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行纪事(二)·大泽

【背负青山】

我站在蓝色的洱海边,看着远处此起彼伏的点苍十九峰,仿佛夹杂在天与海之间唯一的异色,除此之外,尽是一片湛蓝。这当然是一种感官错觉。严格来说,从人的视角去观察,海天再也没有明显的交接线了,甚至连陆地也染上了蓝色的淡影。

洱海,何其美焉?

【洱海】

我们起早在杭瑞高速穿行了四个小时,途经安宁、楚雄彝族自治州、祥云县,在大理白族自治州转了一百八十度,——若是顺着瑞杭高速继续行驶,穿过顶端蒲缥县,就可以进入滇缅公路了。——大巴车在大理站顺着爬坡道走了一个“之”字形路线,穿过大理下关、上关、与点苍山裸露的山脉线一路平行,最终来到了大理渡轮停靠站。下关风、上关花、点苍雪、洱海月,并列称为大理四景,又叫“风花雪月”。古人因而有诗曰:下关风吹上关花,洱海月照苍山雪。白族姑娘们的穿着也讲究“风花雪月”,这一点暂且按下不表,会在后面的人文篇详细论述。

两点钟,伴随着一阵高昂的汽笛声,仿佛大海中的蛟龙引吭高歌,响彻了大地,我们所乘坐的“海星1号”渡轮款款启动了。我们行将穿越蔚蓝色的洱海,途径点苍十九峰,最终留停在对岸。因为风速较大的缘故,渡轮中途将短暂停留在洱海小普陀。

踩着脚下移动的平地,两岸的画面开始向后拉扯。首先是左岸的点苍十九峰,连绵五十三公里的褶皱山脉,从云弄、沧浪、五台、莲花、白云、鹤云、三阳、兰峰、雪人、应乐、观音、中和、龙泉、玉局、马龙、圣应、佛顶、马耳、斜阳一一穿过,锯齿状的险峰你方唱罢我登场,各个雄浑壮阔,硕大无朋。在群山的半腰处是密封不透的植被,碧树成林,波浪般向前延伸,绿的仿佛用力挤压就可以滴出墨汁来;群山高处却是寸草不生的裸岩,奇峰突兀、怪石峥嵘,尖锐的锋刃如同天地间的一把锯齿,划开了太古之初的一片混沌,将天与地的距离渐渐拉远。

【点苍诸峰】

说起点苍十九峰,我们很难不将其与金庸先生的《天龙八部》联系起来。小说中的五台山、灵鹫宫具出于此。所以漫游在洱海上,看着左岸的奇峰嶙峋,我开始思索,哪里才是虚竹与天山童姥相遇的地方,哪里又是群雄大破珍珑棋局的谷地?

点苍十九峰连绵不绝,与洱海形同一对恋人,携手向北同行。峰峦与峰峦间形成深壑的谷地,山上常年淤积的冰川在烈阳下融化成清澈的水流,从山上汩汩流淌而下,最终全部汇入洱海。洱海向南形成澜沧江的一个支流,流经六个国家,被换名为“湄公河”。

当渡轮漫行在湖面上的时候,我看见万里长空倒映在洱海中,如同一幅流动的山水画,在起起伏伏的涟漪中渐渐碎成抽象的几何图案。阳光始终追随在我们的背后,渐渐发怒了,洒下的光波在湖面上化作无数斑驳陆离的星芒。若是离的远了,那些星芒就像天空中下起的金光雨。几只海鸥栖息在湖面上,慵懒的随着波浪笨拙的摇晃,或偶尔扑腾翅膀,惊起一层白浪。

空气里有潮湿的味道,仿佛大自然那双湿润的眼睛。关于洱海,我听说过一个动人的故事:古河神耳海在湖底的宫殿中住了无数个岁月,他非常孤独。有一天,他在湖边看到一位美丽的白族女子在洗茶。那女子显得非常伤心,在他的湖水里留下三滴眼泪。耳海听说这个女子新婚的丈夫死在了战场上,但是战场上通讯不便,女子还没有收到这个消息。耳海很喜欢这位白族女子,于是他化成丈夫的模样,和白族女子组成了一个家庭。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直到女子行将就木。女子躺在床上,干瘪的眼睛湿润了,她突然对耳海说,“这么些年,也难为你了。”耳海大吃一惊,这才知道女子原来早看穿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他连忙问道,“我的妻,既然你早已看穿我的身份,为什么还要和我在一起呢?”妻子说,“因为你的模样和他一摸一样啊,它让我魂牵梦絮,难以忘怀。我知道你并不是我的丈夫,我之所以未曾揭穿你,不过是一种想多看他一眼的贪念在作祟罢了。”耳海哭着说,“若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妻子说,“我对不起你,这么多年你一直以为自己在欺骗我,却不成想原是我骗了你。”耳海说,“无论如何,你也让我感受到了人世间最美丽的感情。你走之后,我一定将你埋在耳海边。我会将你的相思情义告诉那些流经我体内的水流。不管你的丈夫灵魂飘荡在何方,总有一日,流水会将你的情义,告知于他。”妻子莞尔一笑,便去世了。耳海重新回到自己的宫殿,他将白族女子的三滴眼泪藏在宝盒中,从此化名“洱海”。

这段凄美的爱情令人心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它并不存在于现实之中,而只是笔者自己大胆的臆想罢了。

我们从小普陀重新渡上客轮,慢慢靠向岸边。这一段令人心醉神迷的旅程,也就此结束了。

【【从左至右:我、母亲、姐】


最后,说一个令人心碎的小故事。

我们在小普陀岛上停留的时候,很多游客都在和仙人掌合影。这颗仙人掌似乎长了好些年头,个头非常大,简直如同一座小山,虎踞在小普陀岛上。我的母亲和姐姐也在那里拍照。我发现几乎每一颗仙人掌上都刻着字,无数的游客将自己的名字留在了仙人掌的躯干上。我不知道这是出于何种心态,但我应该能猜到一二。还在岛上的时候,几个妇女就围在一起,感叹这颗仙人掌成了精。也许将自己名字留在躯干上的人,是希望这颗“通灵之物”能够保佑自己吧?

奇怪的现象也出现在玉龙雪山下的白水河。我们在公园里散步的时候,也在无数的寒潭中看见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硬币,静静地躺在湖水中,仿佛经历了千年,早已与河水融为一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