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意义是待在另一个时光里

开始一个人旅程的第一天早晨下着淅沥沥的小雨,雨线细密,温柔地打在这个小城身上,约好的司机没有如约在客栈门口接我,而是用堵车的借口叫我去了另一个客栈找他。所以一个人背着一个大包,一只手提着昨天在船上打湿的鞋子,一只手举着伞在泥泞的小路上小心地挪动着步子,除了偶有一两家卖早餐的路边摊小店和背着背篓不知去向何处的老人,整个村落都还在睡梦中,车子都还没醒呢,怎么会堵车呢。呵呵。

终于到了跟司机约好的地方,司机正在悠然地吃着早饭。等他吃完,我们步行去了他停车的地方,大概十多分钟的路程,途中他接了几个电话,语气凶狠,几乎每句都带粗口,我惶恐地跟在旁边,心里忐忑得很。到了他停车的地方,已经有几个人在等着,百无聊赖的样子,估计也等了很久。

中间又等了几个人才正式出发,司机听我说晕车,让我坐副驾,一直和我聊天,甚至叫我去他家玩。为了避免和他聊太多,我别过脸去装睡。第一次一个人旅行的开始就遇到这样的人,心里难免觉得害怕。


差不多一天的路程,终于到了,司机跟我说我一个人在南门下,车上其他人在北门下。害怕跟司机单独相处最后下车会有危险,在司机下去加油的时候,我就跟车上的人商量说好和他们一起下车。最后幸好是我先下车。还是一直滴滴答答下着小雨,穿着不防滑的鞋子,走在石板路上,感觉每一步都可能摔个大跟头,干脆不打伞淋着小雨,询问着去客栈的路。刚遇到可能发生危险的事情,又遇上这样煽情的天气,一个人背着大包,手上提着鞋子,又随时可能摔倒,这样的情境下,委屈和低落瞬间涌上心头。把快要掉下的眼泪憋回去后马上转身问路边的店主五一街怎么走。


丽江是一个无趣的城市,没有传说中的宁静和文艺。只有不地道的小吃,拥挤的人群和放着网络歌曲的酒吧。待了三天,发现在这里最大的乐趣不是传说中浪漫的艳遇,不是体会古色古香的古城,不是享受慢生活慢时光,而是每天在踩着古旧的石板路,到处闲逛,也不进店,因为每家店的东西都大同小异。就这样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走走停停。遇到有趣的咖啡店或茶馆就进去坐坐,休息片刻后再接着闲逛。


碰到一个寡言的广东男生,自己坐火车来,只为看看外面的世界。我们在附近的书店看了一下午书也是另一种体验,找到了少有的真的热爱音乐的歌手驻场的酒吧,听了一首又一首,最后歌手收起乐器准备离场,我们也起身离开。碰到了一直住在客栈的广东女生,在丽江待了好几个月,她带我去为她的丽江朋友庆生,在KTV听了几十分钟网络歌曲专场终于受不了起身离开,也碰到了每年都利用寒暑假为自己安排独自旅行的历史老师。但是大部分时间还是一个人在人群中走走停停,看他们的一颦一笑,听他们的一言一语。



沙溪,一个真正让你回到旧时光的地方。

在这里,你可以喝到刚从奶牛身上挤出来的新鲜的牛奶,你可以吃到比其他景点便宜三分之二以上的地道的荞麦饼。这里的每个人都朴实又热情。素不相识的人会邀请你到他家躲雨,请你吃自家摘的水果,可以在你问完路后带你走很长一段。


踩在铺着石板的小路上,阳光洒在已有些岁月痕迹的斑驳的墙上,有的白墙上写着“计划生育”的口号,整个小镇安静得出奇,偶尔会遇到一两个游客摄影师背着大大的镜头蹲在地上拍照,有时会传来路边店主和小工的谈笑声。兴许是游客越来越多的缘故,这里开始有两间小小的咖啡馆,路过的时候,会看到一两个外国游客坐在外面的位置晒太阳。


其实最让我感动的是,这里每个人都自得其乐的享受着他们宁静的生活,悠闲且自在。与此同时,他们开放热情的对待外来的游客。真希望这份安稳清净永远不被打扰。


住的客栈老板是一个健谈的北京老头,大家叫他路叔,没事的时候大家就坐在院子,一边吃着路叔买的葡萄,一边喝听路叔聊天,其间笑声不断。光是听他聊天就是一种乐趣。在客栈帮忙的是六六姐,一个当地的白族姑娘,有自己的茶室,也一直致力于传播沙溪的地方文化。

若是在沙溪看到穿着一身白族传统服装的姑娘,那一定就是六六姐了。


那天六六姐要去隔壁村子,去和当地老师讨论推广沙溪文化的事宜,带我和另外两个广东男生去玩。去隔壁村的路是一条视野开阔小路,一侧是一片绿色的水稻田,一侧是小水沟,六六姐唱起了当地的民族歌曲,伴着六六姐明快的歌声,我们沿着小路一直走,六六姐的小狗花花跟在我们身边。这画面好像电影里的画面,其实和任何一条乡间小路都大同小异,但每每再想起来,都觉得那条路特别美。


六六姐人缘很好,村子里的人几乎都认识他,他们都会邀请我们到他们家里喝茶,摘新鲜的水果给我们吃。六六姐说,村子里的人几乎都这样,大家都认识,就像一家人一样,需要帮助的时候,大家都会来帮忙。


最后去的一家,一个爷爷邀请我们去看他们晚上的表演,好像是他们当地的一种艺术,我记不得名字了。爷爷还给我们看了他们团队的照片,全是老爷爷,他们经常组织活动,大家一起练习。可惜的是,因为晚上下起了瓢泼大雨,最后没有去成。


唏嘘的是,在这样一个古老的村子里,他们对艺术的热爱,对文化的传承和保护,比任何一个生活在流光溢彩的城市里的我们都强烈得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