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桃精灵‖奇思妙想写作训练【成精】

文/梅岭之珠

 

 

“七月的核桃、八月的梨,九月的柿子上满集。”

凉爽的秋风刚刚吹走夏日的炎热,鲜核桃就下来了。看卖菜的姑娘一手拿刀,轻砍几下,核桃的青皮就被剥落,两个核桃放在手里对捏,“咔嚓”一声清响,薄薄的核桃外皮应声而裂,小心一点,很容易就能剥出完整的桃仁。再轻轻撕去淡黄褐色的内衣,白生生的桃仁就呈现在眼前。咬上一口,脆、嫩、还带着丝丝甜意,比干核桃好吃多了。

 

耐心地等着卖菜菇凉剥出两斤核桃,心满意足地买回家,正一颗一颗津津有味地吃着,忽然听到嫩嫩的声音传过来:“把黄褐色的内衣披到我身上好吗?”

我寻声望去,只见一个白白胖胖的小男孩从书柜里往我坐的沙发处飘了过来,圆鼓鼓的小脸蛋好像能捏出水来,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煞是有神,小胳膊小腿都是肉肉的,看着就让人喜欢,只是一个虚幻的形象。

看着这么可爱的宝宝,我反倒没有害怕的感觉,问道:“小宝贝,你是谁啊?从哪来的?”

“你先把这些黄褐色的核桃内衣披到那两个核桃上,我再告诉你。”

我照做了,然后就发现这个白宝宝满脸笑意,好像更精神几分了。

“告诉我你的来历吧。”

“我是核桃精灵啊!”

“我猜到了,像鲜桃仁一样白白嫩嫩的。可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啊?”

“别看我样子小,我可都修炼好几百年了。”说着说着,白宝宝的大眼睛里蒙上了一层雨雾,声音也哽咽起来。“我们本是王母娘娘留在人间的一颗种子,因为帮扁鹊救过人,所以被成为长寿果,我们的桃仁药用价值可大了,常吃可以温肾补肺,滋补大脑,白发变黑,说都说不过来。”

“本来因为人们喜欢,我们被仔细地照顾着一年一年地茁壮生长,我们的家族也变得好大好大,有很多不同的品种。经历了那么多次战火的洗礼,虽然有损失吧,但是树中精英们总能留存下来。像我们这些形成树灵的,更能得到更多的保护。”

“不知道哪一年,来了一群人,我们的厄运就开始了。”说着说着,白宝宝眼里的雨雾忽然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落了下来。

“他们说,要这么多核桃树有什么用啊,种粮食多好,种小麦,要让大家都能吃上白面。于是,不分树龄长短,不分品种,挨着砍。“哗哗哗”地倒一片啊,刚结了果,还没到收获的时候,就给糟蹋了。我们干着急,也没有办法。”

我听着好可惜,核桃,小时候可属于稀罕物,不是随时可以吃到的。长大了虽然吃的多了,可好吃的核桃却不容易找。“后来呢?”

“后来好像来了一位什么领导,不让再砍树了,好像说什么要回算账。”

“好容易踏踏实实过了几年安生日子,又来了一群人,又是测量啊,又是画图,说是要规划。他们的设备可先进了,行动也快,几天时间,我们的兄弟姐妹就倒下了好多好多,连两个名贵品种都没能逃脱。我的堂弟就是那时候消失的。呜呜呜......"

估计是太伤心了吧,白宝宝哭了出来,不停地抹眼泪,我想抱抱他安慰安慰,可手一下就穿过去。

“你还是少哭点吧,后来怎么了,知道了前因后果,才能知道你为什么来我家里,我能帮你做什么呀?”

“谁知道那只是厄运的开始,每天各种机器在我们周围吵啊吵的嘶叫个不停,日日夜夜不得休息,厂房建好后,后面的日子对我们来讲更难熬了。头整体被噪声吵,各种怪里怪气的味道飘过来,水越来越难喝,在外围的伙伴们一个接一个的病倒了,有的不再结果,有的叶子开始枯黄,一两年后,就彻底地死掉了。”

“你们的核桃林现在还在吗?”

“烧了,全烧毁了!”白宝宝的脸上显露出来与年龄不符的悲伤。

“后来发生什么了?”

“不记得从哪天开始,工厂变得静悄悄的,我们还挺高兴的。开始有人上核桃林来,口音和以前不一样,态度也不一样,又开始照料我们,我们可高兴了!觉得人类终于能认识到我们的价值,也算不枉了这么多年的牺牲和坚持的苦心。于是大家高高兴兴地生长、发育、开花、结果,看着人们的笑脸,我们心里也美滋滋的。”

“几年舒心的日子一过,结出的果实就越来越多,越来越漂亮。有一天,核桃林里来了好多好多人,拿着大大小小的仪器和工具,围在我们的树王身边,仔细地测量还把树王用栅栏保护了起来,好像说什么搞嫁接。大家还都挺自豪的,为树王感到骄傲。”

“此后,我们仍被细心地照料着,仍旧在秋天贡献着累累果实。”

“平静地日子在一个清晨被打破了,气势汹汹地来了两队人马,一路吵吵嚷嚷,到了之后,电锯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们不能这样啊!”我听到有人带着哭音在喊,“什么事情等过了秋天说不行吗?”“说是开荒,开到我们的地上就不行......” “有话好好说,别毁树啊......”

后来的现场,抽烟的,打架的,乱成了一锅粥,不知道是怎样的不小心,火就起来了。人们都吓傻了,清醒过来之后又一哄而散。借着风势,火势也大起来了,一整个的林子,全都烧毁了。我是树王拼尽全力将灵气汇聚在树顶的两颗果实里,才幸存了下来。可也受了重伤,沉寂了很多年。”白宝宝说完就沉默了。

这倒是实情,朋友送我的这对文玩核桃并不起眼,我也一直没有把玩,就放在书柜里摆着。

“那你今天怎么出来的。” “你买回来的鲜核桃的气息把我引出来的,我能吸收它们的灵气恢复自身。那个和我一起的小核桃受伤还没有痊愈,所以出不来只能躺在那里。核桃的黄褐色内衣可以让我们更好地吸收能量。”

“白宝宝,我做什么能帮你啊,把你放进土里你能长成一棵核桃树吗?”

“如果种在你周围的土地恐怕不行,钢筋混凝土的城市里我即使生存下去也只会长出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核桃,你能把我们放到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吗?”

“好吧,看机缘巧合吧。”

我让白宝宝继续躺回核桃里养精蓄锐,在一个周末,驱车去往五台山,那是离我最近的一个山清水秀、灵气充盈的地方了。

把这两个宝贝安置在山里,希望他们能吸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重修一个树王出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