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记日记#1497 吃了一餐客家菜-

2021/03/03 星期三 南京-广州

路路去公司开会,嘱咐厨房做了碗红汤大肉面给我。面很好吃,肉块很大,面条筋滑,吃完了面条剩了四分之一块肉,实在是太大了,早餐吃不下。南京皮肚面最为流行,可是我不喜欢,鳝鱼面、大肠面、大肉面都要好过皮肚面。张恒带我去过一次地雷面馆,感觉也还不错。面馆在一个菜场边上,清早逛完菜场吃碗热气腾腾汤汤水水的面条,很是舒服。

吃完这碗面,启程去广州。

天气阴冷,没想到南京会是这样的天气,还好带了一件薄羽绒服。路很顺,半个小时就到了机场,这让我没想到。司机说,老门东那里出来就上高架,不走市里。不管是香格里拉酒店还是颐和公馆,都要在市区内走一段的,用时自然要多一些。

上飞机就睡了,落地时才醒。下飞机时空姐递给我一瓶泡了柠檬的矿泉水,还问我要不要把午餐打包带走。也是奇怪,早餐八点吃的,落地时已经一点半了,我居然一点不饿。对空姐说了谢谢,拿着水走了。

喜欢住在白天鹅宾馆,熟人多,吃饭方便,喜欢白天鹅宾馆的早茶,玉堂春暖是黑珍珠三钻,这些对以吃为生的我是最大的诱惑。无事待在房间里看看宽阔的江面,缓缓地流水,也是一种享受。还可以在沙面溜达,或者散步珠江,都是很好的享受。1990年代初,我在广州讨生活,恋爱,结婚,去的最多的酒店就是中国大酒店和白天鹅宾馆,因为沙面,因为珠江,喜欢白天鹅宾馆更多一些,至今依然。

白鹅潭附近的珠江,这里江面辽阔。广州开埠后,外国商船可以开到这里,因此也造就了沙面的繁华。

约了闫涛老师,有些事请他帮助。在万绿山语西关海店坐下没多久,闫涛老师风尘仆仆来了。风尘仆仆只是习惯用语,用在北方比较合适初春的广州湿润温暖,见不到什么风尘。

半小时事情说的差不多了,万绿山语的李总也来了,大家坐下边吃边聊。万绿山语做的是客家菜,我曾经和陈晓卿老师来过一次,印象不错。李总是河源人,家在万绿湖旁,他的客家菜和我在北京吃过的很不一样。请教李总,他说梅州河源韶关等地虽然都是客家,但是风味有很大区别,梅州和河源根本就是两样。闫涛老师插话说:把粤菜分为广府菜、潮州菜、客家菜太简单粗暴了。广东菜分为五六个风味才算合适,粤北韶关南雄,受湘赣饮食影响,有很多辣菜,要说广东人不吃辣,到南雄走一圈就知道那里有多辣了。粤西湛江茂名一带,和珠三角、潮汕、客家又不同,在广东人看来完全可以自成一派。以前还把海南算在广东里,那么五六种风味在广东只少不多。我是赞成闫涛老师这种观点的,用省级行政区域圈定饮食风味对于变化万千的地区风味来讲,实在是太简单,用区域性中心城市来划分,会更准确一些。就像当年有人说上海饮食丰富,界定风味时把上海本地菜叫做本帮菜,其他还有:扬邦(扬州)、苏帮(苏州)、锡帮(无锡)、京帮(南京)、杭帮(杭州)、甬帮(宁波)、潮帮(潮汕)等,这样的划分可以让风味特点更为明确,对粤菜(广东菜)来说,这样的方法也是适合的。

晚餐菜单

山语咸香鸡。好吃,鸡味足。吃鸡还是要到广东。

风味鱼干拼甘香虾

粉陈肥肠。这个肥肠无敌了!选料精,肉厚油多,吃起来很是过瘾。

煎焗河鳝。其实是鳗鱼。广东人把鳗鱼都叫做鳝鱼。这个菜肥腴香润,是当晚的明星菜品。

姜汁蒸石坚鱼。鱼肉鲜嫩,鱼鳞也能吃,而且越嚼越有滋味。

原味紫菜饼

香椿炒鸡蛋。总觉得南方的香椿没有北方的香,家院子里那棵香椿树的嫩芽,和这个香椿不是一个味道。

茶油车田豆腐。这个豆腐好吃,腴甜香嫩,似有滑浆。

姜葱淋荷兰豆。

鸡汤紫松。据说可以缓解痛风。

陈皮粥

客家水律菜,下粥最佳拍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