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不及说再见,竟再也没见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北京时间8点正,陈佳明如往常一样,一边吃早餐,一边用手机浏览新闻。

“新晋画家欧小璐于画室自杀,深情遗书曝光!”

陈佳明本对这轻生画家的新闻没多大兴趣,手一滑屏,却看到了他再熟悉不过的一张照片。

这是他两年前在广州拍摄的,照片中那个女孩,他曾经寻找无果,重见之时竟是这样的方式。

原来她的名字叫欧小璐。

陈佳明抑制不住双手的颤抖,手机几次在手里滑落,屏幕是这样的小,新闻的内容如此不详尽,他根本无从探知欧小璐在这两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自杀。

陈佳明打开电脑,搜索欧小璐。

最先出现的是欧小璐的遗书,长达一万多字。

遗书的最后一段是:

其实在江边遇见你的那天,我的人生已经走到绝望的边缘。如果不是你一声叫唤,可能我已经跳下滚滚江水。你那句话,是我这两年唯一可以取暖的生命之火。可是最后的匆匆离别,我来不及跟你说一声再见,竟再也没见。

(2)

陈佳明坐在电脑前,想起了两年前那次偶遇。

当时他和朋友刚创立一个摄影工作室,有朋友邀约他们去广州跟拍一场活动。

那天早早收工,陈佳明就一个人来到江边,为个人摄影作品展收集素材。

他看到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孩子,一个人站在江边发呆,风放肆地拂乱了她的长发和裙子,只露出一个白皙削瘦的侧面。

陈佳明忍不住就按下快门连拍几张。或许是出于礼貌,或是好奇,他走近那女孩,拍拍她肩膀,“你好,不好意思,我刚才拍照把你拍进去了,请问可以把这些照片放在我的作品展吗?”

他把相机屏幕移到她面前,一一展示给她看。

陈佳明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这样子搭讪真的很low。

女孩眼神里很是空洞茫然,她盯着相片看了很久,轻轻地说了一句:“这不是我……”

陈佳明愣住了,“是你,我刚才拍的,哈哈,是不是把你拍得太美了,多像圣洁的天使。也许你本来就比你想得更美,只是你自己没发现而已嘛。”

陈佳明见女孩有点柔化的眼神,趁热打铁:“我叫陈佳明,你呢?”

女孩看了一眼陈佳明背包网兜里的杏仁露饮料,“叫我露露吧。”

露露是美院的大四学生,她们学校正值毕业展期间,所以她最近在校等待毕业。

陈佳明本来也是美术专业的,但他更爱摄影。听说有画展就死皮赖脸地缠着露露,要去参观一下她的画。

但露露没有告诉他真正的名字,也没有指明自己的毕业作品。

在美术馆里,陈佳明和路路结伴同行,两人对艺术的审美和灵敏竟也惊人一致,这么小半天聊下来,有种遇到知音的美妙感觉。

陈佳明知道露露是真的爱画,她在美术馆里完全变了个人。在江边的阴郁忧愁早已消逝不见,在一幅幅作品间流连,眉目里都有了灵气,脸上也开始有了笑容。

诺大的美术馆有几个展厅,他们半天根本看不完。而陈佳明的朋友又来电找他回去谈工作了。

陈佳明依依不舍,“明天我还来,你可以当解说吗,不然我这水平怕是走马观花了。你号码多少,我们明天联系?”

露露看似有点犹豫,陈佳明马上说明天顺便把照片给她。露露才勉强答应,推说自己没有手机,明天早上九点在美术馆门口等。

陈佳明心里失落感挥之不去,本以为他们今天偶遇知音都有默契了,没想到露露还是连手机号码都不愿意透露。

(3)

第二天,陈佳明提早到了,手里提了一袋包子和两支杏仁露。

差不多到10点,露露才匆匆赶到,脸色苍白,眼眶鼻子发红,很像刚哭过的样子。

陈佳明心里一紧,“你……不舒服吗?”

露露嘴角扯出一丝苦笑:“不好意思,迟到这么久,昨天江边吹风感冒了。”

陈佳明要带她看医生,她拒绝了,接过他手中冷掉的包子,坐在侧边的台阶上慢慢吃。

陈佳明想到了空洞一词,她安静吃东西的时候真的好像另一个世界。

甚至他也只能手足无措地站在旁边等,好像没办法搭话。露露的眼神总是清冷的,好像缺了灵魂一样。

过了几分钟,露露吃完了早餐,带着陈佳明走进美术馆,参观昨天来不及去的展厅。陈佳明马上发现她的变化,她的神色变得柔和,唇角也慢慢有了淡淡的笑意。

陈佳明安心地笑了,至少她现在是快乐的。

他们像昨天一样,在一件件展品前眉飞色舞地分享各自的见解。

走到一幅画前,陈佳明停住了脚步,突然有种压抑的感觉。

名为“带刺的向日葵”的组画,金黄灿烂的花朵,带刺的茎,从根部蔓延到花瓣的蚂蚁,乍看之下有点触目惊心。

“这吓人的刺能阻挡猛兽的袭击,却阻止不了蚂蚁的侵袭呀,从根部就开始腐烂了,这花朵还能盛放多久。”露露有点惆怅地说。

“只要心里有希望,它就能获得新生。”陈佳明乐观地想。

不知道为什么,这幅诡异的画让他想到脆弱又故作坚强的露露,他侧过头:“这不会是你的画吧?”

露露神秘地笑了笑,做了个鬼脸:“你猜呀?”

可是陈佳明看到作者署名那里,只有一个花藤式的大写字母O,他也不确定是不是露露的作品。

露露笑着走开了。

她真是一位让人好奇的女孩子,天真、阴郁、灵动、忧伤集于一身。

晚上,他们在学校边吃饭,一直聊了很久。

分别的时候,陈佳明再次问:“可以加你微信吗?我把照片发给你。”

露露叹气:“我是真的没有手机,也不上网。”

“那我怎么找你呢?”

露露说了一个宿舍的公共电话号码。

(4)

广州跟拍的工作接近尾声了,陈佳明把露露的照片都洗出来了,他拨了好多次她宿舍的号码都没人接。

晚上十点多才有人回电话,原来是巡查宿舍的宿管,听说找露露,“不知道,很久没见过她了。”

挂了电话,陈佳明才想起没有问露露的真名,可那个宿管居然知道她叫露露,或许她真的叫露露吧。

后来连续好几天,陈佳明都找不到露露,周五下午,他离开广州前,把晒好的照片送到美院的宿舍,一栋栋楼确认,终于找到了毕业生的宿舍楼,

“我们楼里很多叫露露,路路,璐璐的,你找哪一位?”

陈佳明说不出宿舍号,只好把照片寄放在宿管这里,在留言区用粉笔写了一行字,不知道露露能不能看到。

等不及露露回来取走照片,陈家明准时搭车离开了广州。他一直拜托广州的朋友帮他去找一下露露,但只有一个不确定的名字,实在是太难找了,一直也没有她的消息。

慢慢地,陈佳明也就淡忘了这件事。

(5)

虽然说陈佳明曾经对欧小璐有点好感,但毕竟只是两天的相处,两年来已经慢慢消淡了那种感觉。

但是看到欧小璐的遗书,最后提起他们两年前的相遇。陈家明对她自杀的原因非常好奇。认真考虑过后,他在网上订了去广州的机票。

广州一个小型的艺术展览区,是青年艺术家的聚集地,这里正在举办名为《新生》的画展。

原本这是一场匿名的画展。不知道是谁透露画家的真实信息,第二天欧小璐就被发现死在自己的画室里。

陈佳明打听之后来到欧小璐的租房,他说他是欧小璐的朋友,房东才打开门让他进去。

欧小璐还有一些个人物品没人来认领,完成的未完成的画堆满小小的房间。陈佳明心里很沉重,蹲下来一张张整理画纸。

最后,他发现画纸下有一本破破烂烂的记事本,好多页面都变成雪花般的碎片,一看就知道被人撕过。

很多字迹都分辨不清了,但陈佳明觉得这记事本或许能查探出欧小璐自杀的原因。

他把日记本和碎片收拾好带走。

陈佳明特地嘱托了房东暂时不要动房间里的任何东西,多交了两个月的房租。

他到超市买了胶水,回到旅馆开始慢慢拼凑。随着纸张的慢慢完整,陈佳明终于知道了真相。

记事本拼好的那几页只有零散的几篇记事。

2014年,就在他们第一次见面那天。欧小璐就写过一篇简短的遗书。陈佳明从中得知欧小璐的悲惨遭遇。

欧小璐的男朋友是比她高两届的师兄,毕业之后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艺术创作又遇到瓶颈,跟着一些人开始出入酒吧舞厅,后来居然染上毒瘾。

为了得到钱购买毒品,把欧小璐约到自己租房,卖给酒吧老板,可怜的欧小璐遭到强暴,还是她深爱的男人亲自绑住她的双手,无耻地站在一边录视频。

那天之后,欧小璐在他们的威胁之下,生不如死。她试过逃离这座城市,还是被他们找了回来,给她注射针剂,用毒品控制她。

欧小璐被囚禁了半年多,她不断哀求回校参加毕业展,酒吧老板见她已是囊中之物,也就任她回校了。

完成毕业作品后,欧小璐穿着白色长裙来到江边,她希望江水能洗刷她的脏,干干净净地走。

在江边,遇到陈佳明。

那副带刺的向日葵是她的作品,可是陈佳明说只要心中有希望,就能获得新生。

所以欧小璐毕业之后,自己去了戒毒所,酒吧老板一直没能找到她。

戒毒出来之后,欧小璐一心创作,在网上接工作维持生活。有人联系她开画展,她从不署名。

但不知道怎么就泄露了信息,有记者自以为是帮她大肆宣扬,又被酒吧那边的人找到了。

画展前一天晚上,酒吧来到欧小璐房间,告诉她男朋友一年前就吸毒过量死了。

他又拿曾经的视频威胁,说要在她画展开幕式公开播放。

陈佳明心情沉重看完几篇记事。

想起网上说的深情遗书,估计大家都以为那是写给爱人的吧。

其实欧小璐只是想再见他一面,感谢他在她最绝望的时候,给了她活下去的勇气。

可是,那时候没有说再见,竟然真的无缘再见。

(6)

陈佳明最后选择了报警,或许这是险恶社会中最常见的悲惨之事,可是欧小璐不该成为默默的牺牲品。

他不知道那个酒吧老板下场如何,他只希望欧小璐去到的那个世界没有罪恶,在大片大片的金色葵园里,笑容灿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