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健回家6

/隙均

        国庆节前一个星期,为了防止节后回来宿舍生蟑螂,我们宿舍在周日进行了一场大扫除,把不需要的物品和久积的垃圾拖到楼下垃圾堆旁,给管理处的阿伯处理去,再把其他地上的物品放走廊上,堆得走廊中间只剩刚好过一个人的小道;整理完,阿王和我负责冲水,直接往地上整桶整桶的冲水,加沐浴露清洗,而阿健和阿黄用扫把扫水擦地,把水扫到阳台上;不一会,整个宿舍地是一片泡沫,过了两个钟才把地面洗干净。等地面晾干,把走廊上的物品全部搬回宿舍内;忙完快下午6点了,阿健舒适地躺在床上,此时宿舍充盈着沐浴露的香气。阿黄把还没吃完的鸭脖分给我们,吃得正香的时候,阿王说好久没聚餐了,今晚要不我们去学校旁边村的大排档?他用右手大拇指往大排档所在的方向指了指。阿黄笑着说怎么?王老板要请客不成?阿王说我哪是老板咯,我爸才是呢哈,去不去?阿黄说肯定去了,老板都发声了。我说也是,我们好像这个学期开学以来还没真正聚过,今晚可得好好吃喝一顿,好好聊聊。阿健起身下床,兴奋地大喊一声“走起。”,我们都默契的笑了,把鞋子一穿,稍微整理一下就出门了。

        我们点了几个常点的菜,上了一打酒,喝完接着又上了一打酒,大家都已经有点醉意了,阿健今晚的酒量出奇的好,以往的情况这个时候他早就嚷嚷着喝不了了,要醉了。看来我们都被他骗了。到11点半左右,阿王看大家吃得差不多,正要起身去前台结帐,阿健醉醺醺猛的站起来,一把拉住阿王的手,转过头对我们说我还没请过你们,今晚我请客,谁也别抢,况且我还失恋了,对吧。我们有点吃惊,阿王甩开他的手说你小子什么时候谈恋爱了?别找借口了哈,都知道你没什么几个钱,还是让我来吧哈。我和阿黄附和道:对对对哈哈哈哈。阿健似乎有些生气,双手搭在阿王肩膀,把他按回座椅上,接着趴在他肩肩膀,红着脸朝我们说不开玩笑,嗯,这次也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请你们,你们可要珍惜,因为我不会再失恋第二次了哈哈哈哈。阿黄说好好好,你高兴,我们也高兴。最后我们四个互相搀扶着一起到前台,阿健用他好几天的生活费付了钱。路上昏黄的灯光下,阿健一边东倒西歪地跑着,一边跟我们说他想自己租个摩托车,然后一个人国庆开回家去。我们都喝醉了,跟他说现在那有什么租摩托车的玩意,干脆我们给你买一辆好了,记得多请我们吃一顿哈哈哈哈。

        国庆节的前一天,我们真去买了一辆摩托车,阿健很是欣喜,说回来要给我们带土特产,特别是他老哥给他做的酱香牛肉,过年刚来时,我们就品尝过了,比在三只松鼠买的还要好吃些。我们跟他说明天早上要出发的时候,记得喊我们帮忙。阿健说那当然了,兄弟。他晚上把行李收拾好,打扫了一遍宿舍卫生;他是一个爱干净的人,甚至有时候会有洁癖,看他床上和桌子上的物品永远是整洁的;可能这是从小养成的吧,他自小就要帮着家里打扫卫生和干农活。为了早起,阿健那晚10点半就关灯睡觉了。

        我们之前从没听阿健说过他谈恋爱。直到阿健的老哥阿乌打电话给我们,才知道有一个叫阿离的女孩子,出现在阿健的日记中。那时阿健已经不在,阿乌还跟我们说阿健回家前得了咽喉癌晚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