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记忆之偷袭

 我的堂兄叫李季胜,比我年长6个月,我两家住东西屋,我爷爷奶奶住在他家,他是我叔的大儿子,营养状态和身体素质比我强很多。小时候和别的小孩跑赛玩儿,都是他拉着我跑,不然我回回第末。我小时候识字多,会算账,但人却笨手笨脚,体力方面的事都不在行,最怕动手打架,我俩也打架,每次我都不赢,但是在外面,他是不许别人欺负我的,他总是帮我,只要他在我跟前儿。

 一个秋天(上世纪70年代初)的下午,我和胜在我两家共同的大门口外玩武打,每人拿个小木棍,学画本(连环画)上的英雄们那样比划着,J家的小FS子走过来了,这小子和我同岁,家是农业社的(父亲在城里上班的人叫工人家庭,父亲是农民的叫农业社家庭),是个滚刀肉,打架下死手,附近的小孩都怕他。

 小FS子开始撩闲(挑衅):李大嘴。(这是我们李家的共同外号)

 胜回击:J气脖子。(小FS子他妈有地方性甲状腺肿)

 小FS子:李大饭碗。(这是我们李家的另一个共同外号)

 胜:粗脖根。

 两人凑在了一起,打架的前奏开始了,他俩没有经过撞肩,直接磕拳。当时小孩打架有几个前奏,先撞肩,两人侧过身来,左肩对右肩,一下一下的撞,有个人觉得自己力量小,不是对手,就躲开了,然后说,不稀搭理你,于是打架在没开始就结束了。撞肩没分胜负,下一步是磕拳,一上一下两个人的拳头对撞,逐渐加力,也有换手的,如果一个人忍不了痛,就收回拳头,说一句,你等着,打架也就结束了。磕拳过程中,谁也不收手,两个的眼神就开始发狠了,几乎是同时,两人磕拳的手就打向对方的脸,也有动脚踢的,那是高手。

 胜和小FS子的磕拳还在继续着,小FS子的脸上笑嘻嘻的,没有一点怕痛的感觉。我站在胜的右边,看着小FS子的脸,不知何时能结束,看着看着,我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我要偷袭他,我也要帮胜一回!我想绕到他背后打他的脸,用棍子,不行,棍子太长,有可能打到胜,用手打,太近了,他抓到我,我就没法跑了。心跳得厉害,人开始一点一点的往小FS子身后绕,我现在站在小FS子身后了,我看了一眼胜,他也看了一眼我,就在我俩目光一对的时候,我用最大的力气,在后面打了小FS子一个响亮的耳光。我扔了棍子,往家跑,胜也跑,并追上我,又象跑赛玩一样,拉着我跑,我俩一起跑回了家。小FS子也没追,也没哭,反倒乐了,骂了几句拐了腿之类的话,站了一会儿也回家了。

 从此后我勇气大增,挨欺负的时候越来越少了。那年我不是六岁就是七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我们来学习一种行为型模式,它就是命令模式(Command Pattern)。 模式定义 将一个请求封装为一个对...
    HJXANDHMR阅读 882评论 2 7
  • 公认的“性趣”识别器点击上方关注“百分之三”每天有情、有趣、有料! 女人如何吸引男人?相信有无数人会说“胸”“脸蛋...
    巨梨App阅读 220评论 0 0
  • 姓名:李有连 企业名称:东莞耀升机电有限公司 组别:AT努力组 【日精进打卡第147天】 【知~学习】 诵读《六项...
    李有连阅读 96评论 0 1
  • 2017.05.15 看到牌,感觉我是站在凳子上准备操作的人,但是对自己要做的动作有一些不确定。穿白色衣服的人,好...
    塔罗咨询师Sophia阅读 10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