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新会,炎海风清

摄影:楠木

  2016年11月3日下午两点,我随同先生,和他们公司一行二十三人前往新会。作为一名员工家属,参与这样的旅游,实属荣幸。
  广州离新会并不远,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抵达第一站:古兜温泉小镇。夜色下的小镇像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也许不是周末,游客廖廖无几,四周的餐馆无人问津,令我们无法判断,最后只好就近。餐厅门口一筐筐的新鲜柑桔吸引了我们,新会柑正是收成时节,青皮果熟。
  饭后,店家的柑果肉随便我们吃或拿,但是果皮要留下。原来这里,皮比肉要珍贵得多,果肉并不好吃,不酸也不甜,且渣多。著名的新会陈皮就是产自这里,听说明天的项目有到果园采摘,令我们对果园的柑充满了期待。
  吃完晚餐,我们就进入了主题:泡温泉。酒店里的温泉方的圆的不过六个,还有一个游泳池,仅此而已。除了我们和工作人员,再也见不到几个陌生面孔,这让我们对这个冠以“温泉小镇”的古兜温泉产生了质疑。后来,除了两个小孩在游泳池里玩得不亦乐乎外,其他人基本上都只是泡脚而已。现实与想象总是有所差距,幸好大家也都能随遇而安,看看夜空下的风景,吹吹些许凉意的秋风,听听乡村虫鸣的歌曲,休闲地泡泡脚出出汗聊聊天,期待着明天的行程。

摄影:楠木

  第二天,作为新会八景之一的“圭峰叠翠”是我们的第一站。前往圭峰山的路程并不顺利,由于封桥修路,原本40分钟的车程我们走了两个小时,这一路颠簸不仅让我们见识到了新会乡村建设的面貌,也让我们明白:所有探路者的艰辛都是为后来者的顺畅而铺垫的。
  抵达圭峰山脚已近11:00,爬到半山腰的玉台寺就停下了。作为岭南四大名刹之一的玉台寺,始建于唐代,抗战时期被日寇强行拆毁,现在所看到的玉台寺是在原寺庙废墟上重建的,不过二十几年的历史。
  我记得前几年第一次来这里是在国庆,当时人潮涌涌,香火缭绕,在殿外拍照的游客彼此都是背景。而今天,人烟罕至,只有我们二十几人有的前往天王殿朝拜,更多的坐在殿外休息。我们在那里享受着佛门圣地的清净,远离了城市车水马龙的喧嚣。如果,历尽尘世的千辛万苦,最终能换取一片内心的宁静,也不枉此生一趟。我看见有人往殿前的许愿池里投币许愿,许愿池像许愿树一样,那里可以寄托人们的心愿,抚慰人们的伤悲,撒下种种希望,继续前行。
  似乎是偷得浮生半日闲,可惜时间在你不争不闹中依然过去,导游催着我们赶往饭点,这个国家4A旅游景区的森林公园,我们就这样匆匆邂逅。
  


摄影:楠木

  第二个景点:宋元崖门海战文化旅游区。这里是崖山海战古战场的遗址。崖山海战,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四大海战”之一。据资料介绍:700多年前,元军都元帅张弘范与副帅李恒率领元兵包围崖山,张世杰指挥战船与元军大战于银洲湖上,崖山之战是宋朝对蒙古侵略最后一次有组织的抵抗,海战历时20多天,10万余人投海殉难,宁死不降、何其壮哉!南宋丞相陆秀夫先把妻子和孩子赶入海中,然后自己背起腰系大宋国玺的7岁宋少帝赵昺投海而殉。
  南宋彻底灭亡。此战之后,中国在历史上第一次完全沦陷于外族,所谓“崖山之后无中华”。
  今天的崖门海战古战场已经是一个成熟的文化旅游区,走在绿树成荫的古战场遗址,阳光从树丛中穿透下来,投在地上,和那些被风吹落的树叶一样安静地陪着过去的历史。如此静谧,仿佛就是为了让我们静下心来倾听,那声声的鸟叫低沉悲哀,是在为曾经的殉国英魂,断送的一代文明哀号吗?
  正是在这场大战中,宋朝忠臣文天祥表现出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气节,为世代所传颂。文天祥在海丰县五坡岭遭袭被俘,叛将张弘范威逼他写信给崖门宋将张世杰,劝其投降,遭到文天祥拒绝。在狱中,他写下了这首《过零丁洋》。见此情况,张弘范便要让他亲眼看看宋朝是怎样灭亡的。
  文天祥目击了这场海战,悲痛不已,写下了悲愤的史诗《二月六日海上大战,国事不济,孤臣天祥坐北舟中,向南恸哭,为之诗》:

朅来南海上,人死乱如麻。
腥浪拍心碎,飚风吹鬓华。
一山还一水,无国又无家。
男子千年志,吾生未有涯。

走进崖山祠,门口的一幅对联:“一代兴亡史,千秋节概风。”迎面而来,大忠祠门口的对联则是:“宇宙万年无此事,千秋一例仿诸公。”写的正是文天祥,陆秀夫,张世杰这些先人的忠义勇。
  遗憾的是这里所展示的史料极其少,我们看不见古战场的蛛丝马迹,嗅不到血海腥风的历史遗迹。后人修葺一新的建筑,几尊雕像,几幅对联,甚至几行诗文都是远远不够照见先人们的一片丹心。
  后来得知,作为古战场的崖门古炮台在另一个地方,我们带着些许的失落而去,正所谓:满眼不堪新事物,举头犹见旧人泪。


摄影:楠木

  离开沉重的历史古迹,又近黄昏。夕阳西下,柑园遥唤。
  我们走进今天的最后一个景点:万亩柑园。吸引我的倒不是满园的新鲜柑桔,因为真的并不好吃,所以失去了采摘的兴趣。坐在那里拨柑皮的几个阿姨引起了我的兴趣。她们每个人面前都有一筐的柑,一筐的皮,一袋子的果肉。那果肉已经有几十蛇皮袋了,听老板说有些卖给养鱼场喂鱼,也有美容院的人来收去做美容产品,还有的被收去榨果汁,由于果肉不鲜甜,果汁也没有好市场,更多的是白白扔掉。那些阿姨熟练地拨着一个又一个,每天她们最多能拨六筐,一筐工钱是15元。我后来试着拨了一个,虽然不难,却不完整,看着那些一个个晒得那么漂亮的柑皮,想来她们这样拨一天也极其不易。

摄影:楠木

  从柑园出来,夜色已笼罩大地。辗转了一天的我们,虽然疲累却也收获不少。看看小伙子们的风采,我并不了解他们平日里作为同事是怎样的交情,但是此刻,我仿佛觉得他们就像是多年的兄弟。酒能生情,亦能成诗。然而不会喝酒的我,只有眼羡的份儿。
  晚饭后的他们自费去了另一个温泉,那里才是真正的温泉小镇,那里,留下他们精采快乐的一幕幕。
  今夜,新会因为他们而沸腾了吗?没有前往的我,很是好奇……
  


摄影:楠木

  第三天,十点以前是自由活动时间。我和先生因为时间关系,就近走了走。这才看清这个古兜温泉小镇原来这么大,今天已是周六,游客明显多了不少,并不如我们来时那么冷清。
  蓝天白云,清晰可见。我们在水库边上行走,水里有许多的小鱼跳来跳去,欢快得很。青山可见,水中的倒影仿佛走进了香格里拉,离天那么近,人就变得极其渺小,心却温柔似水了。 如果就这样多待一些时光,该多好。可惜,留不住的永远是时间,无论你开心或不开心,它都在一分一秒地流逝。
  归队的号角声声召唤着留恋风景的我们,我们恋恋不舍地离开这里,赶往行程的最后一个景点:台山海角城。我们来到目的地,碰到了广东省摄影协会的一行人在这里颁奖开会,热闹非凡。只是,看过了天涯海角,游过了太平洋海,这里的海水,还有多少触动我的心扉?
  我努力找寻着属于这里的美丽。我看见茫茫海际的一帆船,那么孤独那么美,就好像人海茫茫的你或我,不因独自的存在而放弃生存的意义。
  他们,在这里留下欢乐,留下足迹。人生并不长,转眼已沧桑。多少年过后,或许不再是同事,却依然可以是朋友。这是曾经共同处事最美好的回忆。

摄影:楠木

  再美的旅程也有到终点的时候,再好的感情也有说再见的时候。走过的路,经历的事,都将在快门一闪或心灵一动的瞬间定格,呈现成像或是留印脑海。这,何尝不是人生的一笔财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是一篇我要写的长长久久的文章,但鉴于今天一天的事务太多,明天又有很着急要做的事,所以我先把这两幅让我魂牵梦绕的图...
    远方文学路老师阅读 117评论 1 1
  • 外地的同学来京办事,休息时间顺道来看看我,毕业十年一直没能见面,自然有说不完的话,从工作到学习,从生活到家庭,谈论...
    白云依然阅读 124评论 0 0
  • 为什么现在的幸福感这么容易消散。 以前特别期待过年。距离过年还有一个月的时候家里就开始打扫卫生,从上到下,开始储备...
    刘浪小姐阅读 141评论 0 1
  • 所谓成长,就是将眼泪调成静音模式。
    芳草青青321阅读 104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