主动的抱着东华的身体,越来越用力,口中的呻吟声更甚,满是红云的面上,洋溢着满足的幸福的。

东华一次一次,又一次地将凤九送入云端,直到自己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慢了下来,半趴在凤九的身上,贴着凤九的胴体,深情地一句:“九儿,我爱你。”

凤九的呼吸慢了下来,还是娇喘着回应道:“东华,我也爱你。”又贴上东华的耳朵,重复了一遍:“东华,我爱你。你累了,好好歇着吧,我陪你。”

“好。我听你的。”东华仍然舍不得离开的凤九的身体,“我就这样抱着你,可好?”

凤九虽然觉得有些难为情,却不想拒绝他,“你想抱便抱着吧。左右就我们二人。”

 

“九儿,你真好!”

“东华,这句话该九儿说,你真好!乖,休息吧,我陪着你。这次算你胡闹了,下不为例,还是得听药王的话,好好休息。”

“我只听你的。”东华抬起头,在凤九的额上落下一吻,离开了凤九的身体,捏了个觉,二人均穿上了里衣,东华将凤九抱在怀里,“那我睡了。”

“嗯,睡吧。”凤九轻轻地拍了拍东华。。。。。。

 

 

10.60

随着东华的呼吸声越来越均匀,被东华折腾得浑身没有力气的凤九,也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不知道睡了多久,待凤九醒来时,发现东华正侧着身躯,撑着头,深情地看着自己,那眼里的柔情,绝对可以掐出水来了。

凤九揉揉眼睛,笑着说道:“你醒了啊,怎么不都睡会儿,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还早,你还可以再睡会儿!”东华自知刚才有些生猛了些,凤九肯定是累极了。

 

“我不睡了。”凤九微微起身,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经暗沉了下来,“都已经傍晚了,哎呀,太不像话了,你怎么都不知道喊我啊。药王交代给你的药膳,我得赶紧起来去弄了。还有滚滚,也不知道如何了?”凤九敲敲脑袋,有些懊悔,“我怎么就睡着了呢,东华,你躺着吧,或者就在寝殿里走走,我去看看滚滚,然后给你炖药膳,你等我。”凤九迅速起身离开被窝,下床,东华想伸手拉住她,都没有来得及,看着她穿好衣服,穿好鞋子,转身对自己说了句:“等我。”便跑了出去。

斜躺着的东华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这小狐狸毕竟年轻,稍微休息一下,便能生龙活虎的,精力充沛。左右也是睡不着的,索性东华便起了身,穿戴好,走出了寝殿,找凤九去了。

 

刚才匆忙出去的凤九此刻定然是去看那小子去了,东华直奔偏殿,因为已经尽快接近周岁了,懂些人事,偏殿里为他准备的玩具总归会有能玩到的,嘴里也能发出些不清晰的字音。

果然,东华靠近偏殿,便听到了凤九的声音。

 

“滚滚,来,娘亲抱抱,一下午没有抱你了,你可想娘亲啊?娘亲可是想着你的,你跟着念夏姑姑,要听话,你父君病了,娘亲要照顾他,所以你是能理解的,对不对?我们滚滚最乖了。”凤九在滚滚脸上亲昵的落下一吻。

 

小家伙可能被凤九的吻蹭的有些痒了,居然咧开了嘴笑了起来。嘴里居然很清晰的发出了两个字的音:“父。。。。君。。。。”虽然发音不标准,但是凤九却听得真真切切,就是“父君”二字。

凤九大惊,东华大喜。

“滚滚,你是在喊父君吗?”

“是的,帝后,刚才少帝君,真的是喊了声父君呢!少帝君会说话了。”

“真好,我们滚滚会说话了。”凤九将滚滚抱着面向自己,“来,叫一声,娘。。。亲。。。”无论凤九怎么逗着滚滚,喊这声娘亲,小家伙就是不给面儿。“你是不喜欢娘亲吗?教了你这么多遍,你怎么就是不叫呢?”凤九有些失落,有些失望,甚至难过。

念夏见状赶忙安慰道:“帝后,您别着急啊,少帝君,刚刚开口说话,还得慢慢教,慢慢学,以后定会教的,你放宽心,别着急。”

 

窗外的东华也走进了偏殿,“九儿,你莫要着急,滚滚过些时日自会叫你娘亲,这种事你急也急不来的。慢慢来。”

“念夏见过帝君。”

“嗯,你先下去吧。”

“是,奴婢告退。”念夏退了出去,侯在不远处了。

凤九收拾了心情,转脸微笑着望着东华,问道:“你怎么不听话,不乖乖躺着休息呢?”

“躺得有些累了,想着你定是来看滚滚了,我便来寻你。”

“嗯,你听到了他刚才叫了父君了啊?”凤九垂下双眸,有些失望。

“嗯,听到了,不着急,慢慢来。。。”

凤九叹了口气,“只能如此,我阿娘说,我小时候也是学说话学的慢的,估计滚滚是随了我吧。”凤九眼底的情绪东华尽收眼底。

“九儿,你不说要去炖药膳吗?我在这儿陪着滚滚玩会儿,在这里等你可好?”东华立刻转移话题,想转移凤九的注意力。

 

“哦,对哦,我得赶紧去了!“凤九将滚滚交于东华手中,嘱咐道:”那你小心点,别磕着碰着他,我让念夏在一旁协助你。”

“不用了,你去吧,我们父子两在这里等你。”

“嗯,好。”凤九半信半疑地走了出去,还是不放心,喊来念夏在门外候着,以防万一,东华搞不定,能够进去搭把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0.21 太晨宫内,东华抱着凤九,墨渊抱着少绾,都在焦急的等待着消息。 凤九最先看到司命进了宫门,惊喜地说道:“...
    转角花开阅读 4,977评论 5 56
  • 10.41 念夏将滚滚放在床榻上,安顿好了,便去打了盆热水给凤九泡个脚,去个寒气,免得受凉,毕竟这个时候还是有些许...
    转角花开阅读 4,868评论 1 39
  • 10.31 小滚滚在凤九阿娘和凤九奶奶的照顾下,安然无恙,饿了,有奶娘在,醒了,大家论着翻的陪着逗笑,即便他还没有...
    转角花开阅读 4,185评论 1 43
  • 10.11 “哎,”路过瑶池的成玉,一把抢过司命手中的命簿,翻看了起来,“司命,这是你珍藏的话本子吗?你这可不厚道...
    转角花开阅读 4,353评论 3 43
  • 9.51 此刻昆仑墟的厨房外,墨渊的弟子,个个紧挨着,偷偷地看着厨房内两位上古神祇。 “哎,别别别,别推我,小心师...
    转角花开阅读 3,948评论 4 47
  • 基本概念 Node.js作为一个服务端脚本语言,不像.net或者java一样需要iis这样的web服务器,它本身实...
    韩子卢阅读 299评论 0 0
  • 这本书一出版就买了,读了几年才读完,断断续续,可能因为年代的关系,读起来并不太容易懂。 这本书多年前已写好,其间不...
    白鹿小姐R阅读 277评论 0 2
  • 从终极问题出发以人生最高目标作为第一原则 “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不管怎样,只要开始就好 >> 一件看上去繁难的事,...
    OFC早起的猫阅读 144评论 0 0
  • 二尺素布,欲挂我头颅,分瓣,沾泪而睡,衣手同处,未想却已异处。 一丝白发,缚住我情仇,消散,肢体共握,脑...
    翦凌空阅读 18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