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借感觉能写出怎样的文字?

房间里很安静,我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很沉重。冰冷的地面让我的后背僵硬疼痛。

我无法集中精神去在意后背的疼痛,之前的噩梦让我思绪烦乱。我无法回忆昨天发生了什么?昨天所发生的一切都从我的脑子里逃走了。

我是怎样回到家的?怎样进门?为什么会睡在地板上?

房间里的空气开始凝固,我不得不用更大的力气呼吸,才能让氧气进入胸腔。我的心跳的厉害,它想要马上跳出去,离开这个房间,我也要离开这里。

我把手伸进口袋,我的钥匙去了哪里?

我环顾四周。

在房间正中间的地板上,一团黄色的纸巾安静的躺在那里,有半个拳头大,里面似乎包裹着某个东西,似乎是噩梦中出现过的某个东西,可是我无法记起。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从地上站起来,活动僵硬的后背,扭腰甩腿。一系列动作之后,我意识到我的这些动作是多余的。它只是一团纸巾,包裹在里面的不可能是炸弹,我不应该害怕,不必要如此小心。

自我的开导并没有让我放开步伐,身体不受控制的行动缓慢。伸出来的手指也是颤颤巍巍。

就像第一次触碰女友的指尖,我小心翼翼的触碰到了纸团,软软的,里面不是我的钥匙。

它是什么?要不要打开看个究竟?

身体再次失控,无论我的内心怎样呼唤,甚至是呵斥,都无法阻止我的手指剥开这个纸团。

扔掉黄色的纸巾,手心里躺着的是一只玩偶,很软很软的布玩偶,白色的。但我不清楚它是什么生物,可是我对它又很熟悉。我努力回忆它为什么会被包在纸巾里?为什么会被丢弃在地板上?是谁丢弃了它?

我的头开始疼痛。疼痛并不是因为想的太多,而是因为我想起了它的主人。

一个深埋在我的心底,不愿去回忆的人。

一个女人,一个美丽大方、干练的女人,一个喜欢很软很软的布玩偶的女人。她是我的恋人。

只是现在,我们分手了。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了。

我的心也疼了起来,脑子里嗡嗡的响着她的名字,她的笑随之出现。她的黑发比手里的布玩偶还要柔软。我似乎正在触摸她的黑发,我把柔软的玩偶紧紧的握在了掌心。

它挤满了我的手掌,而我的手掌传来的感觉却是空虚,我再也无法触摸她的黑发,再也无法去触碰她指尖的柔美。

我知道已无可能。可是,我的大脑背叛了我,它自动的生出了渴望,渴望触摸到曾经的柔软,渴望牵住那份柔美。

我的手掌慢慢张开,我的另一只手,仿佛小偷伸进别人钱包的那只手,小心翼翼的碰触到了玩偶。

不是曾经的柔软,但它似乎又是曾经的柔软,我糊涂了。不愿再去渴望,不愿再去回忆。可是,我的大脑又一次的背叛了我。

我的头越痛了。房间里的空气越发的凝固,胸口上似乎压着一块石头。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了。

现在,我更渴望打开房门,抛弃现在的一切,去外面呼吸自由的空气。

可是,当我即将迈步的时候,手里软软的玩偶仿佛成了压住孙猴子的五指山,我被压的直不起腰,我迫切的要坐下。

不行!我不能任由过去来支配现在的我,我应该放手,我必须要放手。从软软的玩偶开始。

我的手开始倾斜,就像孙猴子要掀翻身上的五指山。缓慢没有退缩,软软的布偶慢慢的从掌心滚落,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地上。

我又能自由的活动,没有迟疑的时间,我必须要去打开房门。我站了起来,步伐缓慢但是坚定,我来到了房门前。我的手即将碰触到门的把手。

我能预料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我会毫不费力的打开门,开门的瞬间我将放下过去的所有。柔软的头发,柔美的指尖,还有我已经记不起的她的体温。

我触碰到了门的把手。也许是天气太过干燥,也许是其它的原因。手指与门的把手之间响起了一声“噼啪”。

声音不大,但在安静的房间里,犹如耳边炸响的惊雷。紧接着,手指触电的刺痛传来,手指不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只这一下,让我失去了再去触碰门的把手的勇气,也让我脑子里的嗡嗡声消失不见。

现在,我的脑子里只有“放下”两个字。房间里的空气不再凝固,呼吸变得轻松自在。

我退了回去,在软软的玩偶旁坐下,直接坐在了地板上。我捡起丢在旁边的黄色纸巾,重新把它包好。

现在,我想起来了,它本来就是要被我丢掉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王聪丽坚持分享第491天 今天是周一,是发奖状的日子。每周五我们会评选出每个小组表现最优秀的同学,下个周一发奖状。...
    语馨_f389阅读 70评论 1 2
  • “三人行,必有我师。” 这是孔子的思想。可为“学习论”——他人必有值得自己学习的特别之处;亦可为“交友论”——结交...
    眺山阅读 166评论 0 12
  •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觉得人生最重要的事:一个真心爱你并彼此相爱的人,是那种懂我的爱…… 自小遇到无数说喜欢我的人,我知...
    天蝎座的贝贝阅读 15评论 0 1
  • 寒窗苦读数十载,经过紧张而又刺激的六月高考,度过了一个比幼儿园假期还要长的暑假,你们进入了大学。有一部分是如...
    心怀远志勿忘归阅读 79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