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第五年,我列下了很多不能死的理由

说说抑郁症吧。

作为一个文艺了几年的女青年,我发誓不是为了博眼球或是为了迎合“文青”的标签才把自己和抑郁挂钩。

说实话,我从来没在任何场合说过我有抑郁症,从来没有。

真矫情,不适合我。

我这样一个从小城市出来的村姑,怎么敢说自己患有这样时髦的城市病。

那些年父母离异各自有家的往事我已经不想再赘述了,父亲天平的失衡,母亲的消失,还有所有人的有色眼光,加上并不那么强健的身体。

一度被“你妈妈不要你”这句话充斥的整个童年,让我无法自信、自尊、自我地长大。

我不相信自己值得被爱、不相信自己拥有被爱的魅力,一个被母亲抛弃的孩子,谁会去爱你?

也是有过不好的念头的,在床头柜的后面刻上“我恨爸爸”的字眼,在阿姨和爸爸的结婚照上涂上黑色的水彩,在夜深人静的夜晚莫名失控哭泣。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些被黑暗和孤寂包裹的日子,现在想起来还是能够感到钝痛和无助。

14岁,我在大雪纷飞的晚上闭眼冲向马路,期待一辆车带走我的生命。

更小的时候,在被亲戚以冷漠的口吻说“有娘生没娘养”的时候。

我也在深夜用刀片在手臂上刻字,划开流血的口子,最后又因为害怕年迈的爷爷奶奶发现,用长袖的衣服盖住,若无其事去上课。

太多太多了,我从来不去提及,我怕我成了别人避之不及的怪物。

命运可能真的觉得我的苦难太多了,命运大概也早就为我的人生埋下彩蛋。

所以,下大雪的晚上,没有车辆开过那条马路,我在马路对面看到了一个很像妈妈的长发的背影,突然狂哭不止。

而那些流过血感到疼的童年的伤疤,不知不觉伤口结痂,似乎已经不被察觉,似乎从未发生。

等到再大一点,被很多的人关爱,被更多的人庇佑。

幼时曾与自己订下“长大再死”的约定,又像是闹别扭的孩子无知的举动。

我给自己列了很多不能死的理由,或许是多了一些成熟和担当。


图片发自简书App


死亡就像一条锁链,总会在某一个时刻,把人往深渊里拽。

我通过日记释放情绪,通过写作得到了来自陌生人的鼓励和关心,摇摇欲坠的人生因为文字,慢慢坚定、慢慢杀出一条明朗的前路。

我仍然抱着一丝希望,期待着自己能在岁月的洗练里变得周密和坚强,能坦然面对生命里那些差点熬不过去的坎。

这个世界真的有好多善意,因为这些善意,我开始越来越爱我自己。

答应我,亲爱的,不要输给这个烂人间,好吗?

微博:孔南词

公众号:孔南词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