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成真.情了

五.六岁的时候,小伙伴们一起玩耍,常做那种娶媳妇儿的游戏。我还记得:自己不知道长得是什么样子,常在家院子那个大缸里,有半缸水照自己,长大后能是什么样,能不能娶上和做游戏里一样的小新娘。

那一天,做了个梦,吹吹打打,我与新娘坐在大花桥上,新娘穿着旗袍礼服,我也穿着唐装。被八个桥夫抬着晃晃悠悠,到处飘荡着红双喜字,好像天女散花撒下五颜六色的花瓣。整个天空都下着花雨,全世界的人好像都祝福我的婚礼,祝愿我幸福,夸我的新娘美丽。

图片发自简书App

随着年龄逐渐长大,谈婚论嫁的年龄来临,我的父亲常挂在嘴边的话:家穷娶不了媳妇儿,把你招给人家吧,或者去陵乡给你领个媳妇儿吧!当时我们村的年青人比我家还穷,都在山上陵乡找到媳妇儿。

后来当了兵,时运大翻盘。“喝辣的,吃香的,一心嫁给背枪的”。我也随着时潮娶了个当时十里八乡有名的裁缝能手,在部队结婚,有当年的刘排长,主持了及其简易的婚礼。没有请客摆宴席,没有亲人、朋友,只有几个战友参加了婚礼。

图片发自简书App

难道梦真与现实相反吗?

年龄越来越大,越来越老,我的儿时那个梦还在悬着,飘荡着,在我脑海里,在我心胸里。

我家旁边有座人工山,山顶上冒着用抽水机出的水,咕噜咕噜地响。也像山泉一样潺潺溪流,从山顶分向两侧哗啦哗啦往山下奔流。

人为景观能比上世外桃源,屋后有条桃花园人工细小河流,河两岸桃花盛开,石榴树安插在桃树之中,还夹杂着青梅,竹子。

春暧花开时节吸引着蜂蜜、蝴蝶。还有那成群结队的婚庆公司人员,川流不息,看景拍照。领引着一对对情侣,穿着各种各样的婚纱摄影拍照。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每当有拍婚纱照,我总是领着孙子看着玩耍:不要学爷爷,没有给奶奶拍婚纱照,半辈子辛酸对不起你奶奶呀!

我懂得老婆的心思,一直想拥有一套婚纱礼服,与我拍婚纱照,䃼救四十年前结婚时没穿的婚纱照。

我俩的心思,天知道地也知道,只是年龄老了不好意思再去和年青人比花俏。孙子都满周岁了,还俏什么呀!

人有什么心思,无意中会显露出来,我常领着孙子看拍照,和孙子说的梦话,被儿子他媳妇儿听到。

孙子满周岁要拍留念照,儿子与儿媳妇儿非让我老俩口跟着陪照。事先不与我们商量,孙子拍着,儿子儿媳妇儿拍着。也让我们化妆。

打扮,说费用已交了,只好依了拍照。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会儿功夫,我成了“年轻小伙”,老婆打扮成“十八九岁的大姑娘”。总觉的哪有点不一样,噢!我看出来了。化妆再浓也湮盖不了那岁月的痕迹,婚纱再俏丽也挡不住年老的身影。罢了!我们只要那种感觉就行。

一天之中老婆不一样的平时,脸上那笑纹用大师级化妆也抹不掉,填不平的开心河。摄影师不用叫茄子,那笑容自然大方得体。

我也是!

梦想总算在儿子儿媳妇儿的牵绕下实现了,五十多年前做的梦,只是个笑话,确缠绕着我大半生。还得有孙子的儿时陪伴,才能弥补欠下对老婆的感情,了确我的深情,实现儿时的梦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