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短故事09丨骗子

字数 574阅读 325
来自网络

苏小灿还是挂了嗡嗡震动的电话,十几个未接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急诊病房,过道都是人,幸亏她比较熟,尹石坚才能住得上单间。

尽管插着管子,身上纵横交错各种颜色材质的线缆,依然遮不住那张帅气俊俏的脸。

她苦笑一下,好土的名字。


程心洁来过两次病房,趁那个陪床的舞女不在,她想问问事情进展的如何。可尹石坚根本没有睁眼说话的意思。

开始以为闹着玩,可心跳缓慢,血压不正常,胡护士隔一段就来换药,她这个保洁刚“上岗”,哪能形色太过异常。

坏事了,老尹一个“金”戒指没少。

看来,要么碰上同行,要么就是男人身体真不行了。


韩明准备这票干完就和丽丽远走高飞,离开这个城市和那个只能靠夜幕揽活的歌女。

可她不接电话。

MD,姜还是老的辣,不会看出什么吧。

他端酒进包房前,下的药是之前三倍,非死即残,她是甩不了这个锅了。


小灿,这是我全部家当,只有这么多了。

谢谢石大哥,您看,这是那次火灾留下的,我最轻,我弟现在还在医院呢。

没事儿,咱们什么关系了,我信你。

您是好人,这债我一定还。


胡莉宿舍旁边是个夜总会,每天歌舞升平到后半夜。护士这活再不想干了,投诉几次没用,叫苦不迭。

那里没什么好人,常有人来急诊,不是喝多了酒精中毒,就是撒酒疯打架外伤。

有个小姐挺仗义,长得不难看,但左脸靠脖子的地方有一大块烧伤的印记。

她和朋友送病人好几次,跑前跑后帮着垫钱缴费。这次这个上心,陪了五天五夜,看来有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