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静好 ——读《诗经·郑风·女曰鸡鸣》

岁月静好

《诗经·郑风·女曰鸡鸣》

黄昏。远处夕阳垂在边际,留下余晖,染了半边天。近处农家小院,两棵白杨树被夕阳拉下两条长长的身影,相依相偎。树影旁边,是一对半老夫妻。女的坐在小凳子上。男的蹲坐在地上,认认真真地为女的修剪着脚趾甲。两人有说有笑。说实话,这让我震惊:在农村,尤其是在这农忙时节,这样娴静的场面我是第一次见。在这里大多数人时时刻刻都在为生活奔波着,能在忙中偷闲,享受静好时光的人实属不多。这种情景,像挂在博物馆墙上的一幅古旧的画,有内涵,有意蕴,将我的心牢牢攫了去。

我想起了曾读过的诗篇。

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子兴视夜,明星有灿。”“将翱将翔,弋凫与雁。”

“弋言加之,与子宜之。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知子之来之,杂佩以赠之。知子之顺之,杂佩以问之。知子之好之,杂佩以报之。”

这首诗是《诗经·郑风》中的《女曰鸡鸣》篇,讲的是一对年轻夫妻在晨起之时的对话。

女说:“鸡叫了。”男说:“天还没有亮。不信你推开窗看看天,启明星还在灿灿发光。”接着女又说:“睡了一夜的鸭儿雁儿都飞出来了,你得赶紧拿上弓箭去捕猎。”这是女子在催促男子起床的情景。女子早早起床,收拾完毕开始叫丈夫起床。第一遍女子没有直接说天亮了该起床了,而是很委婉的来了句“鸡叫了”。这是一种矛盾的心理,女子既希望丈夫起床出门捕食,却也想他再多睡会儿。其中绵绵情意可见一斑。男子并没有立马起床,带着朦胧睡意说“天还没有亮。”本着一句就足够,但这难免会使女子不快,想贪恋被窝的男子许是怕妻子连连催促,就又补充了句“不信你推开窗看看,启明星还在灿灿发光。”女子也是有自己的顾虑,生活本就不宽裕,男子是家中的顶梁柱,承担着捕获食物的重任,稍有耽搁或许当天乃至以后几天的生活就会变得紧紧巴巴。于是女子下了决心再次催促说“睡了一宿的鸟雀都飞出来了,你得那上弓箭去捕些食物回来呀!”虽然是坚决的催促,但其中也包含着丝丝柔情。

接着怎样,诗里没具体说,但结合下章可得知:男子应了女子的催促,起床穿好衣裳,拿上弓箭,告别妻子,向雁雁鸭鸭活动的芦苇荡里走去。毕竟生活靠的是两个人的勤勉和齐心。

看着男子离去的背影,女子又不舍又幸福,默默地发起了美好愿望。这就是第二章的内容。“一愿你打来鸭儿雁儿,我为你做佳肴;二愿佳肴共美酒,我与你同度日夜良宵;三愿浓浓深情永不变,我与你白头偕老。”至此,我们不免为这平凡夫妻和谐幸福触动,不禁感叹道“琴瑟在御,莫不静好”。我们知道后常有“琴瑟和鸣”“琴瑟之好”诸如此类的说法,用以夫妻关系和谐美好,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如追根溯源,《诗经》中的《女曰鸡鸣》不得不说。由这句旁白感叹可以看出诗中男女主人公恩爱和美的生活。

第三章是男子捕鸟回来后的场景,男子外出的时候,妻子打理着家里的大小事务,对于妻子默默的爱与付出男子深深理解。“我知道你对我的关怀真切,解下佩饰送与你愿恩爱如初;我知道你对我温柔体贴,解下佩饰赠给你愿与子偕臧;我知道你对我爱深情浓,解下佩饰送给你愿同心永结。”此章一唱三叹,表达的是这对年轻夫妻之间的情深深、意浓浓。“来之”“顺之”“好之”是女子对男子的情,抚慰体贴,温柔无比。“赠之”“问之”“报之”是男子对女子的意,理解尊重,寄予回谢。

《女曰鸡鸣》三个特写镜头,三个极其普通却又极其和谐的生活画面,在那个时代实属不多见。《诗经》所反映的年代,动辄战争不断,动辄劳役频繁。诸侯之争,公子之争,戎狄之侵等都会引发一场或大或小、或长或短的战争,而百姓是多么地无辜,被卷入战争,拿起矛戟,离家别室,在战场上以士兵的名义跟别国的百姓刀戟相向,短兵相接。幸者,在一次次的征战中存活,有一线回家见妻儿的渺茫希望;不幸者,从此葬身沙场,埋骨异土。

这对生活幸福美满的夫妻,或许他们后来也历经战乱,也历经别离。但我不愿去深想多想,到此为止就好。就让他们将这种“琴瑟在御,莫不静好”的美好留在人间,千秋万代,经久不衰。

纵使历史洪流巨变,时代更迭交替,但普通的生活总是惊人的相似。在诗篇中流传下来的几千年前普通生活场景,如今就在我的身旁。看到我眼前的农间夫妻,我不由地想到他们一路走来,是否也像《女曰鸡鸣》中的主人公一样,生活中满是如此这般的恩爱和谐,美满幸福?如果不是,又怎会有我今天见到的这种安详美好的画面?

“惟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胡兰成这个无情不专一的人却对张爱玲、也对世间人说出了最美好最令人感动的情话。可终究,胡兰成是负了张爱玲的。

千千万万,桩桩件件,人人都会发愿,从《上邪》中的“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到胡之于张的“岁月静好”。可是将愿望承诺过成现实的人却是少之又少,相反是那些普通人,不起愿不许诺,认真着、努力着,将自己的生活实实在在地过成了美满长久、过成了别人眼中的追求。

想起来前几日在微信微博等各种自媒体上不断流传的类似于等你我双双老去,携手归隐山林,除草培花,养鸭喂猫,共享静好岁月的诸般愿望。我将这些愿望称为“老年愿”。这些愿望不知叫多少人向往和感动,也包括曾经某个时期的我自己。后来,自己发现了很多在忙碌的生活之余依旧有静好岁月可享的实例后,我对别人所谓的幸福不再向往。我们如此年轻,“老年愿”距我终究是远了些,更何况人生风风雨雨,生活中总有意外和不测出现,谁能保证自己就一定能安安全全地到达那一天,无病无灾无担忧?网络媒体如此发达,外界的各种声音总是太多太多,久置于其中,难免会听不见自己内心的呼声。大多数说着“静好”“静好”的人或许内里是空虚的,无所依。在如今这样一个喧嚣的时代,学会闹中取静,学会独处守心不失为一种智慧。生活即使再忙碌,人生即使再奔波,愿意的人总能在忙中、闹中、躁中撷取一段静,给自己,给心。

黄昏看到的那一幕或许会让我记忆犹新许久,也或许是一辈子。就是这简单的一幕,让我懂得:有些事无关年龄,不涉生活,只关乎自己关乎心,而这些是就在简单平凡的日子里。就像“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子兴视夜,明星有灿'”这样平凡简单,这样静好和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