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婆婆的前半生(二)

        张婆婆想着:“大儿子终于回到身边了,往后一家人在一起热热闹闹日子可得劲儿!”大儿子确是回来了,但是却一直没有工作,干啥呢,思来想去不如养鸡吧,反正大学学的是这个专业,想来努力努力也不会赚不到钱。说干就干,一家人养起了鸡。

        张婆婆老公死后,张婆婆不甘心,也可能是日子逼得,张婆婆找到矿上的领导,带上自己的两个儿子要给自己全家讨个生活,每次过去,张婆婆也不空手,院子里的大公鸡一抓就是两只给矿上领导送了去,都说“开门不打笑脸人”,矿上领导看着一家孤儿寡母也确实困难,就全部给了低保,从此,张婆婆一家都吃上了低保,虽然每月钱不多,但是至少也算有个零花钱应应急。当然,这是后话。

        儿子带来的那个小丫头又瘦又小,什么也不会,但是也算是护校中专毕业,张婆婆一看这小丫头就恁点(个矮),当时就对这小丫头不太满意。小丫头是四川人,父母都在南疆兵团,一个人跟了儿子跑到北疆来,看着人家小姑娘好歹也是黄花闺女,不能就这样跟了儿子吧。于是就把小丫头带到自己老汉的房子去了,让她在家里玩,什么也不用干,不让两人在一起。当时张婆婆还是有点私心的,比如说,让着姑娘别和儿子在一起,说不定她自己就回南疆了。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小丫头才在新家呆了不到半天就闹着要回去:“我要回去给林林做饭”,就头也不回地跑回去找自己儿子去了。张婆婆没有办法,值得默认这个小丫头在自家跟儿子住下了。

        张婆婆儿子也算争气,头年养鸡虽然辛苦,但是到底也是挣了点钱,后来,县城社区的人搞未就业大学生摸排,自己儿子到社区去上班了,虽然只有几百块钱,但是总好过风吹日晒吧,又过了一年,儿子考上了公务员。这下,小丫头坐不住了,在家问婆婆:“林林考上了公务员,他不要我了怎么办?”张婆婆寻摸着不如到县城医院去看看,能不能给小丫头寻个事干干,这一找,果然还给找上了,刚开始也是几百块钱的临时工,后面参加了考试,考到了山区的卫生院当护士,算是有了正式编制。

        张婆婆一看这下好了,两个孩子都有正式工作了,不如把他们工资卡都要过来,帮他们存钱吧,跟儿子一说,儿子也没二话就同意了,连带着把小丫头的工资卡也给了张婆婆。

        两人的工资卡在张婆婆手里还没捂热呢,晚上小丫头就闹起来了,说死说活就是不同意把两人的工资卡给张婆婆,大吵了一架之后拉着行李离家出走了。

        这下张婆婆可着急了,人家小丫头在这里无亲无故的,一个人黑半夜跑出去出了啥事可咋办呢,于是一家三口开始找人,找了后半夜,儿子林林总算找到了,过了几天,小丫头自己又拉着行李回来了。最后以张婆婆把工资卡交还两人而告终。

        这是张婆婆第一次和小丫头正面交锋,张婆婆当时就想:“哎,这是啥人呢,发起脾气跟疯子没两样,好了之后又啥事没有。”想罢又摇摇头,叹了口气。

        从此后,张婆婆还是打临工过日子,想通了以后,自己参加了社保,到老不能自己手里没钱,管社保给多少,“苍蝇是小,好歹也是肉啊。”后来,小丫头未婚先孕,两人奉子成婚,当时儿子说要结婚的时候,张婆婆语重心长地跟儿子说了句掏心窝子的话:“林林,我觉的这小丫头不行,你看他这脾气,够你受的,反正你自己看吧。”但是儿子的意思就是两个人虽然打打闹闹,但是好歹在一起也这么些年了,前面又流了2个孩子了,这个孩子再不保,以后可能没有孩子了。张婆婆无奈地叹了口气,同是女人,张婆婆怎么会不知道呢,2次流产都是张婆婆自己带着去的。第二次的时候,自己儿子没有时间,在加班,张婆婆推着自行车带着小丫头到了中医院,想起这个小丫头平时脾气爆裂的样子张婆婆就来气,送到门口,张婆婆就说:“好了,你去吧,我还有事呢,你自己去刮了回家。”从此这件事情就在婆媳的心里埋下了祸根。

        这年,张婆婆还是给大儿子操办了婚事。小丫头的父亲来了,小丫头父亲也是四川人,耙耳朵,被小丫头亲妈管的服服帖帖,但是最后还是离婚了。张婆婆就不懂了,亲家之间就每天谝传子,谝来谝去两个人相处的其乐融融,小丫头爸爸就跟亲家母说起了知心话。

        “亲家母,你不知道啊,小芳他妈,那就是个神经病啊!”

        “咋回事,你怎么这么说呢?”

        “亲家母,你不知道啊,他妈那个人,我受不了啊。一点不满意,就跑到我们连队骂街,骂的所有人都知道,我活的窝囊啊,丢人。”

       “那年冬天,我去给人帮忙杀猪,忙了一天了,人家留我吃饭很正常啊,我前一天还跟她说了,我吃完饭再回来给你做饭,她答应的好好的,我就去了。到了晚上我回家,问她吃饭没有,她说吃了,我想吃了就算了呗,我就不做了。然后就睡觉了。”

        “睡到夜里2点,她“腾”坐起来不愿意了,问我为啥不回来给我做饭,我就说你不是吃过了吗,就那,我们一直吵到半夜,她不让人睡觉。天天吵,夜夜吵,就是不让你睡觉,我都快成神经病了。”

       话虽如此,都说“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张婆婆还是劝和不劝离,说:“行了,毕竟是两口子,你们不是还有个小的吗,看在孩子的份上,凑合过吧!”

        亲家公这个耙耳朵说了一绝决绝的话:“亲家母,你放心,我就是这一辈子都打光棍儿,我也不和小芳他妈过,那个神经病啊……”后来,亲家公一个人回了四川老家,到死都没有和小芳的妈复婚。

        张婆婆又让儿子跟儿媳妇到南疆看看去,好歹结婚了,回去认认门。没想到,回去两天就回来了。

        张婆婆就奇怪了:“儿啊,你怎么这么两天就回来了?”

        “妈,你不知道,他们两个一见面就吵,吵不到一起就摔门出去,我怎么劝都劝不住啊,堵了这个堵那个,就是不能好好说句话。再吵下去哪个受得了啊,还不如回来过个清静日子!”

       婚礼还是办了,小丫头隆起的肚子怎么遮都遮不住。好在现在社会开化了,不少人也是奉子成婚,也没什么人说闲话。

        小半年以后,小丫头就生了个又黑又瘦的儿子。张婆婆心想:“这小丫头一直也没少吃,自己个长了20多公斤,怎么大孙子生下来恁瘦啊。”想归想,到底还是没有当面说出来。小丫头在这里无亲无故,没办法,张婆婆不再出去打零工挣钱了,只能留在家里带孙子。

        刚生下来,每天烫尿布,又是洗又是涮,张婆婆累的直不起腰来。但是好歹那是自己亲孙子,张婆婆即便累着也是高兴的。后来张婆婆才发现,这个又瘦又黑的大孙子真是难带啊,光生病,把自己连个儿子小时候没有生完的病全部生完了。有点不得劲就要上医院挂吊瓶,才一岁半就把张婆婆这辈子的吊瓶都打完了。没有办法,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孩子到了4个月,小丫头就叫着断奶,夜里不管孩子饿的嗷嗷叫就是不给吃包(河南人吃奶叫吃包),成天成天哭啊,张婆婆到底是心疼孙子的,不由在心里犯嘀咕:这个娘当的正是不够格啊,哪有恁心狠的娘啊。

        孩子就在一病接着一病中慢慢长大了,那叫一个瘦啊,看着比同龄孩子矮半截。

        这一年,张婆婆的小儿子也从东疆回来了,张婆婆的儿子之前在企业一干就快5年了,虽然企业待遇不错,但是无亲无故一个人飘荡在外也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于是就动了回家的心思。

        小儿子运气好,赶上新疆“七·五“”之后的的好政策,未就业大学生经过援疆省市的培训之后统一安排就业,一参加考试就考上了,考上后还在同学里面顺利地找了对象,一年半后,两人走上工作岗位,这一年,小儿子快30了。找的对象张婆婆还是挺满意的,大高个,长身量,白脸蛋,娘家就在县里,张婆婆很满意。

        张婆婆因为是县城的低保户,赶上好政策,当年以非常低廉的价格买到了公租房,当时张婆婆犹豫着要不要的时候,小儿子刚好也在,就说:“这么便宜的房子哪有啊,妈你买下来,我拿钱。”当时张婆婆儿子每月的工资5000多块,公司还管吃管住,当即拿出钱来给了张婆婆,张婆婆就买下了那套不到70平米的公租房。

        这下小儿子结婚这套公租房可排上了用场,张婆婆和老汉一商量,自己找了装修工人简单装修了下算是给儿子准备了婚房。小儿媳妇倒是也没说什么,但是大儿媳妇不干了,凭什么都是儿媳妇,他们结婚就有楼房,我结婚这么多年还跟两个老的一个锅里吃饭?

        于是,大儿媳妇当着还没过门的小儿媳妇就跟公婆说:“我要装修房子。”

        张婆婆愣了半晌开腔:“现在哪有钱呢?”

        “反正我不管,我就是要装房子,这些年 ,跟你们一起过,我早就过够了!”

        不管怎么说,张婆婆和大儿媳妇是过不到一起去的,但是这个小儿媳妇学历还挺高,跟儿子一样是个本科,看起来也是知书达理的样子,张婆婆想和这个小儿媳妇处好关系,到老了也不至于孤苦伶仃。后来,张婆婆和小儿媳妇聊天曾说过这样的话:“我没有丫头,就想把你当亲闺女一样。”一句话把小儿媳妇的心说的暖和和的。

        后来,大儿媳妇还是装修房子了,至于钱,张婆婆还是一分没出,反正他们都有工资,一个月六七千呢,既然要装,那就自己想办法。

        大儿媳妇的房子在县城,100多平,这一装修,花去五六万,明明是三室一厅,大儿媳妇把其中的一间装成了书房,小卧室给自己的儿子打了个小床,一家人高高兴兴搬进去了,把儿子留给了张婆婆,张婆婆无奈,那就带吧,晚上老汉外出打工不回来的时候,就把大孙子搂在怀里睡觉,时间长了,大儿媳妇也不当来了,张婆婆对这个孙子的感情却是与日俱增。

        过了一年,小儿媳妇也生了小孙子,小儿媳妇170厘米的高个,当天下午不停上厕所,张婆婆比较有经验,心想:“这是不是要生了。”于是给儿媳妇烧了红糖水打了10几个荷包蛋,好说歹说让小儿媳妇吃下了半碗。

       小儿子本来在乡里上班开会,小儿媳妇几个电话打过去,刚开始小儿媳妇没有明说,左等右等不来之后,直说自己快生了,小儿子这才骑着摩托车将媳妇送到了最近的保健院。 送到医院以后,医生说宫口已经开了,你们自己拿主意,要在这里生就赶紧办住院,要去市里就赶紧走,不要耽误。

        小儿子一听,马上包车去了市里的妇幼保健院,办好手续做好检查不多一会儿晚上就生了,张婆婆当天没有去,在家给一大家子做饭。再大的事情也要吃饭,倒是把自己男人和大儿子派去帮忙了。当天晚上,小儿媳妇生了个六斤六两的小孙子。张婆婆第二天到了医院,高兴地说:“个子大就是好啊,一转眼就生了,我那大儿媳妇,进去两天还生不下来呢。”

        小儿媳妇娘家人多,亲爹亲妈拿着退休工资种着地,日子宽裕着呢,连小孙子也让娘家人带着。往后的日子里,张婆婆可高兴了,有的时候去吃喜,别人都说张婆婆有福,自己有两个儿子,儿子媳妇都有工作,另个儿媳妇都生了孙子,谁都比不上张婆婆有福。张婆婆也高兴地点头说:“那是,数我有福!”

        两个孙子的奶奶不好当,管了大的还有小的,有次一家八口正在吃饭,张婆婆说:“现在这日子,以前我做梦都想啥时候一家能凑成8口,我就满足了。现在不就一个小蛋蛋吗,上了幼儿园不就好了吗?”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小儿媳妇当即脸色就不好看了。筷子“啪”一声放下,饭都没有吃饭就走了。

        俗话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2个儿子,2个儿媳妇,2个孙子,张婆婆的日子过得难。大儿媳妇脾气火爆泼辣,但是大儿子现在可是提拔了,人在乡里经常不着家,但是对自己那是没的说,经常从山里给自己带来鸡、鱼、羊,逢年过节还会有人给自己送来一堆牛羊肉什么的,放在冰箱里面吃都吃不完。大儿子还会背着大儿媳妇给自己给钱,张婆婆觉得大儿子比较孝顺,对自己大孙子好点,总是没错的。大儿媳妇三天两头就叮里哐啷跟自己干架,张婆婆也忍了,但是大孙子从小就是自己带,让张婆婆心疼不已,孩子到了三岁还要吃包,有的时候张婆婆打着麻将还要让大孙子吃着包,丝毫不避讳麻将桌上的其他男人。

       一次,小儿媳妇下班回来看到了,等到麻将桌散了,小儿媳妇开口道:“妈,这孩子多大了,哪有这样的孩子,都三岁了还要叼着奶头的,给他戒掉,这孩子都被你惯成什么样子了!”

        张婆婆道:“他要吃,你拿他啥办法?”

        “他要天上的星星,你也给摘下来吗?”

        张婆婆无言以对。

        小儿媳妇又说:“妈,你在家里天天打麻将呢,桌子上这么多人,你一把年纪了,你见哪个奶奶这样了?”孩子小不懂事,你一把年纪了不知道孩子不能惯吗?”

        小儿媳妇说罢又跑到张婆婆大孙子面前一本正经说了一顿。从此张婆婆下定决心给孩子戒掉了非要吃包的习惯。

        到了夏天,张婆婆小儿媳妇的亲家忙活地里庄庄稼的时候,小孙子也送到这里来了,张婆婆带着大的管小的,不免累得慌,大孙子身体不好经常生病,不免就把小的传染了,有时候,2岁多的大孙子闹瞌睡的时候一个劲地哭,张婆婆就抱着大孙子哄,小的还不会说话,被丢在院子里的爬行毯上面“啊,啊”叫着,爬来爬去爬进了附近的泥坑里。这一幕恰好被提前下班回家的小儿媳妇看到了,于是就在心里对这个婆婆有了芥蒂。

        从此,小儿媳妇尽量把孩子放到娘家,有的额时候实在没办法才送到婆家来,时间一长,小儿媳妇心里就有了埋怨,凭什么大孙子当宝贝样疼,小孙子就不想管。

        到了孩子一岁班左右的时候,小儿媳妇本来把孩子送到了娘家,但是下午通知到县城开会,于是急三火四吃了饭把孩子送到婆家,结果婆家没有人,下午开会就迟到了,长久以来心里的埋怨就全部爆发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