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里的向日葵(3)

2004年11月13日 晴 大风

沙漠的冬季总是很难过。这不,昨晚刚听广播说今天有寒潮来袭,温度便骤降了十度。寒冷在这里可不受欢迎,一是室外温度太低,行动大大受限,二是武器在低温情况下也很容易损坏。

要说唯一值得开心的,便是今天的户外训练取消。当然,巴克先生也不会让这么多新兵白坐着休息,便安排队长组织各队去保养武器,进行日常维护工作。至于凯,因为她这段时间表现十分出色,我也就自作主张给她放了假,让她去找她哥哥了。这样,我也得空去别的分队逛逛。

贾斯特就非常羡慕我,常常向我抱怨今年这批新兵质量不行,太让人窝火。不过抱怨归抱怨,真要让他参加“单兵计划”,他又会觉得压力太大,对于他来说,安全退伍,回家与家人在一起才是最幸福的。之前在部队里,他就经常拿出他儿子的照片给战友们看。是一个很可爱的男孩,现在应该已经六岁了。有时候我也很替他不能陪伴儿子感到遗憾。不过现实总是残酷的,如果他不留下工作,在他所在的地区,很难找到一份工作去负担一大家子生活。

去他们小队看了一下,也和贾斯特聊起最近的状况。新兵们来年就要正式参加任务了,所以之后也需要在进行一次选拔完成新的分组。做导员,贾斯特那家伙也颇有心得了。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最近心情不错。后来他又问起我这边的情况。因为“单兵计划”是机密,而他曾是巴克先生不对的士兵,颇受巴克先生赏识,所以基地中除了我和李是参加计划的导员外,只有他了解计划的相关信息。因此他在其他人面前问起时,也用了比较隐晦的字眼。

我这边......怎么说,只有两个字,意外。这个女孩给我的惊喜太多了,惊吓也不少。一开始看她年级不大,虽然表现在同龄人中属于优秀,但我认为她不过只是因为之前受过名家教导,身手厉害一些罢了,后来才慢慢发现,我低估了她的实力。在枪械训练时,持枪的动作十分标准,而且最为可贵的是她开枪的时候,节奏把握很好,而且整个人很稳。我当时认为是因为家族原因所以才有在训练场射击的经历,不过后来我又发现了一些问题,那就是她在无器械格斗时,招式中透露出的凶狠。我能清晰的感知到她强烈的求胜的欲望,这个欲望支持着她,哪怕被打倒在地,也要挣扎着一次次爬起来,而且出手必为致死招,不留一丝余地。但她的眼睛中透露来的只有漠然。初次见到她露出那样的眼神,我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这种眼神我见过,但只在我那些经历过无数死亡的战友眼中见过。从那以后,我便有了大致猜想,这个女孩并非是那种备受宠爱养尊处优的受过良好训练的贵族小姐,而是见证过无数死亡甚至可能正是导致死亡的训练有素的杀手。

虽然听说金家族是黑道中出了名的大家族,但训练这么小的孩子去杀人听起来还是让人寒心。和李那边交流后,了解到凯文的情况也类似,不过这种猜想我没有问过上头,但不可否认,我好奇她的过去,好奇在那短短十二年中她遭遇了什么。

贾斯特也只能劝我不要多问,抛却好奇心,只需要遵从命令,这才是在此的生存之道。这点我当然明白。

后来他又提到前几天有新兵宿舍的壁炉坏了,险些冻伤一宿舍人。要知道基地的条件在这里算中上等水平了,可见天气有多么恶劣。

“唉,这天气,那些无家可归的人......”

我们对视一眼,只能露出无奈的笑容。往年的经验看,一年中伊黎地区导致死亡最主要的直接原因还不是战争,而是寒冷。因为连年不断的战争,导致地区发展停滞,无数人流离失所,在冬天被冻死的数量远高于因为战争直接死亡的数量。尤其在今年据说是十年不遇的超低温下。

但我们这么多年的默契,谁也不会再多提一句。能保住自己性命尚属侥幸,更不用说担心和我们没有直接关系的难民们。不过,我们总是很难从刽子手的认知中拜托出来,只能让自己变得更加漠然才能避免因为愧疚丧失战斗力。

不过这么一提,我倒是想起来凯和凯文没有晚上起来添柴的习惯,有时候早上进他们宿舍,温度总是低的吓人。今天的温度会更低,还需要提醒一下才好。

说起来距圣诞节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到时候会有休假,还会很值得期待的。


似乎对于在这里的士兵来说,圣诞节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距圣诞节还有几天的时间,整个基地便已经弥漫在难得的轻松愉快的气氛之中。

按照惯例,每年的圣诞节都会有三天的假期,这对于饱受高强度训练之苦的雇佣兵来说就如同福音一般。而凯对于这种假期从来没有太大感觉。小时候没有太多记忆,后来在布拉德舅舅家,虽然丽贝卡每年都会精心准备,但凯总是觉得很难融入到其中去。也许是因为她从来都没有融入到那个家庭中吧。

她想着,走到训练场边上,拿起杯子微抿一口,平复一下刚才因为训练而变得急促的呼吸。然后坐下,漫无目的地看向四周。

“对了,凯,”突然,文森的声音自上方传来。她一抬头,便对上文森黝黑的双眸。“嗯?”她有些不自然地移开目光,看向一旁,嘴里应道。

文森似乎没有看到凯刚才不自然的回避,坐到凯身边,问:“圣诞节有安排吗?”“啊?”凯愣了一下,嘴里下意识回答道:“没有啊。”

“那就好。圣诞节我妹妹要来,你和凯文一起来我家里过节吧。”

“哈?”

看着文森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凯觉得整个人都难以跟上导员的节奏了,本以为他要给自己安排加训的。

“好。”诶,文森的笑容肯定有什么魔力,自己怎么就这么爽快地答应了呢。凯不禁在心中暗骂自己花痴,然后马上放下杯子,急忙说:“老师,我去训练啦!”然后逃似得跑到了训练场上。

文森微笑着看着凯,然后也走了过去,开始接下来的训练。

凯后来才知道,文森的家位于伊黎地区西南角的塞弗利市的一栋公寓楼里。各强国的大使馆都驻扎在这里,因此塞弗利市也成为伊犁地区最安全的地方。而文森这个家也并非他特意购置的。他曾经在某次任务中救下一个还算富有的老人家,为了答谢文森,在老人死后这间公寓便作为遗产赠送给文森。

文森因为基地事务繁重,很少回这间公寓。但之后每年的圣诞节都会让远在大洋彼岸的星条国读书的慕容雯荙前来,一同度过这个温馨的日子。不过对于文森的邀请,凯还是蛮吃惊的。毕竟才相处了短短半年时间,就一起这种阖家团聚的节日有点突兀。但凯实在找不到理由拒绝,只好答应。文森本来还想邀请迪恩一起,但他打算回家和家人团聚,文森便没有强留。

从基地前往塞弗利市有一条秘密军事要道,由军队看守的安全通道。文森在获得巴克先生手令后,便驾车带上凯和凯文从这条路上回家。不过即使知道这条路有军队保护,文森一路上仍不敢放松警惕,生怕会遇到什么突发危险。当安全驶入塞弗利市后,文森这才松了口气。凯这才知道曾经有一次文森所在的队伍行驶在这条路,结果遭遇了自杀式恐怖袭击,全队死伤大半,而也就是那次遇袭,两名战友死在文森身边,而文森因为有位战友的尸体挡在他面前才幸免于难。因此,文森才会主动承担起这三个家庭的赡养责任。

文森说起此事的时候,语气一如往常的平静。但听了这个故事,凯也说不清她心里弥漫着一种怎样的情绪,看着文森脸上淡然的微笑,凯只觉得心中莫名有些不舒服,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一种感觉。

或许是察觉到凯情绪的波动,文森便换了个话题,和他们聊起来训练的事情。凯文好像对文森很有好感,才聊几句两人就一见如故,这让凯心里默默有些不爽。

塞弗利市看上去完全不属于伊犁地区一样。这里因为政治原因,得以在战乱中幸免,加上富人聚集,反而比温都更加奢华。市中心伫立着世界上最高的摩天大楼——伊黎塔,总高853米。凯刚到市区时正值落日十分,这栋大楼在落日余晖下更显壮观。对此,凯还是很激动的,趴在窗户上不住地向外看去。

不过文森对此只有冷冷的一句。“不过是那些挥金如土的富人们消遣的地方罢了。”顿时,凯的热情便消减了大半,只好重新回座位坐好,然后默默的低下头玩弄衣角。

第七号公寓楼位于市中心主街道柏林塞大道上。公寓楼是经典西式风格的建筑,光看外观就感觉内部装修一定也很赞。这里条件可比基地好多了。凯还没等文森把车停稳,便急忙下车,然后急匆匆就往楼上跑去。

说来也怪,文森明明没有告诉凯公寓的房间号,但凯却如同来过一般,径直奔向24层的2403号。一看见那烫金色的号码牌,凯只觉得有些恍惚。

随后文森和凯文也赶到,文森笑凯心急,用特殊的节奏敲了敲门后,便在密码锁上输入密码,推门而入。

迎面而来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有着黑色齐肩直发和与文森及其相似的纯黑色双眸。但和文森不同的是,她的眼神更加锐利,凯想一般人在她的注视下将会轻易被看透。裸色毛衣和牛仔裤的搭配,看起来休闲又时髦。

看见文森,她便激动地走上前拥抱文森。“哦,文森,好久不见呐!”

“恭喜你啊雯荙,终于实现了上警校的愿望呢。”文森也回抱女孩,说道。

雯荙又看向文森身后的凯和凯文,眉毛向上一挑,问道:“这就是你信里提到的两个孩子吧。”说着,走到凯的面前,半蹲下使自己的视线和凯保持水平,然后说:“你就是凯了吧,我是慕容雯荙。诶,文森,她比你说的还要可爱呢!”说着捏了捏凯的脸颊。凯有些被她自来熟的举动吓到,不由自主想往后躲,但一抬头对上那双似乎能洞察一切的眼睛,她突然感到心中猛地一紧。雯荙见状,嘴角向上扬起,随即又大笑着揉揉凯的头发,然后起身走到凯文面前。凯文今年快十七了,所以个头比雯荙还要高。

雯荙又简单和凯文打了个招呼,打量了凯文一番后,回头看向自己的哥哥,说:“这两个孩子都十分优秀呢!”凯文对于这个称呼并不是很满意,要知道雯荙比凯文仅仅大两岁而已。

文森点头微信着回应,然后问道:“雯荙,你不会还没有开始做晚饭吧,已经很晚了哟。”“呀!”雯荙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拍额头,急忙说:“我光顾着和你们说话了,都忘记火上还有饭呢!”她这么一说,众人似乎都闻到了一股烧焦了的味道。雯荙赶忙冲进厨房。

文森笑着看着自己手忙脚乱的妹妹,安排凯和凯文先坐下休息后,也走进厨房帮雯荙做晚饭。

凯闲的无事便坐在沙发上打量起这间不算大的公寓,装修风格属于西式简约风,虽然并不华美,但给人一种很温馨的感觉。沙发旁边的柜子上还摆放着文森和雯荙的合影。看着照片上开心着比着剪刀手的两人,不知为何,凯心中却有种莫名的难过。

凯文感觉到凯的心情变化,便拍拍凯的手,安慰道:“等我们回去,你一定会再见到你的弟弟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十分肯定的说,凯顿时感到心中一暖,并报以笑容。

从厨房传来细微的说话声,看来兄妹俩一年没见了,肯定是有很多悄悄话要说了。但凯总感觉他们说的事情和自己有关。在好奇心驱使下,她便蹑手蹑脚慢慢走到厨房门口。

“...GK......”

当这个字眼从雯荙口中提到时,凯的身体瞬间紧绷,整个人如同在绷紧的弦上的箭一般,随时都可能发动攻击。凯文也意识到事情不太对劲,便从另一侧也靠近了厨房门。

此时,雯荙的声音才清晰地传到两人耳中。“......我的导师说近来发生的几起恶劣事件已经初步认定为与那个‘彼世’的秘密组织GK有关。但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因为据我之前对GK的印象看,它是不会涉及到危害国家,至少是艾尔卡洛利益的事件中去的。”

“但显然,你的导师并不这么看,不是吗?”这是文森的声音,语气出乎意料的冰冷。

“导师的意思是......GK这几年虽然不在ICPO的黑名单上,但同样也并非一个纯白的组织。上头想立功的欲望很强,能抓到这样一个组织的错处必然不会放过。可是我私下调查却发现很多不合理的地方。”

“因为那件军火案看上去更像是事先预谋好的一场嫁祸......”

这两人的对话听得凯和凯文一头雾水。凯文给了凯一个手势,他们便又悄悄溜回沙发上坐好。

“今天早晨我们才和父亲通过话,怎么可能会突然冒出这么大的变故。”凯文不解地问道。“可能,他们说的是别的我们不知道的组织吧。再说,慕容她今年才考入警校,如何能有权得到这种级别的消息。”

两人的看法达成一致,便不再讨论此事。两人又恢复了沉默。但凯心里不安的情绪却一点没有减少,回想起刚才雯荙看自己的眼神,她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没等凯多想什么,晚饭便做好了。当丰盛的饭菜摆放到桌子上时,凯看着便饿了。基地的饭实在是没什么可以恭维的地方。凯连忙做好,等不及大快朵颐了。雯荙不仅为她准备了火腿三明治和沙拉,还配了热汤和一杯葡萄汁,看起来就让人十分有食欲。看着凯饿极了的样子,文森和雯荙不由得哈哈一笑,然后他们同时举杯,“节日快乐!”

看着幸福的笑容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凯也不由自主受到了这种情绪的感染。她看着文森和雯荙,微微有些动容。毕竟对于文森和雯荙来说,一起过节这样的愿望是无比奢侈的。每年的相聚都那样的来之不易,所以更要好好珍惜。

餐桌上,雯荙又讲起她在警校参加训练时候的趣事,比起基地枯燥的训练,雯荙那边似乎更加有趣,凯和一向不苟言笑的凯文也露出了笑容。刚吃完饭,他们又看到外面不远处的伊黎塔那边有绚丽的烟花,雯荙便激动地拉起凯一同到阳台上看烟花。

两人一同裹着厚衣服,坐在阳台上。一边看着烟花,一边聊着天。听到雯荙说起文森小时候常常分不清方向,总是带着雯荙走着走着便迷路了时,凯也被逗笑了。原来自己的老师也有过这么迷糊的时候啊。

“其实,也不怪哥哥,小时候,被认定为非法移民的父母被带走后,我和哥哥就成为了孤儿。收养我们的家庭换了好几家,换谁也没有办法能那么快去适应......后来哥哥一成年便选择了服兵役这条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养活我们俩。”

凯看着雯荙,她的眼睛里有着一种说不清楚的液体在流动,在远处的烟花的映照下有种魔幻的感觉。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安慰雯荙,雯荙也没有再说话。两人沉默着看着烟花在空中璀璨绽放又寂寥消散。

凯觉得有些无聊,便靠在雯荙的肩膀上,慢慢合上了眼睛。意识逐渐不受大脑控制,凯甚至觉得下一刻意识就要挣脱束缚离肉体而去。

而此时雯荙的声音传来,却有种虚无的不真实感。

“……我恨你,但同时,我深深爱着你……”

“……真希望你永远不要醒来,……”

后半句还没有听清,凯已经陷入沉睡中。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7,298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701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7,078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687评论 0 202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018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410评论 1 211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729评论 2 310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12评论 0 194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124评论 1 239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79评论 2 242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03评论 1 257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68评论 2 251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894评论 3 233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14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70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435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312评论 2 26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004年 8月18日 多云 说来还真是有些意外,没想到搁置许久的“单兵计划”又重启了,而且参加人员居然还是一个刚...
    kay布茨酱阅读 333评论 0 1
  • 鲜红刺目的血液,烧得焦黑的地面,密集的枪炮声,和那炫目的火光。 当这一切都映在面前这个曾经有着爽朗笑容的青年那黝黑...
    kay布茨酱阅读 274评论 0 2
  • 为你流泪却不愿意为你花钱的男友是真爱吗? 不知你对真爱的理解是怎样,但至少感觉你目前对爱情抱持疑惑。而这份疑惑...
    熊玲心理咨询阅读 216评论 0 0
  • 如图所示,我们一个根本算不上“线”的小地方,怎么pm值会如此之高?本该是山清水秀的小城市怎么秒变成污染严重的地方?...
    西瓜甜甜啦阅读 902评论 31 31
  • 以回忆为纸 在年华里刻字 纸上写满了你的名字 你是我今生读过的最美的诗 也是我珍藏已久的故事
    杜赞的随笔阅读 4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