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究没有去里约

我们终究没有去里约

文/陈若鱼

01

里慧一直都是那个样子,从青春期开始就安静的,淡淡的,没有喜欢过非主流,也没有爱过周杰伦,用何闻春的话说,纯得像颗橘子。

为什么像颗橘子呢?里慧没有问,大概是信口胡诌的,就像他说他喜欢隔壁大胸妹不是因为胸,而是因为她左眼下有颗忧伤的泪痣一样的鬼话。

但是里慧从那天开始还是对橘子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情感,比如一看到橘子就想起何闻春,她也知道她那干瘪的身材,再过十年也升不到B罩杯,永远不是他的菜。

里慧住在桐花路27号,何闻春住在127号,同一所小学和一所初中,但在高中才认识,里慧有个同学和何闻春的哥们谈恋爱,总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聚在一起,有时候在学校外的奶茶铺,有时候在烧烤摊上,里慧坐在一隅,何闻春递给她一串鱿鱼,她抬眼看了他一眼,算不上帅,有几分像更年轻时候的余文乐。

过了一会儿,又递给她一串炸脆骨,虽然像喂投一只猫,但她内心是欢喜的。

里慧低声说了句谢谢,何闻春大概没听见,再也没看过里慧一眼,她的目光却不时在人群里游荡最后落在他身上。里慧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喜欢过谁,所以这样的心动难免会被放大,像怀揣着一个秘密,见他一次,这个秘密就扩大了些。

所有暗恋的开始都是美妙的,看见月亮很美想告诉他,看见花开了想告诉他,看见一片好看的树叶也想告诉他,但是里慧什么都没告诉何闻春。没别的原因,就是不想说出来,大概也没渴望得到什么回应。

有人说在恋爱里内向的女生始终是吃亏的,但里慧觉得有了喜欢的人,就像在心里埋了一枚种子,未来或发芽长成大树或夭折,但过程是美好的。

02

高考之后的暑假,里慧没去毕业旅行,而是在舅舅的冷饮店帮忙,可以随便吃最便宜的小布丁或者老冰棍,还能从隔壁铺子买半颗西瓜偷偷放在冰箱里,凉透了就一口气吃完,那感觉能爽一个夏天。

何闻春来买冰棍,是个晴空万里的下午,沥青路都软了,里慧老远就看见他,站在一树绯色夹竹桃面前漫不经心地等红绿灯,像二次元里走出来的男主角。里慧也不知道何闻春是特地来买冰棍,还是因为看见她才停下来的。

里慧给他拿了只冰箱里最贵的巧克力口味的可爱多,还把冰镇的西瓜也拿出来分掉,两人坐在店门口的门槛上,吃西瓜聊天。

这是里慧第一次单独跟何闻春见面,大多时候她不说话,都是何闻春舌灿莲花,说高考,说大学,最后说没想到可爱多还挺好吃,里慧看他一眼,心里像经历了一场地震,终于问了他一句。

听说你喜欢余露露?

何闻春吃完最后一块西瓜才点头,喜欢。

里慧长长地哦了一声,原来他真喜欢那个大波妹,何闻春起身拍拍裤腿说要回家去了,谢谢她的西瓜。

那阵子何闻春每天都来买冰棍,里慧特地去剪了个流行的齐刘海,笑起来一脸傻气。两人坐在门槛上,吃完冰棍聊两句,里慧无聊的日子竟变得有所期待,爸妈给钱让她去凤凰玩两天当毕业旅行她也没去,在店里守着见何温春。

何闻春一共来了27天,第28天,里慧等了一天都没等到何闻春,那时候里慧还没有手机,没办法说联系就联系,更多的时候都用脑电波来想何闻春。

大学开学,里慧去了武汉,买了人生第一部诺基亚5300,滑盖的酷毙了,但她没问到何闻春的手机号码,偶尔去网吧登陆QQ,何闻春也总是不在线。

每个寝室的分配都差不多,一个浪荡,一个乖乖牌,一个学霸,一个八卦。里慧的寝室也一样,她当然是属于老实巴交的那个,但同她关系最好的人是浪荡的林梅,因为第一次见面,她就丢给里慧一个橘子,青皮的,但齁甜齁甜的。

就连里慧自己都觉得自己爱屋及乌的有点奇怪,但她就是和林梅成为了朋友。

03

当然,林梅的浪荡也并非真的浪荡,只是爱打扮爱肌肉男,军训的时候就成为班里耀眼的存在,对此里慧羡慕不来,因为她知道林梅这样的人就是何闻春的菜。

大学里暗恋和恋爱满天飞,里慧没遇见喜欢的人,也没人喜欢她,多少有点丧气,她不知不觉就从大一到了大二。

新生们都脱胎换骨地变美,里慧还是老样子,她不知道香奈儿的香水和路边摊的香水有什么区别,不知道什么是鱼嘴鞋什么是松糕鞋。

但里慧就是以这个样子与何闻春重逢的,在光武路的奶茶铺,她一眼就看见他,瘦了高了,帅出了新高度,但她丝毫没变,何闻春看她的眼光也没变,但又好像有了什么不同,里慧想了想突然红了脸,大学以后她发育迟缓的胸部突飞猛进,现在已经有Ccup了。

里慧都忘了他们是怎么开始的了,只记得重逢的那天晚上他们交换了手机号码,偶尔约出来见面,何闻春送她回学校的路上亲了她的脸,没有仪式性的告白就在一起了。

恋爱的里慧才终于开窍了一般,每次约会都借林梅的粉底和口红,开始喷香水、穿高跟鞋,从此寝室里的乖乖牌变成了林梅第二。

北京奥运会那年,里慧和何闻春跟风去了北京,人山人海根本无法靠近鸟巢,他们只买了小国旗远远看了一眼就走了,从鼓楼走到后海,在酒吧里看现场直播,在长城上接吻,最后在五环外终于找到了一家小旅馆,整个城市都在欢呼陈燮霞夺首金时,何闻春解开了里慧衬衣的纽扣。

里慧和何闻春在北京逗留了五天,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才回去,在火车上用最后五块钱买了一碗泡面。里慧看着何闻春突然想,十年之后她和他会怎样呢?那时她一定会怀念此时此刻,但再也不会有此时此刻了。

04

北京奥运会之后,里慧和何闻春不到一年就分手了。

具体的原因里慧已经不记得了,大概是些琐碎的小事,两人起了争执,何闻春连珠带炮证明自己没错,里慧毫无预兆地喊出了分手,何闻春安静下来,沉默了一分钟挂了电话。

恢复的过程里慧也忘了,过去的事情现在看来总是光阴似箭,而当下总是漫漫无期。里慧分手后,寝室里的其他姑娘倒是开始恋爱了,林梅和校外高富帅谈起恋爱,学霸和更厉害的学霸,八卦妹和老实巴交的班长在一起了。

情人节,里慧一个人躺在寝室里望天花板,上面是跟何闻春去北京带回来的那个小红旗,旗杆上写着何闻春三个字。

2010年春天,里慧一个人去电影院看《志明与春娇》,当看见春娇躺在志明怀里吃西瓜的时候,冷不防地泪流满面。她是那个时候才意识到,何闻春一点都不像余文乐,他比余文乐帅得多。

大学毕业后,里慧留在武汉工作,偶尔回一趟老家。

实习的时候认识一个男生,恋爱三个月男生实习期没过,分手了,跳槽的人时候认识一个男生,那时候里慧在看《欲望都市》,恋爱观有些受影响,男生追她,她几乎没考虑就答应了。

只是里慧没想到,她和男友竟然就会这样一路走下来了,去年谈到结婚,里慧竟也没有异议,当然也没有太多期待。

她对爱情所有的期望都在何闻春身上用尽了,爱能过一辈子,不爱也能过一辈子,只是里慧没想到她会在老家再遇见何闻春,他身边站着一个清瘦的姑娘,胸前一马平川,但是姑娘的目光像是装满了世间所有的星星月亮,明亮得让她不敢看,而29岁的何闻春搂着她的肩,把冰棍递到她嘴边。

姑娘笑了,何闻春也笑了,他没看见十米开外的里慧,也没看见她眼里滚滚而落的眼泪。

05

里慧最终还是和男友分手了,男友没说什么挽留的话。

里慧像是被解放了,她打开朋友圈看见富太林梅,在朋友圈宣布她怀了二胎,里慧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原点,像大一新生那样傻傻地等人使唤,但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坦。

今年夏天,里慧回了趟老家,在出租车上她看见桐花路127号已经拉起一道拱门,门口花篮成片,LED屏上西装革履的何闻春神采飞扬,身旁的姑娘眉开眼笑,反反复复地映在里慧的眼里。

那天中午,里慧正在旧箱子里找出当年那部诺基亚5300和那面小红旗,可能是年深月久,旗杆已经腐坏,露出里面的纸条,里慧打开纸条上面只有一句话。

2012年,我们带上这面旗子去看伦敦奥运会,2016年你猜是西班牙还是巴西?

里慧看着这句话泪流满面,这时12点的钟声敲响,127号的烟花窜天猴噼里啪啦响起来,震彻天际,犹如2008年,他们在北京的天桥上看奥运开幕式时,整个天空光辉灿烂。

又一届奥运会开始了,而我们终究没有去里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017年6月11日下午,朋友们约好一起BBQ,上午的时间还是想去林子里走走,于是选择了离朋友家近一点的地方,行人...
    田园读书人阅读 109评论 2 6
  • 回忆今天一天…上了一天的课,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五点,中午一个半小时的休息。回到学校吃了饭,坐在食堂看了一小时的书。被...
    飒然的秋阅读 43评论 0 0
  • 虽然不合适 也只是彼此成长上的过客 但是在一起的这整整一个月确实给了我太多的温暖 我知道再多不舍也换不回你 我是真...
    你安妮了么阅读 9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