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到两个拾稻穗的人

今天一早,我去到平时提水的泉水井旁提水时,发现井旁边的一块成熟得已经伏倒在田间的稻子终于收割完了。

原以为这稻田的主人会用老式打稻机自己慢慢收割。他这块田太偏僻,又没有水泥路,一条约一米左右的泥泞路只能用人工收割,大型收割机根本来不了。

农村有许多六七十岁上了年纪的老人,身体健朗,栽种一两亩稻田自给自足。即使是稻田在马路边上,大型收割机下田作业很方便快捷,他们为了节省那一百多元一亩的收割费用,都不请收割机收割的。而是自己老两口用老式打稻机慢慢收割。他们认为秋天天气好,自己也没事可做,不过是多费些时日,一样可以将稻谷收进仓。

且在他们的认知里,收割机除了一个字“快”以外,没有别的好处,田间地头会抛洒许多谷粒。这可是到了手的财,掉在田野间好可惜。

古时都有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之说呢!现在虽说不愁吃喝,但是从困难时期走过来的人,都是不喜欢铺张浪费的。

年轻人则正好相反,机器能干的事,仍愿花个钱,也要节省自己的力气。

这块不足一亩的稻田,终于还是等来一台小型收割机将稻子收了。

而且这台微型收割机还立在田坝处没有开走。




我正望着这台小型收割机看稀奇,这时听到田间有晰晰索索的声音,这大清早的吓了我一跳。定睛一看,只见傍山的田坎边有两个女人蹲在田间不知道干什么?

我心想这两人在田间泥巴里挖泥鳅呢。

便张口问道,有泥鳅挖么?

她们俩听到我的问话,抬起头转过身朝我笑笑说,不是挖泥鳅,在拾稻穗呢!

以前倒是经常有人在刚收割的稻田拾稻穗,现在很少看到人拾稻穗了。

这两女人,一个四十多岁,一个六十多岁,都是集镇附近的居民,既没种田,也没种地,一人提着只黑色塑料袋,继续弯腰拾稻穗。

我问她们有稻穂拾吗,拾这些稻穂干嘛?

我站在收割机旁,倒是一根稻穗都没发现。或者她们的火眼金睛能拾到吧!

那位年长的说,这稻田里收割机收割后还有许多稻穗掉在田间可惜了,拾回家去喂鸡不错!

真是两位勤劳且持家有道的女人,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人儿有稻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