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快忘记了儿时最想要的玩具是什么,好在任天堂一直记得

01

“妈~给我买台学习机呗~”

“学习学习,当然是用来学习呀!”

“爸,借我条命呗!”

“过完这关就去吃饭!”

……

我们的童年,都是这么过来的。《魂斗罗》《绿色兵团》《赤色要塞》……我们熟记每一个游戏的作弊密码,知道每一个关卡的通关要诀。那时候我们不用考试,不用工作,没有上司、同事;房子、车子;婚姻、儿女……没有这些满满的烦心事,有的只是一个又一个午后,我们充满期待地把学习机连上电视,插上心爱的卡带,和伙伴们一次又一次拯救地球。

那时我们最佩服的人,是哥哥。因为他每个游戏,都能打通关。手残的我们,打到后边儿往往已经没命了,就只能羡慕又不甘地看着他继续表演;

可那时我们心中的英雄,却是老爸。因为无论什么时候,我们没命了,老爸总会毫不犹豫地借一条命给我们——哪怕最后命不够用了,两个人又一次尴尬地倒在终点跟前。

还记得你小时候玩游戏的场景吗?

02

【坦克大战】以前和老爸一起俩人鏖战一下午能打100多关,最喜欢削草的技能,一发削一片,特爽。有时候手残,100多关的时候,转个身一不小心就把自己大本营给炸了。。。

哈哈,奋战几个小时的结果被我手残自杀了,现在想起老爸当时的一脸无奈,离家太久都已经好久没这样互动了。

【魂斗罗】我爸能一命通关!经常我掩护他,不过他自己一个人也可以通关,主要两个人更快更好玩

【松鼠二代2】特别是和老爸两个人一起玩得时候,其乐无穷啊… 看我爸跟我抢道具,我经常抡起箱子把他砸晕,哈哈。亲情的小船说翻就翻。

【赤色要塞】大爱啊!不得不说这也是一个需要技术与熟练度的游戏,老爸歇菜了也不会借我的命,每次我打过 Boss了,才出来,说露一下脸,呵呵

【雪人兄弟】刚开始还不会玩,第一次站在雪球前面推,雪球他的雪人兄弟也一起带走了,那时觉得好好笑,而且每次切换下一关以前我都要爬的比他高一层,画面切换的时候飞在他前面,就像他抓着我的脚我带他飞一样。

【英雄联盟】我打LOL,我爸看了好几个星期。我让他一起玩,他说这个游戏太靠反应,操作也复杂,画面也不喜欢。

其实多想跟他一起打,我们超强CP绝对吊打对方。

这从另外一个角度也让我也感觉到,他真的老了。。。

真希望时间可以流的慢一点……

03

爸爸老了,我们也长大了。

终于啊,赚到钱了。可以买自己喜欢的游戏机了,遇到喜欢的卡带,也不用一遍一遍地缠着妈妈,“买一个吧买一个吧”……直接下单,很快快递就给送到家门口。

现在的游戏,画面跟电影似的,打击感贼爽,开放世界里,光是跑地图就够我跑个几天……可是啊,可是,我怎么老觉得,不如小时候玩儿的《魂斗罗》好玩儿呢?

买的PS4吃灰好久了。刚买的时候,无比兴奋,连着打了几天,通掉《最后生还者》和《战神》。然后出差了半个月,回家之后就再也不想打开游戏机了。

有点空闲的休息时间,就想在沙发上瘫着,拿手机刷会儿微博就足够消遣。打开PS4,插入光盘,聚精会神地操作主角,再把地球从外星人手上救下来?

——光是想想就觉得好累啊。

游戏还是要一起才好玩。于是给朋友打电话,不是在加班,就是在看孩子。找老爸,老爸说玩儿不了玩儿不来,看不懂,头晕。

昨天晚上有时间,又玩了会儿GTA。整个洛圣都光鲜亮丽,我就在里边儿开车瞎兜风。看哪个行人不爽,就拿枪吓唬他。不一会儿警察来了。我就开车一路跑。跑着跑着不爽,就找个掩体开始反击。最开始来的都是基层警察,打得凶了,军队也来了,天上嗡嗡嗡飞着好几架直升机,一边向我扫射一边劝我投降。

想到初中的时候,和哥哥一起玩儿GTA。那时候没有什么汉化,我们也根本不懂什么剧情。我们的玩儿法就是,触发警星,然后一边儿打一边儿跑,看谁在最高通缉下活的时间长。

“快看!这地儿贼牛逼!藏进去警察就找不着你!”

一回头,家里就我一个。放下手柄,看着特种部队两枪就把我干掉。然后,起身,关掉游戏机。看了下表,玩儿了五分钟。

一瞬间,觉得有点儿孤单。

说到底,不是游戏不好玩儿了,小时候玩游戏的心境没有了而已。

04

今天,任天堂出了个新东西。

Nitendo Labo

什么东西呢?

「任天堂实验室」的标语是「创造、游玩、理解(つくる、あそぶ、わかる)」,使用者在购入套装产品后,只需组合以厚纸板构成的零件,就能够亲手打造出名为「Toy -Con(トイコン)」的控制器。将「Toy-Con」与Nintendo Switch 的「Joy-Con(内建控制器)」组装结合之后,两者就会共鸣产生全新的玩法,根据套装的不同而分为「钢琴」、「钓竿」、「机车」、「房子」、「遥控车」、「机器人」等,将「手作」与「电玩」进行了惊人的结合。

简单来说,之前我们是通过游戏机,在玩儿游戏。现在,我们可以通过nitendo labo玩儿游戏机。

我们小时候梦想着的,钻进高达的身体里操纵高达;自己做一个纸盒钢琴,假装音乐家;拿着激光枪,用嘴给自己“嘟嘟嘟”地配音着打敌人——

“推着一个橡皮幻想是坦克,叠一个纸飞机就可以想象成战斗机,铅笔盒就是一个堡垒,铅笔就是旗杆,经常一个人对着一桌文具一玩就是一下午,没人知道我在玩什么,但是我玩的很开心。“

现在,这些想象,都变成现实了。

现在的小孩子多么幸运,能体验到NS+LABO这样交融性和跨次元的艺术产物。就像是我们第一看到有声漫画、第一次体验4D电影、第一次看IMAX一样。

可是,我们也不老不是?

看了这个新闻,第一个想法,拽也把儿时玩伴拽过来,给他一杆激光枪,我拿着方向盘油门负责开车,再来一次《赤色要塞》!

05

没想到,在这个时代,还能看到这样的产品。

如果说,我们玩游戏,是为了弥补小时候有着大把时间用来玩游戏,却没能尽兴的遗憾;

是为了怀念,小时候和伙伴们并肩作战,最真挚的友谊、最无忧无虑的时光;

现在,我们有一个机会,皱纹被磨平,胡渣子缩回去,眼睛里再布满光亮,找到一个午后,把卡带插进游戏机,把咱们童年最美好的感觉,带给我们的孩子了。

我们长大了。我们也还没长大。

"我们都快忘记了儿时最想要的玩具是什么,好在任天堂一直记得。"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是不是:打开手机看几点钟了,然后自顾自感叹又醒的这么晚,都九点半了,都十点了。 然后是一通刷,...
    NJ_LIFE阅读 184评论 4 4
  • 有远见是每个人都想拥有的推理能力,它可以让梦想离现实更近一步。但如何让自己更有远见呢?就是让自己更有洞察力,...
    李向姿阅读 6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