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学琴记

        女儿橙橙,今年七岁,是一只乖巧的小兔子。跟大多数这个年纪的小女孩一样,害羞、敏感、爱哭、怕狗,不敢跟人打招呼,总喜欢躲在自己编织的粉色世界中。

        于是萌生了让她学一门乐器的想法,理由很简单,提高点自信心,也有利于家长人前显摆。

        跟琵琶结缘,可以说很偶然。最早是带她去听钢琴课的, 可是当琴声想起,女儿却捂着耳朵直向后躲。也难怪,声太大,从小就会被邻居家狗叫声吓哭。哎,怎么会有这么没品的联想?看来我们家族的音乐基因确实是该好好改良一下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听朋友说起孩子在跟一位大师学琵琶,于是又来了兴趣,民乐可能更适合小家碧玉的橙橙。

        当然,弹得好并不见得教的好,老师和大师还是会有“老大不同”的。于是我领着女儿来到了鼎鼎大名的杨瑜琵琶工作室亲身体验。杨瑜老师的弟子,人如其名,宛如江南女子般灵秀的王樱諮老师,为我们做了现场讲解及教学示范。

        结果很顺利,橙橙当场表达了学琵琶的愿望,理由也很简单——喜欢王老师!

        回家的路上橙橙问我:“学会了琵琶,我是不是就能弹得像那些小朋友们一样好了?”我说是。记得那天示范课小朋友们弹的是一首《青菜心》,后来知道这其实只是一首最初级的入门练习,却意外成为了橙橙迈向音乐世界的第一个重大目标。

        回家以后,橙橙又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呢?诗里说,十三学得琵琶成,我今年7岁,是不是还要学6年呀?”面对这种问题,我能作的点评只有:第一,诗句引用准确;第二,数学计算无误。其它的,只能让她自己来回答了。

        也不知道王老师使了什么魔法,本来对学乐器这事儿并不热心的橙橙自打学乐理开始,就乐在其中,每天都在哼哼唧唧地唱谱,不到一个月提前进入了琵琶的学奏。此时她兴致更高了,不用人催,每天只要一做完作业就忙着去练琵琶。

        这天练琴时间,却久久没听见琵琶声传来,我走过去看,女儿可怜巴巴地伸出小手:“爸爸,手痛!”只见四个指头上一道一道的红印子,皮也开始破了。我说:“没关系的,坚持坚持,等长出老茧来就不痛了。”

        “什么是老茧?长了老茧,会不会不美?”

        “你看王老师美不美?”美!“杨老师美不美?”美!“这就对了。老师她们手上都有厚厚的老茧。琵琶弹的好,才会有老茧的。你要像杨老师王老师一样琵琶弹得美美的,就一定要学会忍着痛,知道吗?”

        橙橙没有说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休息一下吧,把琴放下,去玩会儿。”

        说完我就走了出去。可是过了十多分钟,也没听见她有动静。我再次走过去,想训斥又在磨磨蹭蹭发什么呆,却见她正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小声哼谱。见我进来,呵呵两声:”我看看后面的这些曲子我会不会唱!“

        这孩子,看来不是一时性起,是真的爱上音乐了!

        就这样,每天练琴,终于会弹《青菜心》了。

        差不多又过了一个月,王老师突然说,可以让橙橙跳到二级班学习,跨度虽然大了一点,但是橙橙应该能跟得上,如果不行的话再调整。

        虽然有思想准备,但跟二级班的第一堂课,还是遭遇到了挫折。看着别的小朋友一个个摸完了曲子,自己却还在手忙脚乱,不知所措的橙橙终于放声大哭起来。

        王老师把橙橙叫到一边:“宝贝,你很聪明,但仅有聪明不够,老师知道你一定会努力赶上的,老师喜欢努力的孩子。”

        橙橙听懂了。也幸亏聪明从来都没成为过她的人设,不会因努力而崩塌。更加刻苦,比以前多一倍的时间,边练曲子边补基本功,渐渐的,进度也赶上了其他小朋友。

        在王老师的鼓励下,只学了三个多月琵琶的橙橙准备报考二级。

        可是又一个挫折来到了。那天,杨瑜老师亲自考察小朋友们考级曲的准备情况。看到因为练得太急,手型严重变形的橙橙, 杨老师眉头微蹙:“这个小朋友怎么弹得张牙舞爪的?这样上去肯定会被打低分!”杨老师亲自给橙橙做示范并录了视频,告诉她:“宝贝,你现在是还没学会走就要开始跑,一定要要耐心一点,慢慢练习才能弹得好。”

        为了帮橙橙改手型,王老师又专门安排得过全国冠军的王艺澍姐姐来陪橙橙练习。

        晚上回家,橙橙问:“爸爸,什么是张牙舞爪?”为了不让女儿太难过,我只能委婉地告诉她:“杨老师的意思是你现在太求快了,弹的手型有点变,所以一定要要认认真真按照老师的要求耐心练习,不能只想着弹快,好吗?”

        “我弹的不好,杨老师是不是不喜欢我?”女儿还是保持了一贯的敏感。

        “怎么会呢?谁都不是一开始就能弹得好的。只要你按照老师的要求认真练习,老师都会喜欢的!老师不是还让冠军姐姐来陪你练习吗?”

        “什么是冠军?是不是弹琴最厉害的?”话题终于自动转换了。

        我说是。

        “难道比杨老师还厉害吗?”

        “艺澍姐姐在她那个年龄段是最厉害的。但是随着不断长大,还会有更多更厉害的人。杨老师也得过好多冠军,但她还坚持每天练琴十几个小时,才能一直这么厉害。你想不想也当冠军呢?”

        她下意识地快速摇头,突然停住,又轻轻地点了几下头。

        那一夜,琴声持续到很晚很晚,时而顿挫,时而艰涩。而我耳中听到的,是执着,是勇敢,是坚强。

        二级考试顺利通过了。

        假期里,橙橙对琵琶的热情有增无减。现在,除了做作业、看书和练琵琶,橙橙最大的爱好就是看小琵琶打卡群里的视频。.每天都要看看小姐姐们又弹什么曲子了,什么李尚熹、刘弘沛、李沅珊、高诗媛.....如数家珍地念叨着一个个甚至都未曾谋面的小姐姐的名字。最喜欢的游戏就是让我放视频给她猜是谁弹的,基本都能猜对。最让我吃惊的,她不仅能迅速说出每一首曲子的名字,而且能准确指出每一处错误,哪里是品按错了,哪里节奏不对,谁的二弦左了......到后来,每一次新出现的指法,她都会去研究,告诉我什么是摭、什么是摇指、什么是人工泛音......

        还时不时有些让人忍俊不禁的点评:

        “这个小孩子以为她在弹二把位,其实她是在弹升sol把位!”

        “她老在不停地换把,实际上不用这么麻烦,这些音在一个把位上就都能够弹出来的。”

        “这里明明是摇指,她用滚奏代替,她作弊!”

        “这个叫做绞弦,我听她们弹出来都是火车轨道的声音,可是我只弄得出划火柴的声音。”

        ......

        有一天,我见她在在反复听一首《彩云追月》,是丫丫弹的。我问:“为什么你总听丫丫这首?”“因为她弹的好!”哦,你觉得她哪里弹得好呢?”“她弹的有的时候快,有的时候慢,有的时候轻,有的时候重,好听!”

        我的心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质朴的描述。好听的音乐,无国界的语言,好像就是这个理儿。

        我说:“你看了这么多,那你自己会不会弹了呢?”她说:“试试呗!”。于是就真的翻开谱,一首《彩云追月》居然就完完整整地摸了下来。虽然还结结巴巴的,但我听得出,她对什么叫好听,有了自己的理解。

        我把这消息告诉了王老师,开始还担心会不会影响老师后面的教学,没想到王老师立刻大加鼓励,说她想练什么就让她去练,有任何不清楚的就随时问。

        于是,在这个暑假,三四级没学过的曲子一首接一首,都摸了个遍。每天都练差不多四五个小时。到晚上,还要催着我找王老师点评。

        我算过王老师的时间,每天上完课回到家都是10多点,再抽出时间应对橙橙这样那样的问题,就一定到凌晨都无法休息,第二天还常常要有演出排练。所以我极少愿意去打搅。可架不住女儿热切的期待,还是时不时深夜发信息去问。然而,王老师总是能在腾出手的第一时间回复,复杂难懂的地方,还不厌其烦地发图片,发视频,给橙橙送来最细致的指导。末了,还不忘叮嘱练琴不要坐的太久,一段时间起来活动活动,有任何不舒服的,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老师。

        记得曾经围观过朋友圈的一段对话:

        杨瑜老师:“每当工作室有小朋友去演出、比赛、考级、夏令营、冬令营、交流活动……,老师们总是无偿的、自发的、自费~~去为小朋友们调音、打气、全程陪伴!!满满的爱![爱心][玫瑰][拥抱][拥抱]让我感动又欣慰!”

        王樱谘老师:”小时候您不也是这样对我们的吗?…...”

        ......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排第一的,是传道。术精者固可敬,然唯有道传承者,方可尊为师!

        终于有机会去现场看杨瑜老师和乐团的表演了。橙橙坐在下面,可兴奋了。一会儿告诉我哪个是阮,哪个是柳琴;一会儿告诉我这个声音从哪个乐器发出来的;一会儿告诉我谁刚才弹琵琶又换成月琴了;一会儿又问我低音大提琴到底是弹的还是拉的.....那一刻我强烈感受到,在她小小的内心已经装了一个大大的声音世界。

        杨老师出来的时候她就屏息聆听,一脸认真。杨老师带动了整个乐团的激情演绎,这个时候,溢满大厅的不只是跳动的音符,更是随处散发的人性的光芒!

        散场了,抑制不住满脸兴奋的橙橙问我:“爸爸,为什么杨老师每次总是弹得那么好听?”

        “因为,她是用生命在演奏!”我说。

        “什么叫做用生命演奏?”

        “嗯,将来,你一定会懂的!”

        经过不懈努力,在杨老师的亲自考察及赞许下,橙橙进入了梦寐以求的尖子班,终于可以和小琵琶群里那些每天羡慕的偶像小姐姐们同场学艺了。

        橙橙说:”这次我一定不会再哭了。“

        是的,橙橙没哭,还得到了老师的当场表扬。

        然而,并非总是天遂人愿,更大的挫折不期而至。

        这天,橙橙在练琴时突然手臂巨痛无法坚持。接下来几天,疼痛不仅没有缓解,更发展到手腕、指关节多处。

          急诊医生给出了疑似腱鞘炎待查的结论,建议立即休养。这意味着刚刚奔腾起来的小马达要戛然熄火了。更可怕的,如果确诊,甚至可能对她将来的演奏梦想造成持续伤害......

        可怜的女儿,你这是被天降大任砸到的节奏吗?爸爸其实并不图你有什么大成就,只是希望你能拥有自己快快乐乐、平平安安的小确幸而已,别再遭受什么磨难了呀!

        女儿倒是没有表现出太多悲伤,只是在反复追问:”到底多久才能弹琵琶啊?“

        我没法回答,只能用她似懂非懂的语言感叹: ”悲欢离合,生老病死,其实是人生常态,早晚都得体会啊!“

        橙橙忽闪着眼睛望着我,突然冒出一句:”爸爸,你会不会死啊?“

        我被这无厘头的问话逗乐了,戏谑地答道:”爸爸当然会死啦,是人都会死的!“

        女儿突然一头扑进我的怀里,哽咽起来:”我不要你死,我要你......要你永远陪着我,听我弹琵琶,看我......看我像杨老师一样......用......生命去演奏......

        ......

      孩子,爸爸答应你,永远等着你,看着你,等你在音乐里谱写人生,看你,用生命,去演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