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同人润玉锦觅CP之《美玉衾寒谁与共》第 2 章上

文/梅姐姐

郑重声明:本人开坑,写《香蜜沉沉烬如霜》润玉锦觅CP同人小说的初衷是因为大爱我们家润玉,以及为了圆自己一个happy ending的心愿。本人尊重原著作者电线的原创版权,文中出现的人物角色和IP创意版权均属原作者。本小说仅供交流娱乐,绝不以此牟利收取任何费用,或用于商业用途。

第 2 章 长夜寂寞春意寒 携手佳人把家还(上)

东方才露出鱼肚白,除去轮值的天兵侍卫,天界一片静谧无声。此刻,璇玑宫门外出现一个颀长、清瘦的身影,来人一袭白衣,衣袂飘飘,其身后紧随一只白毛碧眼的羸弱小兽。这一人一兽的背影,在这清冷的晨曦看起来格外落寞。

那白衣神仙本想推门而入,不知什么缘故却将脚步停了下来。四下查看了一番,发觉并无异样,或许是自己过于小心谨慎。右手轻轻一挥,璇玑宫大门顿时敞开。抬起左脚欲入其内,突然,不知什么物件向他小腿处袭来。

他本就警觉性极高,垂着的手立马化成掌,想要给偷袭的人一击。再一看,右腿处却是绑了一根红色的丝线、闪闪发亮,连忙不动神色收回了掌力,无奈唤了一声:“叔父……”

璇玑宫门外巨大的仙石后头窜出来一个红衣少年,竟是那姻缘府的月老,锦觅口中的“狐狸仙”。眼见自己的小把戏被无情戳穿,月老理了理衣裳、清了清嗓子,端起长辈的架子:“润玉,你这没良心的小子,有多长时间没到我府邸探望叔父了。”

润玉微微一笑:“叔父,你错怪侄儿了。你也知润玉乃司夜之神,平日里布星挂夜,与那卯日星君轮值。昼夜颠倒,与一般神仙有所不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与小侄并不相与。我也不好在叔父休息的时候,到府上叨扰。”

一番话下来,月下老人倒也挑不出润玉的错处,只好耍赖:“借口,这都是借口。你打小性子寡淡,不与人往来,你就是不想来看我而已。”

润玉深知叔父天生顽性,如同孩童一般,也不与他辩白。只是将手往右腿一指,“嗖”一声将红线收了起来,恭敬递给月下老人:“叔父,你忘了侄儿身上早有婚约,委实用不上这红线。天蚕吐丝不易,何苦浪费在我身上呢!”

“婚约!一提起这婚约,老夫就生气。你说,那水神洛霖和风神临秀,几千年都不在一处,怎么生得出这长女?硬生生把你耽误了。”月老义愤填膺为润玉抱不平。

“叔父,我本是个万年孤寂的命理。润玉不想娶妻,也不愿耽误了别人。” 润玉正声道,声音虽轻柔却透着一股无奈凄凉。

“胡说,你是天帝长子,身份尊贵,哪家仙子嫁与你为妻,都不为过。再说,一人长夜漫漫,哪里比得上两人芙蓉帐暖。”润玉听了月老这为老不尊的话语,不禁耳根一红。不知怎地,脑海里突然闪现出那位误闯暗林的仙子,她说,她叫锦觅。

于是,润玉不动声色问道:“叔父,你成日里忙着牵线搭桥,促成人间姻缘,定是很忙。”

“叔父自然是忙的,所以才让你得空来看我啊。”月老记性不好,性子不定,被润玉话锋一转,就也不纠结之前所言。

“那应该多安排些仙童、仙侍到姻缘府伺候行走,府上最近可有新添人手?”

“自从上次旭凤凤凰涅槃遇袭,至今未找到真凶。天界的戒备就愈发森严,谁敢在这当口弄人进来,岂不是自找麻烦嘛。”月下老人矢口否认:“上回要不是旭凤及时赶回来,替你作证,你可就被误当成行凶之人啦。”

“未进新人… …我与旭凤兄弟情深,自当彼此信任相护。润玉定会尽早查出真凶,一则可为旭凤报仇,二则亦可自证清白。”润玉的脸上先是闪过一丝失望,而后转为深沉。

“说到旭凤啊……”月老并未觉察润玉脸色有变,自顾自往下说。

“说到旭凤啊,叔父倒是要多花些心思在他身上,最近母神催他婚事催得紧。”润玉又把话题转了过来。

“对,旭凤!旭凤的栖梧宫最近倒是来了一个小仙侍,名叫锦觅,时常到我府上陪伴。那可是个妙人儿,改天让你见见。”

润玉听了这话,心头一喜,面上依旧不动声色:“这小仙侍若真能入了叔父的法眼,倒也是她的福气,润玉定要见上一见。”

这说了许久的话,月老觉得有些困乏便打了个哈欠:“我要回去睡个回笼觉,真不知明白你这夜夜值守,怎么就不困呢?”

“侄儿恭送叔父。”听到月老要走,润玉恭敬抬手作揖。月老本要离开,却见到润玉左手腕还缠着一根红线,觉得留着也无用便道:“手上的红线也还我吧,回头给旭凤送去。”

谁知润玉把手往回一缩,说道:“叔父,这根红线还是留下吧……有个念想,以便时刻提醒侄儿去探望叔父。”

月老听了这话甚是欢喜,不停地点头:“孺子可教也,果真是我的好侄儿。”

待月老离开璇玑宫后,润玉这才放心绽开脸上的笑意,用指头轻轻触摸手腕上的红线,对魇兽道:“她叫锦觅,在栖梧宫,” 小兽乖巧地过来蹭了蹭他。“要不,我们现在过去看看她,可好?” 魇兽自然不会回答润玉,只是紧跟着润玉往栖梧宫方向跑去。


相比璇玑宫的清冷和偏居一隅,火神旭凤的仙府栖梧宫气势恢宏、金碧辉煌,府内囊括天上地下的奇珍异宝,仙侍如云。旭凤乃是天帝、天后嫡子,身份贵重,又因灵力为历代火神中最高强之人,故而又成为掌乐司战之神,手握五方天兵天将重兵。

“大殿,今日怎么得空过来这栖梧宫?” 旭凤择一处清静的庭院,摆上近日才得的金花仙茗招待润玉。润玉端起茶盏才品了一口,便知这茶非凡品俗物,心道:这栖梧宫果真是什么好东西都不落下,不过旭凤能拿出来,对自己这个庶兄也算是恭敬。

“我才下值,估摸着你已晨起操练,便过来瞧瞧你的伤势恢复的如何了?” 润玉放下茶盏,关切问道。

“有劳大殿挂心,那点伤势不算什么,再调理些时日便可痊愈。”虽说此次伤势有些沉重,不过,这几千年来旭凤四处征战,身上也是大伤小伤不断,所以并不在意。

润玉点点头,幻出一个小瓷瓶递了过去:“这是我近日采集的星辉凝露,对疗伤颇有裨益,你且收下。”

“兄长好意,为弟便恭敬不如从命,谢啦!”旭凤爽朗收下东西。润玉再端起茶盏,装作不经意问起:“听闻,你府上最近新添一名小仙侍,名唤‘锦觅’,颇为有趣,怎不见她出来伺候?”

“她啊,初来咋到不懂规矩。大殿喜静,怎么好让她那闹腾且不着调之人出来伺候,搅了大殿的清静。”说罢,得意地往身下一看,眼神落在了自己坐的圆凳之上。旭凤这个动作自然是没能逃过心细如尘的润玉。

润玉菡萏一笑并不点破,只道:“天界规矩森严,旭凤可是要费心管教。我觉得有些困乏了,先回宫休息,改天得空再来看你。”

“旭凤正欲去校场练兵,同大殿一同出去。” 于是,二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庭院。


上一章 漏云初见霜花开 温润如玉款款来(下)
下一章 长夜寂寞春意寒 携手佳人把家还(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