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一家(11)自叙四

字数 2464阅读 22

目录

我和我的一家(1)序

我和我的一家(2)父辈传说的祖辈

我和我的一家(3)父亲

我和我的一家(4)大娘康金芝和所生儿女

我和我的一家(5)生母金二婼

我和我的一家(6)二姐杨琼芝及家人

我和我的一家(7)二哥杨德昌

我和我的一家(8)五姐杨凤英

我和我的一家(9)三哥杨德清

我和我的一家(10)五弟杨德才

我和我的一家(11)自叙

我和我的一家(12)岳母高金芝

我和我的一家(13)岳父沈道成

我和我的一家(14)大舅哥沈连生及一家

我和我的一家(15)二舅哥沈连超及家人

我和我的一家(16)从石棉矿调水泥厂以后的经历

我和我的一家(17)后记


自叙

队里有户金姓人家有三个姑娘,从小没有了母亲,是父亲领养大的,三姑娘本来是和堂哥德文恋爱,后来她又喜欢上我,这种不合情理的恋爱,当时我还是接受了,那时我刚好十七、八岁。她父亲是种菜能手,种出来的菜特别大,去她家菜园需经过我家门口,每天傍晚她们家人从菜地里回来,拿回来的菜都有我家一份,她父亲也很喜欢这门亲事,她二姐更是满意,我家有什么事,她姐妹俩都会主动来帮忙,这种关系大约维系了一两年,我们之间虽有接触,但很清白,没有深层的关系。其间,我发现该女很轻浮,听说去赶集的路上与某小伙子有极其亲密的举止,还听说又与某某一起照相的说法,在我即将参加工作前夕,她还与一个叫离了婚的男人手牵手地亲密往来,听到这些传闻,我毅然放弃了与她相好的念头。我参加工作后,听说她曾无数次巴结我母亲,被我母亲拒绝,我三哥看了她的浪荡行为给她取了个诨号叫“三号老”,意思是任何人都可以亲密接触的那类,背地里人们都这样喊她。随后,她又与我堂哥和好,我心里得到一丝慰藉,毕竟是我对不起堂哥,她最终还是进了杨家门。按照农村规矩,一门亲事的成立,要有定亲、吃小酒等手续,还好我们之间这些什么也没有,加上没有深层的感情纠葛,所以结束这种关系很干脆。

回到家的几年里,大概是1969年春节,我随亲戚回绿春老家过年,回去时候挑了些瓦货(土陶瓦罐之类),一路上,我第一次经历了走远路、挑不动担子的滋味,那简直是寸步难迈,也就是那一次,我体会到人在累得寸步难行的情况下,吃上一把白糖,又能挪步的感受。还好当时一个叫生宝的曼索老家的好心肠小伙子,帮我减轻了担子,使我最终回到了老家的沙,受到自家兄弟姐妹和亲戚朋友的热情款待和悉心关照。回程时每家每户都送了腊肉(那时肉食在墨江特别缺乏,一年四季一家人吃不上两三餐肉),由于路途远,亲戚们送的东西无法全部带回来,在回来的路上寄宿在一户所谓的熟人家,当晚我们都睡熟了,第二天醒来,我的腊肉好像少了几块,这是我的感觉,但我没有说出来,回到家里讲了此事,母亲说很有可能,我们家人每次回墨江都寄住他家,他家以撵猫的借口,接触我们担子。记得那一次是我第一次回绿春老家,那时大哥还在世,可是,不知什么原因好像没有在家过年。第二次就是全家回去看望重病的大哥,这一次也就是父亲去世的那年,按照那里的风俗,父亲的魂魄也随回去,故每到亲戚家去吃饭时,每家都按回去人数杀鸡招待,还加上父亲的一只,每家都是六只。第三次大哥去世,全家人又一次回去奔丧,也就是那几次回的沙老家。墨江、绿春虽相距不远,但民风习俗确有很多不同,最不可思议的是,对于售货员或服务行业人员的称呼就有差别,比如买东西时对服务员的称呼,我们通常尊称同志,那里却喊“公司”,如果喊“同志”,他就知道你不是本地人,可以不理你,或少理你,跟着喊“公司”他固然高兴热情多了。还有农村小伙子穿着打扮也和我们这边的稍有区别,喜欢穿白球鞋、短衬衣,长袖衬衣如果不扎进裤带就会被笑话,说长得连屁股都遮起来了。

毕业回家后,出来参加工作的念头几乎没有了,因为一是父亲问题,二是一个高小生哪有条件出去工作,加上当时参军、读书、外出工作都是靠推荐,而当时的大队干部又是整父亲最凶的人。

七一年三月墨江石棉厂到龙坝招工,那时形势稍有好转,我五姐转正为公社行政干部,就是这一次决定了我的命运。招工条件中有一条“工干家属优先”,加上五姐在公社与前来招工的杨德方说好,我有机会参加了体检,体检时我心跳过速达130次/分,险些被甩,是五姐做了工作,最终得以出来参加工作。那时参加工作还得把自家属于自己的基本口粮(所谓基本口粮,就是当年该队分给农户的人均粮食除以12个月,吃了几个月还剩多少的数,即为应交的基本口粮)交给粮店,粮店出具证明后,才能办理迁移手续,记得我当年交了60斤稻谷,其余是用五姐平时结余的粮票冲抵的。当时与我一起参加工作,同我一个大队的一共三个,一个叫李德祥,是我三姐夫的兄弟、退伍军人,另一个是阿萨乃人吴维忠,李德祥刚好结婚不久,不安心工作,恋家,后来转回了杩木电站。记得那次龙坝和哪哈两乡一起共招了90来人,在石头寨集中后,背着自己的行李步行到墨江,第二天又从墨江走路到石棉厂。

石棉厂距县城17公里,是高海拔综合矿区,有镍、石棉、磷矿、金等矿藏,后来都相继开发,成了远近闻名的金矿,矿区范围很大,所有的山上只见长得半尺多高的小草和很矮小的小树丛,一眼望去全是光山草原。也有的地方小草稀疏,可到处长满了各种各样的美丽鲜艳的小鲜花,微风吹来,小花、小草舞动着它们纤细的腰枝,弹跳着,顶头弯腰、摇摇摆摆的各种舞姿,细枝、丛叶相互撞击发出的声音像一曲没有歌谱只有旋律的乐章,听任风的“指挥”,给人那种远离喧嚣的舒快感。山上还有很多名贵中草药,每年夏秋总有不少药农、草医成群结队地到山上采药,都是满载而归。沟谷、山头到处都布满历代淘金挖矿留下的矿洞、深井,还有地质队探矿开挖的探槽,矿洞深井口长满杂草,经常有畜牧场的牲口掉进洞里,有的掉进很深的洞里没法弄出来,人们在山里走动也得格外小心,不然有掉进去出不来的危险。从山头一眼看去,翠叠的山峰一片金黄,与山下葱葱郁郁的林木形成鲜明的对比,空旷的原野不时飞来几只阳雀,唱着动听的小曲,飞上蓝天,起落的动作就像直升飞机一样,垂直起降,使我这个从小很喜欢鸟类的顿觉新鲜,世上还有这种飞翔技能的鸟类。那时节的天是那么蓝、那么高,微风轻轻拂过脸颊,真是心旷神怡。这一切景象,在我们湿热低谷的老家是从来没见过的。


上一章

我和我的一家(11)自叙三

下一章

我和我的一家(11)自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