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博物

时光仿佛一堵巨大无垠的玻璃窗,把曾经真实存在发生过的往事,屏障成了虚无缥缈,不可触碰的记忆。

我们立足于玻璃这一侧——名为“当下”的所在,回望那一侧——曾经过往的人事,越发清晰,仿佛昨日,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

似乎年纪越大,心会越发变得冰冷坚硬,不得不朝向记忆,去希冀索求一点温暖。

被时光裹挟前行的人,大都被生活拿走了单纯和天真,回塞给了城府和沉默。

我们学会了理性,学会了计算得失,学会了降低自己的期望,学会了有所保留,逐步接受了人性的复杂多变,逐步接受了这个世界——“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语人无二三”的设定。

可只有我们自己内心清楚,这份豁达和通透,是由多少遍体鳞伤的失望堆积出来的。

我们还是会喜欢感性的人的,他们身上有光,有温度,能够驱散自己身上理性的冰冷之气。

他们让我们,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曾经的少年。

夜深人静,我们还会幻想,如果能把自己的故事从头再讲,又会怎样?

然而时光迟暮不返,幻想,也只能是镜花水月的幻想。

尚可做的,是在内心,为曾经的那个少年,依然能保留一处柔软的地方,有能力为这个世界那美好的“一二”,热泪盈眶。

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

无论走到哪里,都应该记住,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乱且坚韧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

即使以为自己的感情已经干涸得无法给予,也总会有一个时刻一样东西能拨动心灵深处的弦,我们毕竟不是生来就享受孤独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