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行囊

        把石子,慢慢装进口袋。看月光洒落窗前。吻一记时光,掉碎在一米格蓝色的书笺上。采一瓣荷花,装点一路的欢笑与行程。行程中或有磕绊,或有缺憾。但一路有阳光相随,温暖亦会伴花开放。

  花开于夏,满目清凉。清凉于风,伴风听雨。在雨中抒写缓逸。滴答, 好似时光里悠悠的古琴声。不急,不冗。随着琴者巧妙手指一声声的波动,一幅幅山水墨画,如渲染的彩霞,慢慢地涂抹开来。一瞬间蓝色的荧光中,巨大海洋上一叶小舟泛于满天的星辉之间,时光,就这样于静默之中,把故事一一道来。

  鸟儿于窗,丛林溪竹。静瓶花开,书笺笔墨。此间的一点一滴,无声,不语。仿佛静默了时光,又仿佛敲响了门帘半卷。

  丛林深处,一颗轻盈的杏花忍不住悄然掉落。去渲染画卷。

  染画,需一支彩铅。把丛林尽染于纸上,绿色铺撒开来。点缀起繁星春水,点点萤火。再加一抹蓝,一丝纯。一缀红,一点紫。这便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极美意境。

  

  黄莺辗转,清水于窗前把诗歌巧话。一清一清的鲜花,缠着竹子。笔直的树干,一瓣茉莉花茶,一缕清风,二米阳光,再加上渭城朝雨,轻盈敲落。滴答的雨声敲打老屋外颓圮的土墙,井外闪亮的青苔上,仿有古旧的时光里,成群的燕尔飞过。然却无端想起三生湖畔,一场缘分。二分不舍。大观园里的共读西厢,亦像落花流水,悄然消失在历史的亭台楼榭中。

  望浅蓝天空,长安墙上古色古香。把悠悠往事缓缓诉说。一边是风雨飘摇错生帝王家的南唐后主,一边是诗情画意,精通音律的绝代诗人。我想李煜,如若生在盛唐,必像李青莲,潇洒凌风。可如若历史的车轮如此发展,那么可能“小楼昨夜又东风。"的伤感,必不复存在了吧。

  然历史之景,又何是你我可轻易更改?唯有看静水亭台,听时光小话。似月乎点点,不语非常。

  清幽,时光在樱花疏影间搁浅。一瓣花香,两只彩蝶。一种故事,两份情怀。

恍然间打开时间行囊,故事,就在唯美的花架上,留下了偶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