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水源(十三)雪域之谜

96
小雪七
2017.02.22 08:42* 字数 2969

目录/上一章        文/小雪七



众人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小姑娘,不知该用何种语言来形容自己内心的凌乱:明明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却用了这么残忍这么直截了当的手段。

幻月无视他们直勾勾的眼神,接着红唇一抿,淡定地说道:“冷队长,这是你们发现的魔兽,兽丹理应归你们。”说完毫不在意地将兽丹扔向冷冽。

冷冽伸出了沾着血迹的有些粗糙的手,接住了:“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这是我们的交易。”幻月毫不在乎地摆摆手。

“虽然是交易,但是救命之恩是事实。”

幻月看着眼前坚持倔强的冷冽,有些不耐烦,眼底闪过一丝烦躁,她并不想和这些人有太多的接触,但她并没有想到这批人将来会成为她复仇路上最尖锐的利器,最忠诚的伙伴。

“随你吧。我要继续历练了,这个交易当我需要的时候,我就会去找你们。”说完头也不回潇洒地离开了。

当前方幻月的身影消失之后,众人才回过神来。

商城捋了捋自己脏兮兮的胡子,伸出手,一把拍了拍冷冽的肩膀,笑呵呵地说道:“没想到这个小姑娘修为不怎么样,身上的法宝挺厉害的,手段还挺凶残。”说完,拿起冷冽手中的那颗兽丹,细细摩擦着,眯着眼睛接着说到:“不过,这个小姑娘出手挺大方的,性子也对我的胃口。我挺喜欢的,哈哈哈!”

其他人听着他的话,都忍不住扶额,想要假装不认识前面这个“猥琐大叔”。

冷冽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听到那“喜欢”这个词语,不禁皱了皱眉,语气有些不善:“我们还是尽快回去,处理叛徒。”嘴角扯出一丝微笑。

众人听到自家队长这冰冷的语气,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心里顿时乐了:有人要遭殃了!

而此时的幻月在与这些人分别后,不知是她因救了人,还是怎样,运气居然好的出奇,竟然一个魔兽都没有碰见。

这四周渐渐变得沉寂了,一丝声音都不存在,连风声都安静了下来。没有魔兽活动的痕迹,只有高耸的树木包围。

幻月踩着泛黄的落叶,咯吱咯吱的声音响起,她的内心居然在这种节奏中由之前的急躁不安逐渐变得平缓,安宁。她感到很奇怪。虽然她天赋过人,但毕竟精魂被封印多年,与世隔绝,现在本身修为并不高,没有理由会在这么危险的地方感到的是安宁而不是危险。

察觉到不对劲,幻月的柳叶弯眉拧成了麻花,在心底悄悄呼唤:无魂,你在吗?

可是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突然一阵风吹过,夹杂着一些淡淡的异香。闻到这个味道,幻月似乎到了一个神奇的地方。

这里混沌迷蒙,黑夜白天交错,一切都那么空空荡荡的。没有人、没有物,无论是活的还是死的,都没有!

为什么会这样呢?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幻月心底震惊了。

可是突然,“滴答”!水滴的声音。

就这样一个水滴出现在幻月的眼前,她伸出手让其浮于手掌之上。水蓝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它。

渐渐的,渐渐的,幻月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

她看见了水的包容,见证了水的孕育。

自然于混沌,水之宇宙。日升月落,水起潮落。生生不息,万物循环。

“水之温和,水之凌厉,水之包容,水于万物。”

幻月在不知不觉间陷入了水之境,而的神海里不断浮现这16个大字。若是她可以参透这个水之镜,不仅是修为,心境、天赋也会得到极大的提升。

无魂安静地躲在一个白衣道人身旁,紧张地观察着幻月的情形。

“没想到你居然来到了这个界面。不过也是,若是你依旧在那,估计在那场劫难中也活不下来。”

面对无魂的冷嘲热讽,白衣道人丝毫不在意,只是淡淡地说道:“我已经被驱逐了,算不得那里的人。”

“哼!”无魂看着这个面不改色内心毫无波澜的人,咬牙切齿道,“雪域老头,别以为我现在实力被封就打不过你!”

这个白衣道人居然是雪域!

雪域道人瞥了一眼这个张扬舞爪的与天地共生的水族异宝,内心不禁暗想:难道实力被封影响到了智商?

无魂在雪域的眼中看到了深深地鄙视,炸毛了:“你这了老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哪怕我实力被封,也能够保护幻月!”

“希望如此。”

“不过话说回来,你当年为何被驱逐?现在仔细想来,确实有不少漏洞。”安静下来的无魂终于问出了困扰了它千百年来的问题。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雪域道人的脸上浮现出了怀念的神色,但也夹杂着一些不安。无魂看着这样的雪域,也沉寂了下来。它不知道之前的天之骄子发什么了什么事,但是想到幻月,想到他一个被驱逐出的人居然会毫无保留地帮助以前的族人,它不得不重新思考千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到底为何被驱逐,是真得被“驱逐”吗?

无魂虽然在族里未认主之前一直处于休眠状态,但是并不是不了解族里的情况。

两人就这样安静地望着幻月,久未发声,久到让无魂以为不会得到答案了。

“并不是真的。”

“什么?”无魂愣住了,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雪域是在回答它之前的问题。

“我被驱逐只是一个假象。”雪域平淡地说着,“当年师祖窥测天机,千年之后不仅水族乃至整个大陆都会面临一个严峻的劫难,而带领大家突破这个局面走向未来的人,是一个女孩,一个千年后降生在水族有着一个特殊五色胎记的女孩。但是她的降生也意味着劫难的到来!”

“那个女孩是幻月!而你假装被驱逐,其实只是为了提前来到这个界面,帮助幻月而已!”无魂了然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当时身为水族未来族长候选人的你无缘无故被误会偷走水族秘法,以致于被驱逐。那个秘法本来就是要传给族长的,你完全没有必要嘛!”

“不,那个秘法确实在我这里。”

“什么?”无魂惊讶地喊道,“难道那个秘法和劫难有关?”

雪域道人突然流露出一丝悲伤:“师祖窥测天机,受到反噬,所剩日子无几,便将我招去禁地,告诉我千年后的的大劫,并让我带走秘法,来到九州,等待有缘人,而幻月就是那个有缘人。我的任务就是帮助她,引导她。”

“大劫?”无魂低语,脑海里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却抓不住,仔细深究,头部却剧烈地疼痛起来,让它忍不住呻吟起来。

雪域注意到了无魂的反常,有些迷惑:“您是怎么了?”

无魂拍拍自己的头,忍住不去想那些,疼痛倒减弱了,听到雪域的关心,无所谓地摆摆手:“我能有什么事!估计是沉睡得太久了,实力又一直被封印,有些不适应罢了!”

正在这是,进入水之镜的幻月身上突然蓝光大盛。

无魂兴奋得围着雪域团团转,不停地说着:“不愧是我看上的人,天赋确实厉害。看这样子,幻月马上就要参透水之镜了,比你当年还厉害。想当初,你足足用了三个月,这才几天呀,幻月就有参透的迹象!”

雪域道人看着兴奋得不知所以的无魂,也有些无语。这还是当年那个冷酷少语的水族至宝吗?难道是沉睡得太久了?

“不愧是上天选中的人!”不过雪域看着眼前的情形也忍不住赞叹。

“虽然精魄封印了九年,但是这九年对于她来说并不是无用的,在那个封印的结界里对于现在的九州大陆来说是最好的修炼之地,也是最适合幻月精魄修炼的地方。虽然精魄离体,但是修炼未止,况且一旁还有我这个水族至宝的指导。如今在水之镜里精魄修为的封印被解,之后会和幻月渐渐融为一体,这样修为的增长就更快了。看以后还有谁这么不长眼来欺负我们家幻月!”

时间就在无魂与雪域道人的闲聊中渐渐流逝了。虽然幻月并不知道有他们的护法,但不知道为何心底却有一种十分安全的感受,她不知道为何联系不上无魂,但她心里明白:无魂就在一旁保护着她,既然无魂并未出现,那么这个地方就是安全的。

就这样心底的安全感让幻月毫无顾忌地在这个奇怪的地方开始了参悟。

虽然外界只是过去了短短几天,但是在这里她似乎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沧海桑田,看着生命的繁荣,生命的消逝;看着日升月落,星辰起落;看着万物的繁华与消融。

从无到有,从有到无。

幻月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明白。


目录/下一章

连载--千水源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