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杏

图片发自简书App

没有人记得东巷深处的元济和尚是什么时候就开始住在凤阳镇的,反正在那个军阀混战兵荒马乱的年代里,人人都提心吊胆的经营着自己的生活,一个遁世隐居的和尚对整个凤阳镇上的人来说是大可忽略不计的。若不是元济和尚家后院的那棵不知道生长的多少年的银杏树快要到五十年为期的开花结果的时候了,凤阳镇上的人们是不会想起东巷里居住的那个和尚的。银杏果又称银杏子,民间普遍认为用银杏子入药可祛病,也可益寿延年,但这种几十年才结一次果的树,普通人的一生又能赶得上几次呢?所以银杏树在民间又叫公孙树,意为爷爷辈种下孙子辈的才能收获到银杏子,可见银杏树成熟结果一次是多么漫长。在那个社会还不安稳的时代,谁都说不准明天会怎么样,又怎么会种一棵这样的树呢?没人愿意这样做,也许,只有那个元济和尚除外。至于那棵是什么时候开始种的,是不是他种的,都没人去过问。当地的年轻人甚至大多数都不认识这位住在巷子深处的和尚,但据老一辈的人说,那棵树几十年前开花结果的时候,住在那里的也是一位和尚。不过那个和尚肯定不是元济,应该是他的师傅,因为元济看上去还比较年轻,至多也就是三四十岁的光景,对于修行的人来说,已经是非常年轻的年纪了,元济的生活单调而规律,他在他的院子里自给自足,倒也是自得其乐。不过,随着银杏树的花期要到了,元济隐隐的感觉自己的平淡的生活可能会被这棵树的花期的到来而打乱。尽管在巷子深出,过往的行人在街上都能看到那高达数十米的大银杏树,也不由得在心里产生对银杏子的垂涎之意。

“你看那棵大银杏树今年就要开花结果了,这可是少有的事情啊。”

“对啊,到时候去向那位师傅讨要一些,拿去药铺入药或是自己泡茶喝都是不错的。”

“可是人人都去采那果子,想必不会够的吧?况且那和尚不愿意给我们怎么办?”

“这样的话….就只能去偷偷采一些了…”

但是元济似乎并没有感觉到周围街坊们对这银杏子的渴望,他觉得这些都是随缘的,至于那棵树,应该也是这样想的吧?元济在心里这样想着。所以他依旧深居简出,似乎那银杏果结不结于他无关。

可是元济没有想到,要不是东街仁和药铺掌柜的顽皮女儿误打误撞的闯进他的院子,他的生活还能继续这样平淡的继续下去。

那是微凉初秋的一天,当时的战事也是刚刚缓和,所以人们还算是可以自由的在街上走动。不过由于近几年战争的缘故,街上的商铺也是少了许多,街上行人也是稀稀疏疏,路旁的杂叶也长久的无人清理,导致一条街看上去更是萧索。

这时,有一位梳着双马尾,身穿一身石榴裙的女孩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出现在街上。在当时梳一头那样的发型和身穿裙子可是十分新奇的事情,以至于街上的行人看到之后都会多留意几眼,更何况那女孩面容姣好,又有那种青春期的少女独有的活力与气质,乍一看应该是个出身于书香门第,性格文静典雅的女孩,可从她走路大大方方的步伐和眼神里面不时透露出的狡黠神态又像是一位不服家人调教的大小姐。

由于之前一连串的战事,导致内地的商品货物流通受阻,街上可摆出的货物并不多。女孩在街上逛了好半天之后还是没找到一件合心的物件。正当女孩意兴阑珊的准备回家时,街角的那条巷子深处吹来了一阵风,把一片小小的银杏叶吹过女孩眼前,女孩第一眼看见那片叶子就觉得形状标致,心生想把那叶子拿到手的念头。女孩也算眼疾手快,这一想法刚刚冒出来的一瞬间就伸手想攒住那片银杏叶子,但那银杏叶像是故意一般从女孩的手中溜走,继续向更远的地方飘去,而且那随风上下飘舞的动作如同挑衅一般,留下一头黑线的女孩在身后…

这样一来更加激起了石榴裙女孩的好胜心,女孩微微的攥紧了小手,望着那片向远处飞去的银杏叶,女孩没有经过丝毫的犹豫,便不顾街上行人诧异的目光,不顾形象的追逐着那片银杏叶,时而奔跑时而跳跃,远远望去像是一只红裙少女在街上起舞一般。这一幕若是被长辈们看见了,定会骂她一声没教养。

女孩几乎追着那片叶子跑过了半条街,最后追着银杏叶跑进了街角的巷子中。终于抓到你了!虽然一路跑来让她有些气喘吁吁,但女孩拿起手中的银杏叶子,对空心满意足的挥舞了一下,露出一副胜利者的笑容。

待石榴裙女孩缓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挣站在一户人家的门前,那户人家的院子里有一棵硕大的银杏树,想必那片让自己追逐半天的银杏叶教授出自这户人家。

银杏子可入药呢  女孩在墙外仰头望着那棵高大的银杏树。

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样一棵银杏树,而且看样子花期快到了,不如去院内摘一些回去给爹爹入药,肯定会被爹爹表扬的!到时候就又可以买一些新奇玩意了!女孩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并一遍对着院里的那棵银杏树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于是石榴裙女孩轻轻地敲了敲门,问道 有人吗?

话音刚落,就有一阵不知从何处吹来的风将银杏树的树干吹的微微摇曳起来,随之便有些许银杏叶微旋着飘落树下。似是过了好久,都不见有人来开门,看样子主人暂时应该不在家,再看天色渐晚,离规定回家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等主人回来开门再取银杏似乎是不现实的。但女孩看着那树上的银杏似乎在风中向她招手一般,就不乐意空手而归了。

这时,女孩看到了角落一摞红砖,于是心生一计:踩着红砖翻过院墙,进去偷一些银杏子出来!

虽然女孩在心里觉得偷银杏的做法有些不对,不过她又是绝不愿意白来这一遭的,于是就狠下心的决定实施这个方案了、

女孩说干就干,没一会一摞红砖就已经放置完毕,她便小心翼翼的翻上了院墙,也不怕穿着裙子会不会走光。=v=

翻上院墙后,女孩控制着身体的平衡,一步一挪的向银杏树那端走去,一步,两步…….眼看就快要拿到了,女孩心中一阵欣喜,伸出手去取那已经近在咫尺的银杏。可是没料到脚下突然一滑,整个人失去平衡向地上摔去。失去平衡的那一刻女孩心中便一惊,心想这下完了,这样摔下去肯定非死即伤……

  可当女孩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好摔在厚厚的一堆银杏叶上,并没有受伤。但这未免有些奇怪,为什么碰巧这个角落的银杏叶这么多呢?女孩心中有些疑惑,但想到自己平安无事就已经是万幸,也就没有深究这个问题了。待女孩冷静过来后,环顾院子的四周:现在所处的位置好像是正院,前方就是一栋古朴的房子,墙上有一些青苔,门锁上也依稀可见铜绿,院中有一个石桌,一口不知道多久之前打好的井,除此之外就是一些杂物了。

 树上还有些许银杏叶落下,几乎满庭的黄叶和一袭红裙的少女互相映衬,把女孩衬托出如同仙女下凡一般的美。

正当女孩陶醉于这一景的时候,那栋房子内传来了一阵不急不缓的脚步声。女孩心想糟了,这院子的主人其实一直在家,一定是因为在家跌落时的动静太大,惊动到了院中的主人。

 只见元济和尚双手合十,口中似乎默念着什么经文,一步一步的向女孩所在的方向走过来, 并无一副被偷银杏的小贼打扰的愠色。就这样,圆济走到了女孩面前,四目相对,也不问女孩来这里的缘由,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他都亲眼目睹一般。女孩觉得圆济的眼神如同深井一般平静,即使是看到了满庭落叶与红裙少女这样的场面也是波澜不惊,四目相对间眼神仍然没有任何起伏,但女孩又觉得与圆济像是很久之前见过一般,被圆济这样盯着眼神也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愿。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女孩觉得有些尴尬,不知如何解释自己未经允许就出现在这里,而圆济又像是一副陷入回忆的神情之中的样子,任凭银杏叶缓缓落下,两人静默无言。

施主来此处所为何事?  圆济和尚率先打破了沉默。

取……取银杏子……  由于自己进来的动机不纯,女孩说的有些心虚。

那便待贫僧为姑娘去取一些吧。

说罢圆济就径直向那棵大银杏树走去,面向银杏口中似乎说了些什么,然后微微的鞠了一躬,伸出手拍打了银杏树一下。然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树上的银杏子纷纷落下,圆济正好用另一只空出的手接住那些银杏子。待接满一只手后,银杏子便停止了掉落。圆济又是口中念着什么,然后就转身向女孩走去。女孩见着刚刚眼前的一幕,感觉这和尚和他的树肯定不一般,像是互通了灵性一般。

这些银杏子就送给你了,都是品质极好的,回去用来入药是最适合不过了。  说话的同时,圆济从身上摸出了一个小布袋,把那些银杏子装了进去,并递给了女孩。

想必你父亲看到这些银杏子会很高兴吧? 圆济冷不丁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你……你怎么知道我父亲想要这些银杏子入药? 女孩听罢有些吃惊。

施主身上有长年累月积累下的中药味,但并不是病弱之体,那就是来自中药之家。  圆济解释道。

姑娘姓甚名谁? 圆济又问道。

张普云。  女孩也回答的爽快,丝毫没有刚刚的窘态。

那师父法号呢?  女孩反问。

圆济。  和尚答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