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公里(五)

第五节

杜小军其实不愿意到叶羌县来做事,年前他就向老板霍大炮摊牌,如果不把工资结清楚,年后就不打算来新疆了。

霍大炮本名霍富贵,四川江阳人,在喀什地区做了多年的劳务分包,除去吃喝拉撒,一到年底结起账来总是窟窿难平。

工人工资不能兑现不说,就连跟他做了多年施工的杜小军,工钱也是一压再压,几年下来,霍大炮欠杜小军的工钱就有五六万。

除去甲方拖欠工程款原因,霍大炮的内部管理也存在严重漏洞,平日总是做甩手掌柜,工地的事情他很少问津。。

在大炮眼里,五六万块钱不算钱,每年从自己手中花销出去的,何止这点?

但在杜小军心中,这些钱都是他没日没夜在工地辛辛苦苦挣下的血汗钱,凭什么不能结清楚?再说自己还要养家糊口,甘肃老家每月还有房贷要还,没这几万块钱,一家人都得喝西北风去。

杜小军吃了秤砣,铁了心,如果大炮还想找借口推脱,那就宁可撕破脸皮,也要讨个说法。

大炮见杜小军态度如此强硬,心里盘算着,像杜小军这样吃苦耐劳的工长现在不好找,指不定别人要价还高。自己再怎么手短,他的钱还是要想法挤给他,宁可欠着其他人的,也不能把这个主心骨给得罪了。

大炮眯着小眼,笑着递给杜小军一根烟,说道:“你看,还没说两句就急眼了,你这工资我早就安排好了,只要工程款一到,就把你所有工资结清,我忽悠别人,还能忽悠你?”

杜小军半信半疑,霍大炮满嘴跑火车是常有的事,自己不得不防。

“不过有言在先,明年你得继续跟我干,开年后去叶羌县,我在阿克塔什接了一个项目,你还得挑大梁。”

霍大炮拍了拍杜小军肩膀,慢慢说道:“先小人后君子,我要把话说清楚,还得压你一万工资,开年你来喀什后我再给你结清。”

连同这几个月工钱和先前欠的,霍大炮至少要给自己六万多,就算压一万,自己还可以拿五万多回家,管他呢,先答应下来,他真要不给,自己还真拿他没办法。

杜小军思索半天,勉强点点头。

不到半月,霍大炮就给杜小军卡上打了五万多块钱。杜小军也没食言,正月十五一过,就买了火车票,从甘肃老家直奔新疆叶羌县。

此时的叶羌县气温还未回暖,离解除冬休的日子还有大半个月,阿克塔什农场却已经开始热闹起来。好几家施工队伍开始忙着搭建临时设施,为工程开工做好前期准备。

望着这一大片荒芜的地方,杜小军心里暗暗叫苦,这个鸟不生蛋地方离县城至少有十多公里,怎么想到要把移民搬迁的房子建在这儿,还真指望那些从山上搬下来的牧民靠驴子出行?

国家选址这里,自然有它的规划安排,你操这个心不嫌蛋疼?和杜小军一起来的还有他表弟吴建波。

小吴二十出头,说话也不中听,冷不丁应了杜小军一句。要不是父亲逼着自己太早成家,他才不愿跟着表哥跑这么远的地方来打工,甘肃老家再落后也比这荒芜人烟的地方强一百倍。

也罢,既来之则安之,骑上马背了,一时半会是下不来的。杜小军自我安慰着,刚把行李放下,霍大炮开着刚刚买来的二手Q7停在他跟前,紧跟身后是开来三辆小车,依次走下三个人。

走在前头是个矮个子,晃着大脑袋,皮肤黝黑,叫王德兴,是钢筋包工头,他走着八字脚,一副虎虎生威的模样,杜小军一下子想到了水浒传的矮脚虎王英。

走在中间的个子修长,穿着一件黑色皮大衣,五十来岁,国字脸,头发稀疏,脑门贼亮,腋下还夹着一个黑皮包,像极了电影里走出的暴发户。

他叫杨大发,泥工包工头,外号“杨三鞭”,据说是每次下馆吃饭,他定要点上一道“烩三鞭”的硬菜。

后一个是木工包头彭涛,三十出头,见人一副笑眯眯的模样,皮肤白皙,人称“白面书生”,说话做事文质彬彬的,不像是在工地混的。

这三个人杜小军早就认识,但三个人一起搭班做事还是第一次。

从霍大炮车子上还走下一个人——-刘大忠,杜小军曾经在一次饭局上见过一次面,大伙都叫他忠哥。

忠哥不到五十,圆圆的寸头,宽额,小眼睛,个子不高,壮实。给人第一印象就是见人撒烟,总是憨憨的微笑着,说话不急不慢。

杜小军接过忠哥递来的烟,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霍大炮首先发话了:“我们所承接的是一标,等下有总包的师工过来和大家对接,你们几个就不用我一一介绍了,大家各司其职,做好自己的事情,忠哥管现场,杜小军管施工,有什么事情向忠哥汇报。”

这算是第一次工地碰头会了。

“那我们人员过来住哪儿啊?”王德兴嗓门有些大,他瞧了瞧周围,也不见有其他临时设施。

“你们自己看看,其他施工队伍现在搭建的都是临时帐篷,我们暂时也只能这样,当务之急是把临时用水安装好,做事的工人来后没水就不能生活。”

大炮嘴里虽然这样解释着,但心里还是有些没底。施工条件艰苦只怕是超乎想象,他担心工人来后待不住。

这个时候,迎面走来一个黑黑瘦瘦的中年男子,他目光深邃,棱角分明,走路一阵风似的,看见大炮,连声喊道:“霍总,你今天总算把人弄到位了,要不然我得叫公司另找他人,你看其他标段施工单位早就齐活了。”

来人是一标总包施工单位现场负责人师洋,见过几位后,师洋说道:“明天设计勘探单位会到现场技术交点,你们做好准备,图纸过几天才能给,电子版我有,稍后我们建个工作群,我发给大家看看,有什么问题及时提出来,有困难的第一时间和我说,我会努力为大家排忧解难。”

“师工,我现在就有困难,我们总不能长期住在帐篷里头吧,你看这样天气,晚上温度低,只怕工人师傅没待几天就得感冒。”

说话的是杨大发,他的泥工是一个进场,他得考虑自己工人住宿问题。

“现在确实有些困难,大家先克服一下,因为工期紧,冬休还没完,就着急把大家召集过来就是为了加快施工进度。”师洋说道:“昨天指挥部也开了一次会议,目的也是想法推进施工进度,水电还未完全落实到位,这就需要各标段施工队伍的配合,如果完全等甲方一一落实好,只怕时间来不及。”

听师洋这么一说,大家明白过来,现在把大家叫过来,无非是要自己把水电接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杜小军看了看忠哥一眼,说道:“你就发个话,怎么弄,我们行动起来,总不能大眼瞪细眼的,干望。”

“一看就是做事的小伙子,敞亮。”师洋笑道:“大家行动起来,有事直接找我。”

“这个龟儿子,话说得漂亮,还不知道怎样一个德行,指不定就是一个花架子,真有事只怕还得靠自己。”

吴建波撇撇嘴,不以为然地嘀咕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董多娇第226天坚持分享,焦点相信,每个人在每一刻都会为自己做出一个决定与选择,是他们当时认为最合适自己的,所以任...
    良知良能良知良能阅读 1,804评论 1 1
  • 一、jQuery简介 JQ是JS的一个优秀的库,大型开发必备。在此,我想说的是,JQ里面很多函数使用和JS类似,所...
    Welkin_qing阅读 3,256评论 0 1
  • 跑马灯在项目了其实应用的还比较多,特别是做多媒体的时候,音乐视频蓝牙等等经常用到。 比如音乐的专辑信息,蓝牙通话记...
    江南皮皮阅读 2,118评论 1 6
  • 找一个地方,不被人际关系网淹没,不被窒息的生活压力裹挟,忘记钱财之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繁华的都市不适合,人情往...
    不会爱的草鱼阅读 740评论 1 0