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杀死了我

待你回眸清醒

(一)

有人要杀我。

自打我有意识以来,我便被困在一个小黑房子里,那个房子软软的,很窄,很闷,可有时候却又很脆弱,压迫着我,甚至会伤害到我。我不知道,这个房子外面是什么,也看不到房子外面的世界。只是偶尔,会有一缕光,隐约的给我打开一条可以窥探外面世界的缝隙,可每次任我如何努力,如何睁大我这双眼睛,我也无法看清外面。

或许,是我适应了黑暗。所有的、包围我的、我拥有的,都是黑暗,是我随着时间、随着混沌漂流的思绪,我会在自己的思绪里游荡,被洋流一样的思绪浸没、吞噬。这些无底无尽的漂流,常常会让我怀疑,我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着。

我都不知道自己的模样。

或许,我压根就没有存在在这个世界上,或许,我只是这部分构成了我的意识。

我渴望着有一个小岛,可以让我着陆,让我漂流的思绪有个停靠,让我的存在有个寄托。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心底里有个声音告诉我:

太阳温煦的光可以驱散任何黑暗,那里有轻柔的风,有双手可以触摸的蓝天,还有成群结队的笑和温暖。

可能是我执念太深,竟然给自己编造了一个如此绚烂的世界。不过,这些编造甚至让我觉得,那才是真实的世界。虽然我不知道,但我很肯定,那个世界更真实,甚至比我自己的存在都真实。

我常常隐约的听到一些声音,我听不清那是什么,好像跟自己没有关系,可好像那是在呼唤自己的温暖。对,我越来越渴望外面的世界,我想用自己的眼睛好好看一看那个美丽的世界,哪怕那个世界还不如我现在的拥有的黑暗,至少、甚至,我可以好好看看自己的模样。

我曾尝试着冲破这束缚着我的黑房子,可这房间竟然会随着我的活动伸缩扭曲,就像一件衣服,对,像一件穿在身上的衣服。它太软,却很有攻击性,它能消食我的意识,我很害怕,我无法挣脱它的包围,也无法逃离它对我的折磨。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头破血流,有没有被撕裂;我知道,很疼,很绝望,我不敢反抗,更不敢再有什么奢望,甚至,我希望漂流的思绪将我吞噬,至少,我还有意识。

(二)

我被恐惧淹没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感觉自己被一双眼睛盯上了,它冷冷的窥探着我和我的生活,我看不清那双眼睛,可那双眼睛却很恐怖,像是处在深渊里等待吞噬我的无边黑暗。

拜托,别说什么那只是一种感觉。你不明白,也体会不了。

有时候照镜子,我觉得那不是自己,感觉自己很陌生,那双透过镜子盯着我的眼睛让我浑身发冷,就是那双眼睛,一直笼罩着我的黑暗和深渊,很远却很真实。

有时候,隐约间,我觉得自己会有点神志不清,脑袋里有互相争斗的涡流。

我更不敢睡觉,梦里那双眼睛会长满我的全身,全身的眼睛慢慢的吞噬我,一点、一点,任我如何呼救,那眼睛也没有丝毫的动摇,不张扬、不猖狂,甚至我能感觉到它洋溢的幸福。

可我实在是太困了,我能怎么办?恐惧的恐惧到底是什么?我下定决心,如果梦里再出现那双眼睛,我就用双手亲自撕裂它!

(三)

黑暗洋流推挤着我,我沉浸在思绪里,任其带我漂流。

突然,好暖,一道光。黑暗的触手触及光的刹那被吞噬,想不到,光竟然这么喜好黑暗,像吃棉花糖一样将黑暗吞进了肚子里。

我的眼睛慢慢习惯了这温暖的光芒。

一抬头,那抹纯净的蓝,剔透晶莹,白色的云彩在里面翻涌流泻,里面还有一个小人儿,晃着脚丫儿,唱着歌儿:你穿过我成了你,我眨眼回头,你成了我。

嗯,好和谐。嗯?怎么这么温暖?

一阵风差点将我吹倒。

嗯?一阵风就可以将我吹倒?

我心里一阵恐慌。

原来,原来我真的是不存在的。

可我到底又算什么呢?只是一缕意识?那我的意识又来自何方?可我分明……

(四)

你能相信吗?我竟然坐在了云彩上,晶莹剔透的蓝天像镜子一样,镜子?不不,像果冻一样。

我的心还是颤抖了一下,接着浑身被一阵阴冷包围,恐惧慢慢在冰冻了我的血液。

我像中了魔似的,不由自主的往下看去。

一团模糊的身影扭曲着,撕扯着,团团簇簇好像在挣扎着什么,那挣扎后又是那么痛苦无措的扭曲着。

可下一秒,我的心口一阵剧痛。

那团模糊里有那双眼睛。

我想逃,可我逃不开,我被什么缠住了。

我恐惧的恐惧到底是什么?我下定决心,我要亲眼看一看那双眼睛!

(五)

呵!

谁在跟我开这么一个玩笑?

一股股浊流包围着我翻涌,将我推着挤着,弥漫的浊气向我席卷而来。

那涌动着黑色是什么?怎么会有一团一团的白色?

就在这一刻,我被缠住了。

眼前是一只巨大的蜘蛛,那巨大的嘴巴吐出一条条丝线,丝线将我缠裹起来,不紧不慢,不疾不徐,可每一下都那么坚决,每一下都让我窒息,我的意识渐渐的被蛛网蚕食了。

你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非要纠结那躯体上的存在呢?如果没有存在,你怎么会有意识?怎么有自己的思考、有你自己的抉择?你就是你啊!

谁在说话?是我自己吗?我自己?对啊!我就是我啊!

隔着蜘蛛丝团,隐约间我看到一个人。她用手撕扯着丝团,用牙撕咬着丝团。

她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将我逐渐消散的意识聚集在了一起。

我学着她的模样,用手撕扯着丝团,用牙撕咬着丝团。

当她的手碰触到我,一股暖流涌遍了我的全身。

我被她从蛛网里拉了出来。我的思绪被那一下的碰触俘获了。

她站在我面前伸出她的手,笑着。

她那双眼睛里倒映着我,我,跟她一模一样。

我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很暖。

你穿过我成了你,我眨眼回头,你成了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世界,再见!” 配图是她的自拍,背景是教学楼的俯视图,看样子应该是在主教楼楼顶的天台拍摄的。 而在看到这条动态后...
    kay布茨酱阅读 2,219评论 30 18
  • 20170910,周天,天气大好。 记得当初买票的时候还是6月份,那段时间好想听一次演唱会啊~~上...
    Cou流氓也要有文化阅读 524评论 0 0
  • 第一,也是最重要的,永远不要彻底相信任何人,切记要有自己的思考和想法。敬畏市场,敬畏你所不知的。 第二,不要站在人...
    段子手王尔德阅读 9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