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摇了摇头,机械的吃完了早饭,环视一下房间,好像还有淡淡的烟味,然后提起包,出了门。

等门咔哒关上的那一瞬间,我知道,我就像回不去那个房间一样,再也回不到以前了。

可能再等一个十年,再等一个十年,或者更多的十年,我才能完完全全的放下他吧。

“叮咚”手机亮了一下,我拿起手机,熟悉又陌生的网名,是他。

点开对话框,看着他头像换成了婚纱照,一愣,他问“在哪呢”,我想了想,没回。把手机丢到包里,准备打的回家。

一大早出租车并不多,等了10分钟左右还没有打到车,然后一辆车停在了我面前,车窗摇下来,又是他,“猜你还在这,上车吧。”“不用了。”“上来吧,你不是还要回家过生日。”听到这,我没在拒绝,我确实要赶紧回家,昨天说好回家过生日的,结果乱七八糟的事情打乱了计划,所以我要赶紧回家。他看我没在拒绝,然后打开车门,我也没在推让,一步迈上去带过车门,“走吧,谢谢你。”他默默的看了看我,然后突然倾过来,我感觉到他压过来身体僵了一下,然后耳边一热,“咔哒”他伸手把安全带系好,我轻呼了一口气,“紧张什么?”他玩味的语气让我很不爽,“恶俗的套路。”“那你还不是很期待的?”“蛤?期待?期待什么?”我白了一眼,把头扭到另外一边,他轻笑一声,突然用手轻轻的把我脸掰了后来,然后笑颜朦胧,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的吻就已经落了下来,软软温热的唇瓣在我的嘴巴上辗转,我的脑子突然一片空白,轻柔熟悉的触感让我忘记了反抗,接着,他不在满足单纯的亲吻,用舌尖轻轻触碰我的牙齿,我咬紧牙关不放他进来,两个人就像是打仗一样,一防一守,斗得“不亦乐乎”。

后来,他选择了放弃,我也终于摆脱了他的魔爪,“呼....”感觉到他离开,我感觉张开嘴巴想呼吸一下,他又扑了过来,好一个欲擒故纵这是我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想法,后来被他吻得七荤八素已经没有了思考的能力。

“舒服吗?”

“......”

“嗯?”

“.......你这跟强奸一个人,还问人家舒不舒服有什么区别?”

“你还想让我强奸?”

“......”

“嗯?”

“滚滚滚!”

“噗~”他轻笑,然后轻抚着我刚刚被他弄乱的发丝,我转过头去看着他,他眉目一片雾,我看不真切,只觉得他的目光像隔了雾一样照过来,轻轻柔柔的,“生日快乐,鸽子。”

“谢谢.......”我木讷的点了点头,他一直注视着我,让我莫名有点紧张,“客气啥。”

又过了一会,我感觉到那轻轻柔柔的目光撤离了,他转过头去准备开车。

我终于憋不住了,强压着怒气跟委屈问“为什么?”

他感觉到我的情绪有点不太对,动作顿了一下,“什么为什么?”轻飘飘的问了我一句,但是并没有回头再看我,然后发动了车子。

“你知道的,你已经结婚了,昨天刚刚,你又这样你想干什么你到底什么意思?脚踏两只船?出轨?婚外情?我是什么?小三?情妇?”我越说越激动,要不是安全带缠着我,我都要窜起来了。

“鸽子.....”他沉沉的叫了我一声,声音不大,我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虽然思绪纷飞心乱如麻,“我不爱她。结婚,另有原因。你知道真心就够了,其他的,以后慢慢告诉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收费微课的七个关键点 1、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声音,讲师其实就是在创造客户的需求,去发现、挖掘、创造客户的需求。大...
    生命探索者阅读 55评论 1 0
  • 我们仨,我和爸爸妈妈 我说在沙滩上就是好,随手一拍都是风景,对摄影技术一无所知的人也不会感到很为难。妈妈看了我拍的...
    恰似飞鸿踏雪泥阅读 70评论 0 4
  • 【教育材料是一种载体,可以承载教育者的理念和想法。】 今天的乐高活动,老师跟孩子们说:咱们来玩个游戏吧! 合作的游...
    冉小鹿阅读 198评论 0 1
  • 柠檬是玲珑阅读 93评论 6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