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新世界-读《十二幅地图中的世界史》(5)

2003年,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购了一幅名为《根据托勒密的制图传统与亚美利哥.韦斯普奇等探险家的发现所绘制的世界全图》(简称《世界全图》),这场收购从谈判到完成,耗时十年,成交价格更是惊人-----1000万美金。

为什么美国国会图书馆如此重视这幅地图?

原因很简单------我们现在都习惯用“America”来称呼美洲大陆,但究竟是谁“发明”了这一名称?这幅地图恰恰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它被认为是第一幅使用“America(亚美利哥)”一词的地图,这幅地图也就成了美洲历史上最重要的一份文献,可以说是“美洲的出生证”。

惊天来信

让我们随时间倒流,来到1503年, 来自佛罗伦萨的商人和航海家亚美利哥·韦斯普奇给他的赞助人洛伦佐.德.美第奇写了一封信  --- 没错,就是那个著名的美第奇家族,这封信被翻译成拉丁文出版,标题是耸人听闻的《新世界》,信中说:

"我们寻找并发现的这些新地区,可以被称为新世界,因为我们的祖先完全不知道它们的存在."

这是历史上第一次将西半球的发现称为一片新大陆,而当时所有的人包括哥伦布在内都认为这块大陆是亚洲东部。

德国制图师马丁·瓦尔德泽米勒(Martin Waldseemüller)和一群学者,依据埃及托勒密王朝地理学家掌握的古典地理资料和航海先驱亚美利哥·韦斯普奇的航海日志,在1507年绘制了这份新的世界地图。这个雄心勃勃的项目旨在记录、校正当时西班牙和葡萄牙最新的远洋航行基础地理知识。这份地图不仅仅展示了由马可波罗、哥伦布和韦斯普奇发现及描述的地区,同时也展现了托勒密世界地界之外的土地。为了向第一个辨认出新大陆的韦斯普奇致敬,瓦尔德泽米勒用这位航海家的名字,将那片土地命名为“美洲(America)”。

有趣的是,后来,瓦尔德泽米勒发现,亚美利哥·韦斯普奇并不是这片美洲大陆最初的发现者。1513年该地图再版时,内容有了修改,但此时,最早的地图已经广泛流传。后来地图大师墨卡托1538年将“America”这个名字标注到了美洲大陆上,自此整个新大陆都被统一称为“美洲”,“亚美利加”成为了约定俗成的名称。

全新世界

这是一大一小2张全新的世界地图。其中,大地图由12张方形小图拼接而成,小地图则是由12个锯齿小图拼成一个地球仪的形状。500年前,在没有现代测绘技术的条件下完成对美洲地形的精确勾勒,堪称奇迹。


这幅地图再现的世界,与我们之前介绍的中世纪地图截然不同:赫里福德地图以东为上,画有宗教内容的尖顶、边缘的怪物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世界全图》上的北-南朝向、清晰的海岸线和陆地块、科学的经纬线、还有一系列古典主题,并且这幅地图第一次清晰地将世界整齐地一分为二,分成西半球和东半球。


瓦尔德泽米勒地图不仅在地理学层面和之前的中世纪地图不同,它的风格和形式也是焕然一新:

瓦尔德泽米勒采用了一种欧洲的新技术-- 活字印刷,可以说是将地图印刷引入了一个新时空。印刷术改变了地图的样貌,包括对地形、渐层、符号、字母的描述方式,并且,大大改变了地图的用途。

地图的理念不再是出自上帝创世的宗教信仰,而是像托勒密《地理学指南》这样的古典地理学文献,以及当时航海家探险家广泛使用的航海地图。它试图以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思想,统一古代、中世纪和现代呈现世界的方式,并且让大致上相同的图像的大量副本在各界人士中流通--- 学者、航海家和外交官---而他们对于“新世界”各有不同的兴趣。

正如美国国会图书馆所说:这幅地图是第一幅“描绘独立的西半球土地,并将太平洋描绘成一个独立的海洋的”地图,它是“一幅文艺复兴萌芽期印刷技术杰出的精美范例”,“代表了知识上的一大飞跃,承认了新发现的美洲大陆,并且永远改变了人类对世界本身的理解和认知”。

发现不止是新大陆

在所有与这幅地图相关的词汇中,反复出现的是一个词:发现(Discovery) 。 如今,我们认为这只是一个直白的概念,就是了解或者揭开以往未知的事情, 但我们回到十六世纪早期人们的心态,会看到在他们眼中,对于新世界、新地点的发现,是对从亚里士多德和托勒密这样的古代经典那里继承的知识基础的巨大挑战,更是对圣经的权威的质疑:如果确实存在有人居住的第四块大陆,为什么圣经没有提到?在这里,发现不仅是遇见一片新大陆,更是探险、是揭示、是找出真相、是发现错误。

的确,每一次新发现,每一次创新,揭开一个新世界的同时,都会带来一段艰难的阵痛。

然而,正因如此,我们才能不断离真相近一点,再近一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