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山西村(8)紫檀林的秘密

图片发自简书App


鹿鸣堂北侧院子里,风声树影,月光透过树叶间隙洒到地上,斑斑驳驳分外好看,没有一丝风,只有老槐树周围的虫鸣一唱一和。树后面是个不算豪华但非常雅致的房子,鹿鸣宴结束后孩子们就被尉氏族公安排住在这里。

屋子里,孩子们把他们在山麓族的遭遇全部告诉族公。

“真没想到,你是周子的孙儿,缑甲的外甥,我确实派他寻找千里驹,着实不巧。”族公听完孩子们的遭遇后深深叹口气道。

“原来山麓族只是表面浮华,居然连三个孩子都容不下,我还自豪地认为这里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想想真是讽刺。多亏了你们,今日让我才能看清现实。”

“那您为什么还让好色男子参加宴会。”周煜燚不解。

“鹿鸣宴以招揽贤才为目的,岂能把人拒之门外,即便他是骗子,以后不用就是,你们还小,不会懂的。”

“对了,献蟋蟀的计策是谁想的,你们后面肯定有高人指点。”族公问道。

“我们也不清楚他究竟是谁。”陈夕说:“只知道他喜欢养鹤,自称豢鹤人,平日都叫他白鹤爷爷。”

“他有如此才能,隐居山林有些可惜,住在哪里,改日我去拜访拜访。”

“沼泽地附近的紫檀林。”

族公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他张大嘴巴好半天才说:“紫檀林?你们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

“紫檀林原本是古战场,据说先祖逃到此处时青色山麓陡然显现,并在那里打败了神巫族,所以,紫檀林下面埋的是两族战士的英魂。”

“那不就是坟地吗?”风铃说道。

“没错,是坟地,而且是片大坟场,所以谁会住在那里?”族公回答道。

陈夕脑袋嗡嗡作响,难不成他们在坟场上住了三个月?可是一切是那么真实,不像是假的,究竟怎么回事?

“紫檀林里真的有个小园,我们没骗您。”陈夕急忙辩解。

族公摸摸陈夕的脑袋:“我相信你们没说谎,只是事情有些蹊跷,这样吧,明早我和你们同去趟紫檀林,到时候就清楚了。”

第二天天刚朦朦亮,族公和孩子们急匆匆赶往紫檀林。

循着记忆中的路,他们来到沼泽地附近,这里一如既往,唯一不同的是听不到清脆的鹤鸣声,似乎验证了族公的说法——这里是个坟场。陈夕隐隐感到不安,不知不觉加快了脚步,没多久来到了紫檀林,一样的树林,一样的河水,但是不见小园,也没有豢鹤人,一切仿佛人间蒸发,不留一丝痕迹,不,或许从来就没有过。

“这……怎么可能……”孩子们看着眼前的景象,他们不敢相信,前一天晚上还与白鹤爷爷一起吃饭戏耍,隔了一天什么都没有,神秘和恐惧感同时席卷而来。

“我们……碰到鬼了吗?”风铃首先发声。

众人不语。

“别急,别急。”族公打破了沉默:“昨晚你们走了后我查了查古籍,终于在部禁书中找到了些蛛丝马迹,或许与豢鹤人有些关系……”

“百年前,我们尉氏先祖无意中得到了一只五彩神鸟,当时的山麓族刚创立不久,正处于百废待兴时期,族人都说神鸟是天降祥物,会给族部带来好运。但是没人会养神鸟,于是有位智者向族公献策,说神巫族有个巫术天才,本来是大祭司的绝佳人选,无奈此人性情洒脱,不愿意被拘束,居然成日养鸟,尤其以白鹤为最,不是驾鹤而来,就是乘鹤而去,游走于山西村各地。”

“后来先祖花了重金请他豢养神鸟,几个月后,神鸟被养死了。让人想不通的是,那位天才趁着先祖没有发现此事,把神鸟做成肉饼献给先祖吃,可能害怕此事泄露被先祖追责,逃了。去了哪里,没人知道,是生是死也不知道。”

“您的意思是他和白鹤爷爷是同一人?”周煜燚问。

“谁知道呢?但两人确实很像,不是吗?”族公反问道,“无论他是谁,能劝诫我看清山麓族的事实,又愿意传授你们知识技能,至少不是坏人……”

“才不是呢,三个月里,我们压根没好好休息过,知识技能,又没人逼他教。”风铃听到这些就气鼓鼓。

“哈哈哈,你们还小,到时候会明白的。”

“如果真是同一人,那他可是活了好长时间。”周煜燚感叹道,“可为什么我在神巫族从没听过这个传说。”

“只能说明当年发生了些隐晦的事情。”族公不以为然,“这事情先告一段落,你们接下来有何打算。”

“舅舅既然不在这里,我们也没必要留在山麓族,何况,最主要的事情是帮陈夕找到回家的路。”周煜燚说。

族公好奇地看着陈夕:“回家?你不是山西村的人吗?难怪衣着怪异。”

“嗯,我一觉醒来就在风铃的家乡河松部,您有什么建议吗?”

“你家会不会是蜀山东面,要知道,我们这里称作山西村是因为在蜀山西边。”

陈夕听后恍然大悟,对啊,这种可能不是没有,自己怎么没想到。于是赶紧问:“如何到蜀山东面?”

众人摇头,“蜀山险峻,从来没有人上去过,更别提去蜀山东面。”

陈夕刚刚燃起的希望像被浇了杯冷水,马上熄灭。

“别气馁,”族公安慰道:“兴许豢鹤人知道路,你们想想,他居无定所,学识渊博,驾鹤游玩,说不定去过蜀山东面。”

陈夕有些懊恼,为什么当初不多问一句,现在也不至于如此猴急。豢鹤人,他会去哪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鹿鸣宴,山麓族的年度大盛会。 据说山麓族新建之后,为了防御神巫族侵扰,尉氏历代族公向山西村各族部招揽贤才,经过三代...
    苍桐君阅读 438评论 2 41
  • 陈夕和风铃紧紧跟在周子身后,一路不语。 陈夕琢磨着,危机应该过去了吧,毕竟天都亮了,也没有见士兵把她们绑到祭天台。...
    苍桐君阅读 577评论 9 37
  • 早春的夜晚是非常冷的,孩子们湿漉漉的身子抱着草堆半睡半醒撑到第二天,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仓库时,他们早已做好了前...
    苍桐君阅读 482评论 6 40
  • 缑甲宅子前,周煜燚三人已经等了很长时间,大门终于开了,内院家仆走来说:“家主三个月前出去为族公寻找千里良驹,什么时...
    苍桐君阅读 540评论 7 40
  • 《水深几米》 9 文农:我的每一首作品完成后的自恋期大概...
    以琳_阅读 256评论 4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