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寄语

今日雨水,二月十八号,农历正月初七,上班的第一天。

去年雨水,二月十九号,农历正月二十六,那时候的父亲已经病入膏肓,有了离世的兆头。

父亲呼吸困难,不能长时间躺着,从夜里起两三回,逐渐到间隔半小时不到。熬不过漫漫长夜,父亲一遍遍的询问我几点的时候,我说:“快了,马上就天亮了!”

弟弟对我的回答很是不满意,可能他也觉的长夜难熬,刚过子时,马上天亮的话简直就是胡说。我的本意是让父亲感觉有盼头,可是弟弟不懂我的意思。我只能再给他解释:“现在已经是雨水节气,昼长夜短已经很明显,凌晨五点天就麻麻亮了!”父亲在旁边赞同地点点头。

三月二号,父亲熬完最后的一点精气神,走了!

太阳东边升起,西边落下,日月流转,不知不觉间一年过去了。

今年大年初一,熬年到两点多才睡,一觉无梦,太阳照到窗户上才醒来,一睁眼感觉神清气爽,与昨天,也就是大年三十,精神状态上感觉有很大的不同,就像蜕变了的春蚕一样。

这两年,身体状况较差,动不动就失眠,经常性的疲劳感,让我时常无精打采,又加上父亲住院看病,一日不如一日,身心煎熬。身体更加不好。父亲去世后二三天,我梦到已经穿好寿衣的父亲,突然起身,双手呈爪状朝我胁下抓来,刚开始觉得很害怕,瞬间意会了然,父亲在给我抓病。

醒来后忍不住泪水长流,离世的父亲,还是放下不下他的孩子。的确,我的胁下经常会有隐隐的痛感,刚开始以为是胆结石疼,可是,做了胆结石还疼。

在这一年里,除了劳累的时候,真的基本不疼了。我相信是父亲给我治好了。

前天,和母亲视频,我说母亲气色好多了,母亲也说起,大年初一醒来,一瞬间感觉身体好了。这要放在以前,我肯定会觉得母亲神神叨叨的。可是现在我信。

父亲走了,我们一家人的生活回归正常,最伤心、最难过、最彷徨的也是母亲,没了父亲的陪伴,临近古稀才又不得不开始适应新的生活。

一年伊始,新年新气象,愿我的家人一切安好,幸福安康,心想事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