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物语 树妖篇 (三)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上一章

海枯石烂,此志不渝。

一靠岸,木易刚要扶顾小姐下船,顾老爷走了过来,一把推开了木易,佣人们都紧忙过来扶着小姐上岸,背着她回顾府。待顾小姐走远了些,他狠狠扇了木易一耳光,说道:“你太令我失望了。”

没走几步路,顾小姐便回头看着木先生,泪珠挂在了眼角,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木先生想追上去,结果被佣人拦了下来,两人唯有对望着。他们都知道,这一别便再无相见之日了。

今晚,顾府整宿灯火通明。

“父亲,请听孩儿解释。我和木先生是两情相悦,你为什么不能成全我们?”

“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允许你下嫁给穷酸书生,门不当户不对,实在有失顾家颜面。婚姻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容不得你胡来,你可知三个月后便嫁给崔家大少爷,这事传出去怎了得?”

“你只是为了你的颜面着想,我不过就是你生意往来的工具吧!嫁给不喜欢的人,会幸福?你们的婚姻足以说明一切,为什么要女儿步入后尘?”顾小姐狠狠瞪着眼说道。

顾老爷气得涨红了脸,一巴掌便朝女儿脸上打去,怒吼道:“不孝。来人,把小姐带回闺房,没我命令不得跨出家门半步。”

“爹,你不能这样做。”顾小姐跪了下来,抓着父亲的衣袖恳求。

顾老爷甩了衣袖,头也不回就走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顾小姐自幼体弱,因受了风寒,脸色苍白、食欲不振,再加上不吃不喝,身体暴瘦如柴,请来的郎中皆无可奈何。

“你以为这样我就改变主意?没用。”顾老爷再次表明了态度。

顾小姐躺在床上,将脸别向另一边不哼声,泪水早已浸湿了枕头。



成亲之日将至,家里几乎所有的佣人都忙着采购配饰衣物,忙着布置顾府,里里外外都乱成一团,加上生意上琐事繁多,对顾小姐的监督便开始渐渐放松了警惕。不知顾小姐却早已有了打算,经过了深思熟虑,她决定今夜一定要偷偷出趟门,不然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奶娘,放我出去吧!就一个晚上,我保证一定会回来。”

“小姐,这可如何是好?”奶娘从小看着小姐长大,于心不忍小姐饱受这番相思的折磨,便答应了她。

当晚

待所有的人都入睡了,在奶娘的帮忙下,她悄悄溜了出来,此时的她简单收拾了随身物,已做好连夜远走的准备,再也没有可以阻止他们了。一颗心跳跃着,忐忑着,眉梢间却不经意流露喜悦之情。

“有人在吗?……”顾小姐问道。

未闻人声回应,倒是惊动了周边的狗,“汪汪汪”接连不断的犬吠声,吓得差点被绊倒。

没多久,只见邻边一位老妇人一边牵着狗,一边手拿扫帚,警惕地打开了门四处张望,一见顾小姐才放下了扫帚,拴好了狗,说道:“夜已深,顾小姐怎会在这里?”

“几日后便是成亲之日,现在才得以逃了出来,只想了解木先生的近况,”

“顾小姐你有所不知,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你的父亲下令,驱逐木易离开此地,那日几十个人高马大的汉子来势汹汹奔到木家,直言要么离开要么死路一条,木易不得不离开这里,另寻出路。”

“感谢告知。”

原来父亲竟狠心到这般地步,心心念念的木易究竟去了何方?

谢过老妇人之后,顾小姐走进了木家。寂静的院落荒草丛生,已分不清哪里是小道哪里是菜地,为树藤搭的木架已经变得东倒西歪,荒凉之感袭来。走进,她从门缝往里看,似乎想拼命抓住他最后留下的痕迹。

“吱……”门居然打开了,顾小姐慢慢走了进去,原来这里就是木先生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地方,他是否天天忙碌在炉火旁?他是否夜夜在那张桌上挑灯沉思?

桌上留有一封信,早已覆满了灰尘。拍了拍灰,取出信件,上面写道: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顾小姐拿着这封信,面对空荡荡的屋子,所有的言语哽在喉咙,泪满襟。

后来的后来,顾小姐的抵抗没有起到丝毫作用,她还是如期嫁给了从小指腹为婚的崔大少爷,再后来据说膝下无子女,崔家多次命令崔大少爷写休妻书,奈何崔大少爷也是一痴情人,始终不动摇立场,崔家不得不妥协让步,领养了一儿一女,过着平淡的日子。只是木易从此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杳无音讯。

很多年以后,两人终于在奈何桥上相会了。生前无法相伴,死后以灵魂得以重逢,世间苦情人甚多。

原以为孟婆是一凶恶的婆婆,没想到长得如此和蔼可亲,还是一感性的人儿,听闻木先生和顾小姐的事情之后,她悄悄在汤中多加入一种不知名的药材。

“孩子们,喝下去吧!有缘之人,终会寻得缺失的另一人。”

两人久久对视一笑,一饮而尽。整个世界开始旋转,变得扭曲起来,眼前事物越来越模糊,灵魂仿佛被撕开一道口子,口子不断扩大,莫名的一条细绳隐隐约约,随之在空中缠绕,直至灵魂灰飞烟散,它断成了两条便消失了。



看来要想帮助树伯,只能前往奈何桥了。

奈何桥位于两河交汇处,河水深到三丈尚清可见底,水汹涌澎湃的河水在这汇合,接着流向远方,岸边皆层层叠叠的青苔爬满阴暗的石壁,矗立如屏障一般,隔开了人间与地府。我乘着一叶孤舟,穿梭急湍的河水之中,终于抵达奈何桥。

锅里滚滚发烫的汤水,孟婆杵着拐杖,动作缓慢搅拌着。

“婆婆,我有一事相求。”

“先去烧火,搅拌汤水,容我歇歇。”

“婆婆,是急事,下次再帮你可好?”

“这丫头,不许讨价还价,我有分寸。”说完婆婆便走了,留下我在原地着急得团团转。

唉,我只能听从嘱咐烧火,一边往炉里塞了木柴,扇着火,一边使劲搅拌着,折腾半天变得灰头土脸,这下婆婆才被逗开心。

我赶紧问道:“婆婆,你可记得木先生和顾小姐?”

“记得记得,我早知道你的目的了。给,发簪和这封信是他们的见证物,这二物能让他们灵魂的细绳出现。”

“谢过婆婆。”



回到北斗路,此时已是亥时。

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雨水恨不得使出全身的力气,狠狠拍打着窗户,怒号的风呼呼作响,不知那户人家庭院的水桶没收好,被狂风吹倒在地,来回翻滚,刺耳的声音夹杂在风中。咆哮的风声胜似雷声,树木、房屋,就要被连根拔起似的,嘶吼的风就要把大地撕碎。

天黑沉沉,狂风怒号,各家各户恨不得把窗户多拴几圈。天空不知被何物劈成两边,形成了一道幽深的裂缝,似乎要将世间万物吞噬在这无尽的黑洞之中。

眼看树伯奄奄一息,我把发簪和信件给了他,他哽咽着,紧紧握住我的手。接着我看到树伯的灵魂化成了人形,飘到了空中,而缠绕他身上的细绳越来越清晰,另一头似乎系着什么,越来越近才看清是顾小姐。

千言万语唯有深情拥抱代替,我看到了两个灵魂相拥后便飞进了那深不可测的空中黑洞。

原来前世的木先生与顾小姐,今生的树妖和狐妖的千年之约。

今晚夜空格外地红,也许是为这千年等待而红了眼框,动情了吧!

“姐姐,我怕,树伯怎么了。”

“没事的,树伯去他该去的地方。”我紧紧抱着阿忆。

树轰然倒地,我牵着阿忆的小手,挥别。

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也许他们会飘到另一个时空,在那里过着简单而美好的生活,总之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暴风雨渐渐小了,世间开始归于平静,这一切好像梦一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一片枯叶飘落在我的面前,拾起,上面写着迷雾两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