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岁女博士携女跳楼:我向你求救,你却说我小题大做

今年的4月27日又发生了一桩惨剧,在长沙市某小区一位37岁的海外归国女博士,带着她的小女儿从楼下跳下来自杀死亡。

经了解,这位女博士刚生产完几个月,家属透露她疑似患有产后抑郁症。

记者注意到,天台边上的护栏超过了1.5米高,由此可见苏女士自杀的心非常坚决。

一组数据表示,近60%发生抑郁的产妇没有诊断出来,50%被诊断出来的产妇没有接受任何治疗,20%的产后死亡是自杀导致的,而抑郁是导致自杀的第一成因。

产后抑郁症的发病率非常高,在15%至30%之间,它是抑郁症的一种,抑郁症患者是高自杀风险特殊疾病的群体,其中有1/3的抑郁症患者会出现自杀行为。

抑郁症患者非常需要家人和社会的关心与重视,而王宇的《走出抑郁症:一个抑郁症患者的成功自救》就介绍了他自己曾经作为一个抑郁症患者的患病经验,和后来成为一个治疗师之后的治疗经验。

《走出抑郁症:一个抑郁症患者的成功自救》从作者的患病经历、抑郁的初步治疗、对抑郁的深入分析、抑郁对人际关系和工作的影响等几个方面分别进行阐述。

作者王宇是南京森知心理咨询中心主任,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擅长抑郁症、强迫症、焦虑症、恐惧症等各类神经症的心理咨询与治疗。

他本人也曾经是一位抑郁症患者,在人生最黑暗的时候差点就要自杀成功,后来他在亲人和朋友的支持帮助下,终于成功地从抑郁中走出来,而且成长为抑郁症的治疗者。

下面,我来谈一下书中的几点共鸣之处。

一、坏情绪的深入根源分析——完美主义。

美国的心理学家埃利斯创建了情绪ABC理论,A代表诱发性事件,B代表本人的思维和信念,C代表因此而产生的情绪和行为。

对于同样的A,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B,因此也会产生不同的C。所以坏情绪的关键在于B,也就是本人的思维和信念。

要改善抑郁症中的坏情绪,就是必须要改善负性思维。

负性思维与信念的产生往往来源于一个人的追求,追求越远大,对自己的苛责和否定也越加强烈,也会越容易产生坏情绪。

这就是所谓的完美主义。

这里的完美主义不仅仅只是指做事情过度认真,或者是在意细节,它更多的是指一种对现实的逃避,沉迷于幻想中完美的自己,无法接受现实。

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可能丝毫无瑕,只有成功与幸福。遗憾与成功并存,痛苦与快乐兼有,这样不完美的人生才是真正的人生。

法国的作家法朗士说过:“我能坚持我的不完美,它是我生命的本质。”

只有真正接受了“人生是不完美的”这个概念,我们才能从幻想的完美人生中走出来,重新过上正常的生活。

而面对现实就是自我治疗的关键一步,面对现实,同样需要一种勇气。

鲁迅先生也说过:“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逃避现实,对人生丝毫没有益处,面对现实不是为了消除我们自己身上的缺点,而是要发自内心承认自己身上存在这些缺点。对于这些缺点,我们能改就改,不能改也别勉强自己,虽然上帝关了我们一扇门,但是他还会留给我们一扇窗,扬长避短也能过得很好。

二、什么是真正的幸福?

这是一个很庸俗的话题,但就是这么一个庸俗的话题,很多人始终得不到答案。

某些抑郁症患者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获得幸福感,因为他们的欲求一直没有得到满足,他们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普通人,他们就应该活得比别人更好,比别人更完美。

他们在自己的人生中一直为了维系这种优越感,奋力奔跑,但是命运从来是残酷的,他不会因为你的努力就会一直善待你。

所以,他们的“幸福”从来不能轻易获得。

一代民国才女林徽因,她从小就生活环境非常优越,即使和梁思成成婚之后,也一直过着富足的生活。

但是在抗战期间,他们一家人颠沛流离,从北平到长沙到昆明,最后到李庄,林徽因要自己负担起所有的家务,而且当时她还肺病缠身,从平静富足到贫病交加,这其中的差距不可谓不巨大。

然而,据林徽因的女儿梁再冰回忆,当时她的母亲并没有任何怨言。

因为即使在这么困难的时候,林徽因也在病榻上研究中国古代历史,翻阅典籍查找资料,就是为了帮助丈夫撰写酝酿多年的《中国建筑史》。

她的一生几乎都在为中国的古建筑而奋斗,即使生活变得如此艰难,她也能在她热爱的事业上获得幸福感。

幸福从来就不是比较得来的,即使我们没有比别人更出色,比别人更富有,但是我们做着我们自己喜爱的事情,身边有自己所爱的人,幸福便随时唾手可得。

作家在画上最后一个句号的瞬间会很幸福,烘焙师看到自己制作出来的蛋糕会很幸福,家庭主妇看到被自己收拾的窗明几净的家时会觉得很幸福,母亲在看到自己的孩子健康成长时会很幸福。

连雨果都说:“生活中最大的幸福就是知道有人爱我。”

只有知道幸福的真正意义,抑郁症患者才能从那无止境的欲望囚笼中逃脱出来,才会获得真正的满足。

三、作为亲人,我们应该如何去帮助抑郁症患者?

如果我们身边就有抑郁症患者,我们会做何反应呢?

是像大多数的中国产妇的丈夫,面对患产后抑郁的妻子,说一声:你可真矫情啊?

还是像大多数的中国父母,面对抑郁症的孩子,指责他们抗压能力弱,心理素质差?

这些无疑都是最糟糕的反应,等于往抑郁症患者灰暗阴霾的心再踩上一脚。

其实最正确的反应就是改正错误,支持鼓励。

亲人出现抑郁症,我们要反思我们自己有没有错误,就像患产后抑郁的产妇,丈夫是否没有做到关爱与支持;对于患抑郁症的孩子,家长是否总是在苛责与否定?

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之后,必须改正错误,然后积极的寻求解决的办法。

支持孩子接受治疗,帮助他从内心的挣扎中走出来。

《躁郁之心》的作者凯·雷德菲尔德·杰米森在书中说:“我们每个人都在建造内心的防洪堤,试图借此来抵挡生命中的悲哀以及头脑中压倒性的力量……但是,于我而言,爱是防洪堤中更为超凡脱俗的一个部分……是爱,为我在阴郁的季节和肃杀的天气中,带来御寒的斗篷和照亮前方的灯火。”

家人的爱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几乎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如果连家人都无法理解接受和鼓励抑郁症患者,那么对于他们来说,这无疑是把他们又一次推进了深渊。

患病并不是他们的错误,他们只是这么倒霉地被抑郁症选中而已。

四、结语

如果苏女士在一开始出现产后抑郁的时候,她的丈夫能够理解并支持她进行治疗,或许这出悲剧就不会发生。

但是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没有如果。

抑郁症已经越来越被社会上的人所熟知,但是重视的程度仍远远不够,王宇的这一本《走出抑郁症——一个抑郁症患者的成功自救》会让你把情绪中的这一条黑狗看得更清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